陕西包工头讨债时坠亡只剩5毛钱,欠农民工工资3年不敢回家

澎湃实习记者 付丹迪

2014-05-26 18: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警方验尸后,交还了亲属苏公平随身携带的打火机、身份证、公交卡、五毛钱以及亲手写的遗书。
验尸后,苏公平的家属要求警方提供当时小区的监控录像,希望从中寻找到蛛丝马迹,但这一要求被警方拒绝了。

       5月22号中午12点,在失联3天后,苏小平接到了西安市曲江新区派出所的认尸电话,称其弟弟苏公平于21日早上6点15分从西安市雁翔三路钻石半岛小区9号楼14层坠楼身亡。
       47岁的苏公平是扶风人,生前曾是钻石半岛小区一施工项目的包工头。2007年,他接手钻石半岛一期工程中的一个建设项目,2011年底因为工程项目变更,苏公平没有更多的建设资金,经协商,他退出该项目,开发商崔建虎要向其支付300余万元工程款。
       苏小平说,当时的承包合同上已经明确要及时还款,但崔建虎到目前没有兑现承诺,为了凑齐工程款,弟弟已经通过银行和朋友借了150多万,讨薪三年至今一直被追债。“其中有100多万是农民工的工资,而大多农民工还是老乡,因为无法支付,弟弟三年都不敢回老家。”
       5月19日早上,苏公平送小女儿到幼儿园后,再次往崔建虎在钻石半岛小区所在的办公室讨债,此后苏的家人就完全联系不上他,直至接到警方的认尸电话。
       公开资料显示,崔建虎是陕西新海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还是陕西省晋商商会房地产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在2013年3月,陕西广播电视台曾报道称,西安市民在2007年订购的钻石半岛小区一套价值百万的房子,6年过后还是一个挖了地基的深坑。
       苏小平说,警方联系他时称其弟弟已经坠楼身亡,警方验尸后,交给了他们弟弟随身携带的打火机、身份证、公交卡、五毛钱以及亲手写的遗书。
       但苏公平的家属对警方所称的“坠楼身亡”深表怀疑。
       苏公平的妻子王利利说,验尸的时候,她发现丈夫身上的衣服与离家时穿的衣服并不一样,而在丈夫离家时并没有带其他衣服。
       此外,派出所民警称苏公平坠楼的时候是脸先落地,但家属们在验尸时发现苏公平的脸上一点伤痕也没有。“警察称太平间所见的尸体是已经化了妆的,但其手臂有明显的伤痕。”王利利说。验尸后,苏公平的家属要求警方提供当时小区的监控录像,希望从中寻找到蛛丝马迹,但这一要求被警方拒绝了。王利利说,丈夫生前所穿的衣服,也被警方以“重要物证”为由,不给他们查看。
       苏公平生前的同事苟小科称,在22日警方通知家属后,他曾到案发现场,警方称事发前苏公平在14楼曾住过两晚,他在小屋内,还看到苏公平写下的“崔建虎恶贯满盈”语句。
       警方为何在事故发生30个小时之后才通知家属,而且还对尸体进行了处理?“我认为警方有所隐瞒。”王利利说,距离丈夫坠楼已经6天,但警方至今也没有告诉他们当时发生了什么。
       对于苏公平坠楼,澎湃记者尝试联系崔建虎,但对方的手机一直关机。“这几天我们也频繁去往崔建虎所在的住处,但是其住所有大批保安把手,我们根本进不去。”王利利称。
       负责处理该案的杨警官说,自己只负责案子后期的处理,具体案情不方便告知。当澎湃记者询问其后期处理进展如何时,他称:“不可能,现在没有人会告诉你案情的,请你不要为难我,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责任编辑:鲍志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陕西 包工头 坠亡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