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高考弃儿”父亲:希望儿子将来不要仇恨这个国家

澎湃见习记者 赵孟

2014-06-29 12: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2年10月25日,北京市教委,为异地高考政策出台而奔波的考生家长的心声。  CFP 图

        黄涛(化名)为一名高三在读学生,因父母外出务工,便随父母迁至湖北后,今年准备回户籍地内蒙古参加高考,但因在原户籍地就读时间未满两年,报名参加高等教育入学考试被拒。
       2014年5月27日,黄涛向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状,将内蒙古教育厅告上法庭,请求确认限制其在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的行政行为违法,要求教育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以保障其在内蒙参加高考的合法权利。目前,法院已正式立案受理。
       澎湃:目前孩子在哪里?他的状态怎么样?

       黄永胜:现在在湖北黄冈高中上课,情绪变化很大,前几天还说要去理个光头呢。最近在黄冈借读的学生都回去准备考试了,就剩下他一个,老师还经常问你怎么还不回去,估计对他影响很大。我们跟孩子对话很少,尤其是高考报名以来,怕触及考试的敏感话题,怕他情绪波动,我说咱们是法治国家,学习是你的事,考试(报名)是我的事。不用着急。   
       澎湃:但是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事情好像也没有转机。

       黄永胜:我给孩子打气,我说你认真学习,保证有地方考试读书。我觉得他们这一代对国家未来充满期待,很阳光,这是我最欣慰的一面。
       我现在就是希望为他争取到这个权利,是否还要参加考试考怎么样都不好说,以后如果让他到国外读书,希望他心里不要有阴影,不要仇恨这个国家。
        澎湃:孩子成绩怎么样,说过想考哪所大学吗?
       黄永胜:我们和所有的家长一样,希望孩子能成才。孩子成绩一般,男孩子不自觉,都是我们在想办法,给孩子相对较好的环境和条件,实际上都是畸形教育,说来真是我们的悲哀。
       孩子过去对前程充满期待,我之前做过航天器方面的工作,受我的影响,想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澎湃:出于怎样的原因决定起诉教育厅?
       黄永胜:我们在报名没多久,就去自治区人大、教育局、招生办,等等,后来又找到当地文教委,他们诉苦说教育部门权利太大了,我们文教委根本说不上话,就是个摆设。接着又到国家信访局投诉,但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跟我们联系,基本上就是对牛弹琴。我们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决定起诉内蒙古教育厅。
       我们起诉的动机是他们完全不符合法律法规,强制把我们参加高考的权利剥夺了,我们长时间通过各种途径上访维权都没有结果,这种情况下,也是通过广州一家公益机构的建议,才决定起诉的。这也算合法维权吧。
        澎湃:为此你们想过什么办法解决?找过哪些单位呢?
       黄永胜:我们在不断努力,通过地方教育局找到了自治区招生办,给一个领导打了十多次电话才接通。我先看看他们的态度,通过所在地方教育局,给教育厅姓韩的主任打电话,他说你们怎么还没迁回安徽去,他们觉得我们迁回安徽理所当然一样,觉得他们好像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说帮我协调安徽省,我妻子问怎么联系,他们说你不用联系,直接去找就行了。后来我妻子又去湖北教育厅找,对方说内蒙古的做法很荒唐,你户口不在安徽,学籍不在安徽,怎么回去考?我妻子还觉得受了很多委屈。
       后来我们把信息反馈给内蒙古教育厅,教育厅说那我再帮你们协调到湖北,我们又找到湖北考试院,这里的一个领导说,就算有领导打过招呼,你也得有户口啊,没办法,我们又找到内蒙古……就这样没玩没了来回折腾。
        澎湃:这次起诉孩子知道吗?他什么态度?
       黄永胜:这实在是被逼无无奈的选择,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完了。这次起诉是以孩子的名字,都是让孩子打印签字的,他也满18周岁,按照法律规定也要当事人作为原告。眼看就要考试了,这样折磨孩子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
       澎湃:之前选择在内蒙古落户,在湖北借读,想到过会面临这样的遭遇吗?

       黄永胜:我们落户内蒙古,所以跟湖北签订协议的时候是无条件服从,他们要求只能借读不能高考,他有理由不给你入学籍的,毕竟你是借读,我们也就想,那就回来考吧,户口在哪里就在哪里考,这不是中国的惯例么?哪里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