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知识:“香格里拉对话”到底是什么?

澎湃实习记者 庄晓丹

2014-06-01 1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冠中表示,“哈格尔做了一个程度过分的讲话,程度超过了中方的想象。”

       正在新加坡举办的“香格里拉对话”上,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对中国的无端指责,让这一次亚太安全会议的充满火药味。
“香格里拉对话”到底是什么?
       香格里拉对话,是指由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和新加坡国防部共同组织的“亚洲安全峰会”。
       首届香格里拉对话起始于2002年。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亚太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形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亚太各国面临着复杂而多元化的安全问题。同时,亚太安全形势的发展变化,也将对世界安全形势产生越来越重大的战略影响。
       在快速变化的形势面前,相关国家和地区都需要在多变的国际环境下争取主动,进行符合国家和地区利益的正确决策和处置。在如此前提之下,各种形式的“二轨”、“一轨半”的防务外交开始不断涌现,而且显示出与一轨关系相比更为放松、更为灵活的独特优势。
       因此,具有“一轨半”性质的香格里拉对话机制,由于将安全研究、安全对话和安全决策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而成为亚太地区各国进行防务交流与合作的一个高层平台。
       2002年,在新加坡政府的支持下,首次亚洲安全会议正式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举行,至2013已在香格里拉饭店成功举办12次,因而也得名“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SLD)”。
对话影响日渐扩大
       在亚太地区,传统安全问题依然存在,领土主权、海洋权益等争端尚未解决,诸如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跨国有组织犯罪、海盗、自然灾害、生态破坏、重大事故灾难和生物疫病等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影响却在不断上升,成为亚太地区各国面临的共同威胁。
       这些威胁既关系到国际安全,也关系到国家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却又远非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
       因而香格里拉对话无疑是给各方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使各国防务高官之间可以进行有效地沟通,并建立起友好的关系,为今后进一步发展各国间的防务合作交流打下了基础。
       香格里拉对话会一方面是亚太安全对话的一个重要多边平台。多个国家的代表(尤其是军方代表)坐在一起开诚布公进行讨论。一轨半的非官方形式在够缓和气氛的同时,不仅促进各方增信释疑,也有利于抑制某些超级大国在该地区谋求霸权的企图。
       另一方面,该机制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某些西方国家散布中国威胁论和某些亚洲国家牵制中国、平衡该地区力量对比的工具,这对于正在快速发展和成长中的中国来说有利有弊。
中方开始重视对话
       2011年是香格里拉对话10周年,该届对话的中方代表团由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率团出席。这是中方历年来所派出的级别最高的代表团,体现了中方对维护和促进亚太地区安全的高度重视。
       2011年的香格里拉对话共有1位总统、2位总理、1位副总理和21位国防部长或副部长出席。而为体现对中国的重视,会议方专门设置了“中国的国际安全合作”这一议题,梁光烈将做专题发言。
第13届对话火药味十足
       中方今年率团出席对话会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也应邀出席会议。据悉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17人,规模位居受邀国政府代表团之首,而非政府代表团中,中国团队也有16人。
       根据主办方介绍,今年共有27个国家的国防部长或军方高级成员参会,总参会人数460人,相比去年足足增加了100余人。此外,主办方新加坡政府代表团有19人,美国16人,越南9人,日本6人,韩国5人。
       大会期间共计5次全体会议,议题主题为:“美国对亚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贡献”、“推进亚太地区军事合作”、“管理亚太地区战略紧张”、“中国在保证亚太和平与安全方面的角色”和“亚太地区的冲突管理”。
       在 31日上午9时,在第一场全体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用少见的强烈语气评论中国。点名妄称中国“采取一系列导致南海不稳定、具有威胁性的活动”。
       对此王冠中表示,“哈格尔做了一个程度过分的讲话,程度超过了中方的想象。哈格尔部长在这样的一个大庭广众的重要场合,哈格尔公开点名无端指责中国,这些指责完全都是毫无根据毫无道理”。
       此外31日下午议题为“管理与维护公海稳定的挑战”的分小组讨论,也十分值得关注。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日本外务副大臣岸信夫、加拿大国防部副部长理查德·法登和美国太平洋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