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保候审后案件不了了之,被告人申请法院恢复审理

澎湃记者 马世鹏

2014-06-02 21: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英贵案经过四次延期审理、一次庭审被取保候审之后案件不了了之。   IC 图

       自2009年年底因涉嫌妨碍公务罪被逮捕后,李英贵至今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罪。
       2009年,因为阻挡拆迁被抓,李英贵案经过四次延期审理、一次庭审后被取保候审,但取保候审期满后案件又不了了之。
       因法院一直未给出判决,李英贵无法行使上诉等权利,他曾向南开区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但因该案尚未审结,赔偿无从谈起。
       近日,李英贵向南开区法院提交申请书,要求对此案恢复审理。
阻挡拆迁被警方刑拘
       该案源于拆迁。
       李英贵原来住在天津市南开区芥园西道大园地区的两间平房里。2005年,南开区建设开发公司对此地实施拆迁,李家建筑面积31.8平方米,依据补偿办法,应得安置补偿款8.76万元。
       由于补偿费不够买房,自己还失业在家,妻子失明、失聪,李英贵要求拆迁方给予照顾。不过,南开区建设开发公司认为李英贵的要求过高,双方未能达成拆迁补偿协议。为了保证工期,南开区法院批准对李家的房屋实施强迁。
       被拆迁后,李英贵一家无家可归,最终被临时安排在了南开区法院执行庭设在拆迁现场的一间办公房里。但该临时住所也属于拆迁范围,2009年11月,李英贵一家在该住所住了四年之后,再次遭遇拆迁。
        李英贵临时搭建的花棚因系违章建筑被强制拆除,拆迁过程中,李英贵“挥舞斧头”,造成两名拆迁人员轻微伤,随后因涉嫌妨碍公务罪被刑事拘留。
        2009年11月,南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李英贵,并于2010年2月向南开区法院提起公诉。不过,刘晓原认为李英贵的行为并不构成“妨碍公务”,“虽然造成两名拆迁人员轻微伤,但房子最后还是被拆除了,没有影响到公务的执行,按照治安处罚条例进行处罚就可以了。”
多次延期后法院中止审理
       对这起并不复杂的案件,南开区法院却先后多次延期审理。
       公诉之后的2010年4月和2010年6月,南开区法院先后延期审理一个月和两个月,理由是“案情复杂”。两次延审期限到期后,南开区法院于2010年6月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但未作判决。
       第一次开庭审理之后,有媒体以《一家三口遭两次强拆》为题进行了报道,刘晓原说,“据说,此案引起了天津市领导的重视。”
        当月,南开区法院作出了第三份延长审限决定书,期限自2010年6月29日至2010年7月28日止,原因是“检察人员发现该案需要补充侦查”。不过,此次延审期限过后,审理并未如期进行。直到2010年9月,李英贵受到第四份延期审理决定书,再次延期一个月,理由同样是“公诉人对案件需要补充侦查”。
       刘晓原说,按照当时刑诉法的规定,法院可以作出两次延期审理的决定,但如果由检察院提议,延期审理的次数可以增加。“法院和检察院相继利用法律的规定,对这期简单的案件多次延期审理,最后干脆中止审理”。
        多次延期审理之后,南开区法院于2010年12月作出刑事裁定,“因其他不可抗拒的原因使案件无法继续审理”,裁定中止审理。李英贵于当日得到取保候审,一年之后取保候审到期,李英贵收到解除取保候审的决定书后,此案再无下文。
不可抗拒的原因是什么
       遭强拆之后,李英贵一家的安置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李英贵的残障妻子曾到当地信访部门信访,信访部门将她及女儿安置在了当地的养老院,费用由区政府提供。而李英贵获得自由后,亦多次上访,最后由南开区政府部门提供费用,将其安置在当地招待所。
       自己到底有没有罪?多年来李英贵一直想要法院给一个说法。“最关键的问题是,‘不可抗拒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当时有理由中止审理,那么这么多年这个理由是否还存在?”
       李英贵的代理律师刘晓原认为,对于不可抗拒的原因,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但一般理解为被告人患精神病或者其他严重疾病,或者出现了地震等自然灾害,导致无法继续审理,但李英贵并没有健康方面的问题,当地更没有出现自然灾害。
       刘晓原说,按照最高法的解释,中止审理之后必须由法院提出“不可抗拒的原因”消失,才可继续审理。但被告人多次向法院申请,法院都不予解释,只能由被告人自己提出恢复审理的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