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长沙被打女医生:逼我下跪并扇耳光者自称省人大公务员

澎湃见习记者 宋凯欣 发自湖南长沙

2014-06-05 16: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被打医生王雅接受媒体采访  CFP 图

       澎湃:死者家属当时为什么打你?
       医生王雅:护士通知我对病人进行抢救,但抢救前我要先查看病人体征,于是我就拿听诊器诊断。但在病人家属看来,我是在浪费时间,于是他们就生气,要求我给病人用药。而在病人死后,他们就怪我们没有尽到抢救的责任,就打我们。
       澎湃:他们怎么打你的?
       王雅:一个人用胳膊从我后面将我压倒在地上,然后拖到死者面前下跪,然后其他人就轮番上来打我耳光,还有人用脚踹我。有人曾想劝阻,但被他们恐吓说,我们不怕谁,谁敢上来就打谁。
       澎湃:你跪了多久?
       王雅:我记不清了,大概5分钟吧。整个人都是懵的。       
        澎湃:你当时什么感受?
       王雅:我就觉得我当时连畜生都不如,被他们那样摁在地上打。
       澎湃:打你的有哪些人?
       王雅:共有5名死者家属,3男2女,最先打我的男子在殴打过程中喊,“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医生被逼向死者下跪
       
6月2日凌晨4时许,正在值夜班的湖南省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王雅,突然接到护士谭小飞的通知,27床的病人生命体征微弱,急需抢救。因为是端午节,肝病区的值班人员只有王雅和谭小飞两人。接到通知后,王雅来到27床所在病房查看。
       据王雅讲述,根据医疗程序,她要先用听诊器诊断病人病情,然后才能决定抢救方案。然而,就是她用听诊器的行为,激怒了病人家属。
       “他们嫌我拖延时间,态度不认真。”王雅说,一名30多岁的男子,怒气冲冲地冲着他吼道,“要是(病人)过不了今晚,就一命偿一命。”愤怒的家属,要求王雅赶紧用药。
       最终,王雅决定向病人注射肾上腺素,并让谭小飞从护士站推来了急救车。就在谭小飞从急救车中取药的时候,一名家属嫌其动作慢,从脑后扇了她几下。“我当时就被打蒙了,但不敢吱声,仍然继续拿药。”
        王雅说,就在拿药的过程中,病人已经不行了,于是她赶紧用手为其做心肺复苏的动作,但最终抢救无效,病人死亡。
       接受不了结果的家属,最终将怒气撒向了王雅和谭小飞。王雅说,一名男性家属从后面用胳膊压住她,将其摁倒跪在死者床前,要其认错,其余家属则轮番上前扇其耳光。怀孕5个月的谭小飞也没有逃过殴打,被多名家属扇打和用脚踹。
       据此前媒体报道,一位贺姓目击者贺介绍,医院因为是端午节假期,留了一名医生值班。打人的事情发生在凌晨4时20分,“病人不行了,王医生在给病人抢救,进行胸外按压。护士谭小姐在配药,家属打了谭小姐两个耳光。我当时就制止,说她怀孕了。”贺先生说,后来病人的兄弟又打王医生的头部脸部多次。
        贺先生说,家属要王医生下跪,王医生跪了下来。随后赶到的科室副主任陈医生跟死者家属讲好话,跪了一二十分钟的王医生才起来,不过死者家属又对走到走廊里的王医生打了一两下。
        对于夜班期间只配备一名医生一名护士,医院党委书记郭志华表示,此举符合规定,并不违规。
       医院通报称,死者家属还打砸了医生办公室,殴打医院保安,并在病房烧纸钱,直到2日下午5点才将死者尸体移离病房。
被打护士险些流产
       
王雅说,家属对她和护士谭小飞的殴打,断断续续持续了20分钟。直到医院领导赶到现场,才将两人“解救”出来。此时的两人,王雅头部受伤,比较严重,谭小飞则持续腹痛,被诊断为晚期先兆流产。
       6月3日,澎湃记者来到了事发医院,在电梯里正好碰到去楼下换药的被打医生王雅。因为腿部也受伤,王雅坐在轮椅上,由其丈夫照料。经历了前一天的事情,使得王雅情绪沮丧,一路上不停地抹眼泪。
       上午,医院主要领导来到病房,对王雅和谭小飞进行了慰问。
       因为脑部受伤,王雅住在神经外科接受治疗,而谭小飞则经过抢救,病情暂时稳定,住在普通病房。
       据神经外科医生陈涛介绍,王雅被殴打致颅脑损伤,并伴有听力下降等症状,而怀孕5月的谭小飞因被患者家属殴打恐吓,导致晚期先兆流产。不过,据一名知情者透露,怀有身孕的护士暂无大碍。
       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事发医院的众多医护人员,不断向前来采访的媒体控诉,并谴责患者家属的暴力行为。
       “好像病人来了这里,不管多么严重的病,我们都得必须保住病人的命一样。”一位医生说,很多在医院实习的医学院学生,得知这件事情后,都非常害怕,“你说她们以后谁还敢从事医护工作啊。”
       医院通报称,死者家属还打砸了医生办公室,殴打医院保安,并在病房烧纸钱,直到2日下午5点才将死者尸体移离病房。
打人者疑为公务员
       
王雅说,当晚现场共有5名死者家属,3男2女,都对她进行了殴打。其中,最先打她的男子声称自己是湖南省人大的公务员,并在殴打她的过程中叫嚣,“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而打人者中,还有一名男子则被目击者指认,是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卫生局副局长欧阳群合。
       据此前媒体报道,事发医院护士台的住院登记卡显示,死者姓欧阳,34岁,5月28日入院,诊断为“黄疸查因”,上面盖了“医保”印章。“肺癌,多发转移,有黄疸,因而转到了二楼肝病科。”一名女医生对记者说。
       湖南省卫生厅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李国忠称,死者叫欧阳夏,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人。
       事发后有网友爆料,一名打人男子疑为湖南省人大民族华侨外事委员会主任科员欧阳富胜,而死者则为他的弟弟,宁远县巡警大队大队长欧阳夏,今年34岁。
       6月3日下午3点23分,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发微博说,“欧阳是我同事,一直没联系上,听说因其弟突然去逝而失声,今天特地与他单位负责人了解了一些情况,与网上反映有出入 。其弟34岁,5月28日以肝病入中医院附一院治疗,6月2日临晨4点因肺癌突然死亡。”
       澎湃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了刘帅,其证实,此次事件中的死者欧阳夏确为欧阳富胜的亲弟弟。不过刘帅表示,他暂时无法联系到欧阳富胜,据说其已经回老家料理弟弟的后事。
       而另一打人者,被目击者指为宁远县卫生局局长的欧阳群合。澎湃记者致电该县卫生局办公室了解到,欧阳群合目前已经卸任,还在卫生局工作,但“很久都没有看到了。”不过,在场者是否为欧阳群合尚待核实。
        湖南省卫生厅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李国忠表示,对于打人者信息的核实,要以公安机关的调查为准,卫生厅不方便直接调查欧阳群合本人。
        3日下午,就这期医患医患纠纷涉及省人大机关干部一事,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新闻发言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位新闻发言人说:“(湖南)省人大常委会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已派机关负责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慰问有关医护人员;要求有关部门对这起事件立即进行认真调查,以法纪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作出严肃处理,并明确表示如涉及人大机关干部,省人大决不姑息、绝不护短;省人大机关将根据有关部门的要求和工作需要,协助做好有关工作。”
        另据湖南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赵卫华透露,湖南省公安厅目前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4月24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计委联合公布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意见中,“在医疗机构内殴打医务人员或者故意伤害医务人员身体、故意损毁公私财物”成为6类严惩行为中的首条。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患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