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伤医案家属否认施暴:“公务员是弱势群体,不敢打人”

澎湃见习记者 宋凯欣

2014-06-04 18: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3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王雅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CFP 图

       6月2日凌晨,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两名值班女医护人员遭数名家属殴打,其中被打的护士已有5个月身孕,出现了晚期先兆流产,另一名医生颅内损伤。
       6月3日晚,澎湃记者联系到了死者欧阳夏的妻子刘女士,对于丈夫在6月2日凌晨抢救期间,家属殴打医护人员一事,刘女士进行了否认。
       刘女士称,医院曾拿钱打算私了,但遭到了自己的拒绝。她表示,在办完丈夫葬礼之后,将起诉医院。
抢救医生被逼下跪
       
6月2日凌晨4时许,正在值夜班的湖南省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王雅,突然接到护士谭小飞的通知,27床的病人生命体征微弱,急需抢救。因为是端午节,肝病区的值班人员只有王雅和谭小飞两人。接到通知后,王雅来到27床所在病房查看。
       据王雅讲述,根据医疗程序,她要先用听诊器诊断病人病情,然后才能决定抢救方案。然而,就是她用听诊器的行为,激怒了病人家属。
       王雅说,就在拿药的过程中,病人已经不行,于是她赶紧用手为其做心肺复苏的动作,但最终抢救无效,病人死亡。
       接受不了结果的家属,最终将怒气撒向了王雅和谭小飞。王雅说,一名男性家属从后面用胳膊压住她,将其摁倒跪在死者床前,要其认错,其余家属则轮番上前扇其耳光。怀孕5个月的谭小飞也没有逃过殴打,被多名家属扇打和用脚踹。
       王雅说,家属对她和护士谭小飞的殴打,断断续续持续了20分钟。
       王雅说,当晚现场共有5名死者家属,3男2女,都对她进行了殴打。其中,最先打她的男子声称自己是湖南省人大的公务员,并在殴打她的过程中叫嚣,“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但死者妻子对此进行了否认。“公务员现在是弱势群体,不敢打人。”刘女士说,至于医护人员说有伤,那是因为是对方本来就在医院里治疗。
死者妻子称医院抢救不力
       
刘女士说,丈夫欧阳夏在进医院之前,是自己开车去的,并且做各项检查,也都由自己完成,因此丈夫的猝然离去,跟医院抢救不力有重大关系。
       刘女士称,当时主管医生其实是一名姓周的女医生,而王雅只是值班医生。因为丈夫之前出现过一次紧急情况,6月1日晚上8时,王雅查房时,家属曾要求一定要有应对紧急情况的预案。6月2日凌晨,欧阳夏即出现呼吸急促的症状。
       “她叫我们不要紧张,称还没有到抢救时间。”刘女士说,王雅随后到医生办公室下书面医嘱,但用电脑敲字敲了很久,而这期间,病人呼吸愈加急促,家属又去叫王雅。
       刘女士说,随后家属又找到了护士,但护士说要遵医嘱,“整个病房里连呼吸机都没有,我们要她到呼吸内科借台过来,她没有联系。”刘女士说,后来,三姐(堂姐)就推了王雅,并骂了她,而自己一直在呼唤老公,想把他呼唤回来。
       据事发后医院通报称,死者家属还打砸了医生办公室,殴打医院保安,并在病房烧纸钱,直到2日下午5点才将死者尸体移离病房。
       “开始院方答应给我们1万元,我说,接受不了。”刘女士说,后来永州丈夫所在的单位下午6月2日下午两点也过来了一名副局长,这名副局长说,“医院答应出于人文关怀,给5万元,签协议,要我们放弃调监控录像,但我不干。”
       “把丧事办好后,我们会起诉。“刘女士补充说,丈夫的肺癌并没有确诊,丈夫是5月27日上班,5月28日开车到长沙来看病的,医院只做了CT,还没有进行病理切片,只是推测是肺癌。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患
热追问

山山黄叶飞2014-06-04

根据百度百科,中国弱势群体在整体上具有以下重要特征:
(1)主体是社会性弱势群体。一般分为两类:生理性弱势群体和社会性弱势群体。前者沦为弱势群体,有着明显的生理原因,如年龄、疾病等;后者则基本上是社会原因造成的,如下岗、失业、受排斥等。

(2)现有弱势群体中的很多人是在原体制下做出贡献的人。特别是一些早年退休者和国有集体企业的失业、下岗职工;

(3)弱势群体是在社会分化加剧的情况下出现的,很多人有较强的相对剥夺感。收入分配差距较大引发不平衡,社会分化也越来越大,一些人的相对社会地位下降了,引发了比较严重的相对剥夺感;

(4)全球化进程有可能对国内弱势群体造成更加不利的影响

(2)(3)(4)项显然与在职的公务员这个身份不符,虽然他们与王健林、宗庆后等富豪们的收入差距很大,当然,不能排除他们因此而产生的不平衡感,比如我是公务员,我怎么可能不如暴发户之类的。

但他们既没有下岗失业也没有明显生理问题,他们受排斥吗?平心而论,在网络上略受,这主要也一些公务员不作为、甚至仗着自己是公务员为非作歹,换句话说如果因为受排斥而成为弱势群体,完全是no zuo no die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没有明显的肢体上的问题,但我不保证他们在精神或者智力领域是健全的,毕竟这是肉眼看不出来的,不然,谁会在这种舆论的高压形态下还一边打人,一边叫嚣自己是公务员呢?

说到这里,忍不住有点同情他们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