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郭振玺:企业圈称其“央视男神”,母亲去世省领导送花圈

澎湃见习记者 郭清媛 陈竹沁 李闻莺

2014-06-06 09: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郭振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2月底出席中央电视台2014年3•15晚会并致辞。 CFP 资料

       5月底,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对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制片人田立武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最高检方面称,目前该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与以往纪委先介入调查后再移交检察机关不同,郭振玺则是直接被吉林检方带走。
       有分析人士认为,郭振玺被调查除了自身经济问题,或涉及去年底落马的李东生案。田立武曾任央视财经频道《幸运52》栏目制片人,很可能和郭同案。
       根据公开报道,郭振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2月底出席中央电视台2014年3•15晚会并致辞。
       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郭振玺事发在央视内部毫无征兆,被带走的前一天下午还曾出现在央视老台址的大厅里。        
母亲去世时省领导送花圈 
    
       “我要做一个企业,然后到中央电视台来投标。”当年,郭振玺和《华尔街日报》记者聊天时如是说。
       这句话,多包涵个人志向,也曾被媒体评价为“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现年49岁的郭振玺,从业生涯中,呆得时间最长的舞台,就是中央电视台。他在这里工作了22年。
       1990年,研究生毕业后,郭振玺在当时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办公厅做了两年秘书,之后进入央视经济部担任编辑记者。
       “到了首都,手都哆嗦。”郭振玺曾公开讲过自己刚到北京的故事,“当时胆小,到北京之后下了火车,和同往的同学坐公共汽车,一毛钱一张票,给了一块钱,售票员没有找钱,自己也不敢要。”
       这个曾经“胆小”的年轻人,在山东老家人眼里,是“一入北京,风生水起”。
       一位郭振玺的同乡透露,在乡亲们眼里,郭振玺是一个“传奇一样、极其成功的人物”,“许多年前,郭的母亲去世时,省里主要领导还特意送去了花圈。”
       当时的郭振玺,还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广告部副主任。
       彼时,他凭借对广告领域的洞察力,组织创作了包括“下岗再就业”等在内的一系列颇具影响力的公益广告。
       此后的郭振玺,就像“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所说的那样,真正踏上了自己的舞台。
       郭振玺的“机遇”,来自于2001年初。由于国家出台企业广告费支出不得超过其收入2%的限制政策、重点行业广告投放减少等诸多不利因素,中央电视台广告经营出现连续下滑。
       时年5月,身为中央电视台广告部副主任的他临危受命,出任中央电视台广告部主任,带领广告部确立了“以客户为中心,面向市场需求,面向客户需要”的央视广告经营新策略。        
“垄断平台”的价值        
       据央视网一篇文章介绍,郭振玺当时提出了“媒体、企业、广告公司互动同赢”的广告经营理念。
       2001年12月28日,央视广告部在泉州召开了第一个地区性推广会。此后,央视又先后在17个大中城市进行了这种地区性推广。
       通过这种沟通,中央电视台在客户心目中的“架子大、高高在上、缺少服务、很不灵活”等形象彻底改变。
       仅2002年上半年,中央电视台广告客户量比上年同期增长46%,全年新增广告客户1281家,比前两年新增客户的总和还要多26%。
       郭振玺一炮而红。
       2003年,他被中国广告协会《现代广告》评为“中国十大传媒经理人”。2004年7月,郭被评为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十大杰出青年”。
       郭振玺曾说过,他讲求激情工作,快乐生活,认为激情工作肯定出成绩。
       他此后的经历,似乎也在印证这句话。
       当时走向事业巅峰的郭振玺,大胆提出客户投放中央电视台广告,“一切合作方式都可以谈,任何广告形式都何以想”,满足客户进行策略性广告投放的个性化需求。
       在广告部内部建制和管理机制上,郭振玺也大胆创新。他改变传统的坐等上门的广告经营方式,创建了分行业专业化服务体系。
       此外,郭振玺还是一位勤奋的写作者。
       他是江南大学、天津科技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客座教授,也出过很多本书:《中小企业融资之道》、《提问G20——洞悉未来十年的世界与中国》、《大国问号:变局与布局》……目前电商网站上可购的就有近20本。
       去年冬天,已颇具资历与地位的郭振玺,在中央电视台2014黄金资源广告招标会上豪言:“我们每年大概会做50场以上的论坛,我说像财经频道这些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专业频道,大家应该给予特别的关注。越是新的媒介环境之下,越要关注这种垄断的平台带来的价值。”
       但是,网络上,也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有网友就认为,在中央三令五申厉行节约的大环境下,郭振玺能把一个2013年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增加到26场论坛,且在国贸三期这样的地方举办,是否有点过头了?        
郭氏“承包地”        
       外界的质疑声和央视内部的传言,几乎同时出现。
       去年12月,时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李东生曾担任过中央电视台副台长。
       据中央电视台内部一位工作人员称,在李东生被查后,台内曾传出郭振玺在协助调查的消息。当时就有人议论,郭振玺的妻女已不在国内,郭本人也有隐退打算。
       郭振玺是否协助调查李东生案,至今无法证实。但有工作人员注意到,2013年底以后,郭振玺出现在台里的频率有所减少,显得不太寻常。
       “他呆在台里的时间没有以前多了,在外面跑得比较多。”上述内部人士引述央视内网信息称,“郭振玺近期频繁前往互联网公司调研。2013年三中全会前后,他还曾带队走访多家部委。”
       该内部人士称其为“业务型领导”。在他的印象中,郭振玺对于频道发展有较独特的眼光,“开会很能说,常常讲半小时以上。”
       “小道消息”在央视起起落落半年后,郭振玺和田立武落马。
       公开简历显示,2005年7月,郭振玺被提升为央视广告经济信息中心主任,同时管辖央视广告部和经济频道(央视二套)。
       2009年央视频道改革,广告经济信息中心取消,经济频道改制为财经频道,郭振玺担任财经频道总监。
       一年后,广告部也独立成为广告经营管理中心。
       上述内部人士透露,郭振玺已于2009年卸任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一职,仅担任财经频道总监,并不直接分管广告业务。
       事实上,早在2005年,经济频道就作为频道制改革的试点,由频道直接对栏目进行管理。
       分析人士指出,频道制改革意在明确频道定位,提高频道内部管理效能和频道竞争力,但也容易形成“台中台”的现象,造成频道间无序竞争。
       2009年7月,央视整合新闻、广经、海外、社教、文艺五大节目中心的新闻采编系统,成立新闻中心。
       但央视新闻中心的一位员工称,财经频道后来很快又自行“招兵买马”,至今绝大多数记者都是频道聘用而非台聘,少数台聘人员也由频道直接管理,与新闻中心没有关系。
       “二套就像郭振玺的承包地,他的权力几乎没有任何牵制。”这位员工评价,郭振玺身上很有匪气,“据说以前办某活动,财经频道钱不够,就直接把所有人奖金扣下来用于办活动,活动赚了钱,年底才把员工的奖金补上。”
       田立武与郭振玺一起被调查,让央视内部不少人“想不到”。但也有人推测,这或许和央视财经频道的管理模式有关。
       “二套(财经频道)在央视简直就是个神奇的存在。”上述员工称,与新闻中心的三级管理模式,即人财物等事项须层层申报不同,央视财经频道管理架构非常扁平化,总监下面就是栏目,没有部门,由栏目制片人直接统管下属员工。
       该员工称,“在二套(财经频道),栏目制片人的权力相对要大很多”。
       另外,根据央视内部人士透露,国家审计署进驻央视半年来,传出从财经频道某栏目的秘书办公室直接搜出100万元现金,属于违规给栏目制片人报销的账目。
       但此消息尚未被核实,该内部人士称,“这也只是大家对二套的诸多传言中的一个”。        
和大佬们的“交恶史”    
       一直以来,郭振玺同时担任着央视财经频道总监和央视广告经济信息中心主任这两个重要职务。
       他又掌控着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一红一黑”两榜——年度经济人物评选和3•15晚会。
       有消息称,郭任职的这些年,积累了令人震惊的财富。
       坊间戏称,在企业家圈,郭振玺有个绰号叫“央视男神”——意思是想要上央视广告就得过他的关。
       坊间还有传闻称,郭振玺对企业是“胡萝卜加大棒”的模式:交钱就上年度经济人物评选,不交钱就上“3•15”曝光,被盯上的企业家们要么交钱,要么丢掉市场。
       对此,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认为,大型电视台的广告部门和各个频道之间应当设置防火墙。一个人既担任全台广告部门主要负责人,又担任该台财经频道的总监,是极具权力寻租风险和管理漏洞的人事安排。
       或许也是这种漏洞,让郭振玺惹到了不少人。
       多家媒体报道称,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SOHO董事长潘石屹和万科王石等地产圈大佬,对郭振玺的不满圈内皆知。
       6月1日晚,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涉嫌受贿被立案侦查。
       任志强随即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评论“(郭振玺)他们只为自己服务。”
       十多分钟后,潘石屹在微博上说:“多年来,@任志强经常被CCTV2封杀或被黑。有几次气得像咆哮的狮子。”
       对于外界猜测,任志强回应:“我从不认识姓郭的。我只批评过央视的谣言和谬论,也批评过央视有不良行为,但没专指过姓郭的。”
       6月2日,潘石屹在微博上再爆料,说有一次他和任志强受某电视台邀请去做节目,电视台一共请了四位嘉宾。现场几乎是任志强包场,说了80%的话。第二天,编导打电话道歉,说领导不让任总出镜。几天后节目播出,只有任总不礼貌打断别人讲话一个镜头,一晃而过。
       对于这个细节,任志强倒是很大方地承认,“明明是央视,为啥不敢点破。芮成纲邀请我做节目,有图像无发言”。
       另一位和郭振玺有过节的是巨人网络前CEO史玉柱。
       “我的确撒野骂过‘郭振玺不要脸’。这是我仅有的一次指名道姓公开骂人,太没修养了。后来我约了他几次,想当面赔礼道歉,他拒绝了。”6月1日中午,郭振玺事发的消息传出不久,史玉柱在微博上说,最后不忘调侃一句,“祝愿他被调查后早日回家”。
       有分析人士称,实际上,利用央视资源一手遮天的郭振玺,过去多年已经成为国内大企业头顶的“太上皇”。即使是史玉柱这类“超级粉丝大号”,忍无可忍怒斥郭之后,也不得不委曲求全,试图私下见面“修补关系”,更多的大公司连反抗的胆量都没有。
       不过,身居要职的郭振玺,此前对这些非议倒是很看得开。
       2004年,黄金资源广告招标大会之后,他被媒体问到自己是否有“身处是非之地的感觉”?
       郭振玺承认说:“你就算是焦裕禄,是雷锋,放在这个位子上,也会有一些非议的。”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郭振玺
热追问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