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思想周报|国家必须有序地退出自己挤占的社会空间

澎湃记者 黄晓峰

2014-06-09 07: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家释放社会是社会善治的前提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任剑涛5月30日在《社会科学报》发表文章称:国家释放社会是社会善治的前提。他认为:国家必须有序退出自己所挤占的社会空间。退出太急,社会会陷入无政府的混乱状态;退出太慢,社会会逐渐丧失自主、自治与自律的能力,形成无赖社会的习性,一切都只好仰赖国家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的照顾,而这恰恰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承担的沉重任务。
       
 “革命后的第二天”才是真正的难题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在《开放时代》2014年第3期发表《中国“魏玛时期”的思想与政治(1912~1927)》一文。他在文章中讨论了辛亥革命后实现公意的种种尝试,认为革命为一些人所期盼,然而真正的难题不在于革命本身,而是“革命后的第二天”,革命固然在于摧毁旧秩序,但更重要的是建立新秩序,实现政治建国。假如“破”了之后,“立”不起来,无法实现国家的认同与秩序的整合,那么,革命之后未必是光明,反而是更沉重的黑暗。
       
儒家和自由主义应携手面对变革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高全喜在凤凰网读书频道发表《儒家和自由主义应携手面对共同的变革问题》一文,评论秋风的《国史纲目》一书,他从秋风的转变指出,自由主义与政治儒学,以及儒家文化,相互之间并没有非此即彼的对立性或敌友性。但他同时认为:“近观秋风近来的表述,我觉得此人有点陌生了。且不说美化时政,陈辞过早,即便是就思想理论来看,如何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格局之下,担纲中国文明,发轫历史传统,为三千年之中国的文明主体性,寻找一个具有正当性的历史依据,这显然不是简单地复古华夷之辨,或改头换面的现代民族主义,或另外一种中国中心主义,就能解决的。”
       
唱衰美国在政治上永远正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牛新春在《现代国际关系》上发表文章,以十多年前中国国际问题专家对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的预测和判断为例,批评中国国际关系研究中的问题,各学者只是简单运用“落后就要挨打”、“国强必霸”等观点,并没有仔细研究现实主义理论的前提、概念和逻辑。在中国国际关系研究学界,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看坏美国永远是正确的,把美国的威胁估计的严重一点、长远一点,在政治上肯定是不会犯错误的,“这是政治避险的捷径”。同样,唱衰美国在政治上也永远是正确的,讲“西降东升”总是没问题的。
       
乌有之乡呼吁胡锡进下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6月4日微博称,越作战老兵讲当年参加敢死队,晚上挑选出一批敢死队员,表决心,然后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由两倍于敢死队员的士兵看着他们,怕有人跑了。引发大量跟帖,《解放军报》官微批胡涉越战微博“子虚乌有”。胡锡进6月5日发微博道歉并删除微博,但并未说自己捏造事实。乌有之乡网站发文呼吁胡锡进必须下课,认为“如果官媒都以胡锡进这的样文人为首,阴阳怪气、挑战主流意识,捏造事实,传播谣言,那么意志薄弱者必然不战而降,意志强健者亦对国家倍感失望,由此,人民还有什么‘亮剑’精神?人心涣散,何处还有‘剑’可亮?”
       
神一般的作者痛批《归来》
       党建网于6月3日“精彩推荐”《电影<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一文,作者认为,苏联1984年拍的政治寓言荒诞片《悔悟》作为实现西方胜利的工具,撕裂了苏共意识形态阵营,内外勾结引导国家走向整体崩溃的开始。《归来》就是中国版的《悔悟》,它的公映是西方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作者刘浩峰为《亚洲新闻周刊》主笔,百度百科介绍他为“中华文化复兴理论旗手,世界文艺复兴的发起推动者……提出‘中华天道六大原理’,从而历史性地完成了儒释道基督真主五文化合一,以及宗教与科学的合一,实现了东西方文化文明的整体合一,化解了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危机,为中华复兴与人类文明大转型大提升大飞跃铺就了科学理论基础,震惊寰宇!”
       
农村改造运动对传统信仰造成毁灭性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