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这样的“大鳄”,将给“草根企业”带来灭顶之灾?

徐王婴/浙商研究会副会长

2014-06-09 09: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云这样的“大鳄”,是否会给“草根企业”带来灭顶之灾?  IC 图

       当阿里巴巴消灭众多传统门店后,马云们将成为“大鳄”留在这个市场。        
       当宋卫平都撑不下去,只能卖股权、卖项目的时候,也许用不了多久,70%的中小房企将消失,留下来的将是百亿、千亿级以上的 “大鳄”?        
       不必讳言:这是一个大鳄“兴风作浪”的时代。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评论文章中说:“电子商务对中国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决定性颠覆才刚刚开始,我们最不情愿看到的是,在新世界的面纱掀起的时候,出现的是几张‘老大哥’的面孔。世界应该重新失控,在失控中变得更加的多元和公平。”        
       从中不难看出:颠覆者的出现,的确造成了原来那个经济世界一定程度上的“失控”。也许,吴晓波希望这个颠覆者是年轻的“天外来客”,而非土生土长的“老面孔”。        
       笔者则欣慰于这些颠覆者,或被称为“大鳄”的弄潮者当中,还有那么些“熟面孔”——无论如何,他们都算得上是“草根出生”、“野蛮生长”的中国商帮中的一份子。比如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比如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李书福……        
       为何留恋“老面孔”?这是因为:笔者的内心里,实在是期望给草根出生的商帮们留一线希望——“草根”未必都能成“大鳄”,而“大鳄”往往产生于“草根”。
        毋庸置言,当“大鳄”们翻江倒海的时候,“小鱼小虾”总是难以逃脱被鲸吞的宿命。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经济进入了以并购重组为主流的洗牌期。        
       只是这一次洗牌的力度有点大。有关人士甚至认为,也许3到5年之后,今天的企业(主要是中小民营企业)50~60%将消亡。        
       当然,洗牌最大的好处是加大产业集中度。可以猜想,由于空前的集中,中国将有一批世界级的企业将在洗牌之后登上国际舞台。        
       联想起前阵子人们关于浙江模式与江苏模式的争论。有人说,江苏的发展已远远超过了浙江,不再把浙江这个竞争对手放在眼里(详情见澎湃旗下微信公号“富贵门”:回复20140419即可取阅文章《浙江这个对手,江苏瞧不上了》)。        
       个人以为,江浙模式的差异在于:江苏经济得益于其脱胎于乡镇集体的经济模式培育了规模经济,而浙江模式一直以“小狗经济”为主流。        
       以市场为主导的“小狗经济”,强调提高竞争力作为维持发展的最根本保证,本来应该有着更广泛的前景。但是,“草根”的先天性导致了这一模式的最大软肋——资金“贫血症”。一方面是体制上的原因造成民营企业的资金缺乏;一方面是“草根”的投机性,使得很多民营企业一方面将本已十分有限的资金投放到持续高温的房市“博弈”;另一方面,又间接或直接地卷入影子银行的操作。        
       如此,“小狗经济”原本是“小河先满”的初衷,变成了“小河先枯”的尴尬。而当前“三期叠加”的经济转轨期,又加剧了这种资金流动的“血脉不畅”;各种金融创新的结果是:银行贷款利率不降反升。        
       微利时代遇上资金的高成本,许多没来得及长成“大鳄”的“草根”只有含泪退场。        
       即便如此,笔者想说的是:江苏的规模经济有助于其诞生“大象”级企业,却未必能孕育出一批大鳄级企业家;浙江的“小狗经济”,却实实在在地孕育了一批大鳄级企业家,诸如阿里的马云、复星的郭广昌、万向的鲁冠球、吉利的李书福等,他们起自“草根”,长成“大鳄”,走向世界。        
       为何要说上这么一段绕口的话?因为“大鳄”与“大象”是两个不同的“种族”。“大鳄”往往出生于草莽,反应灵敏、进攻凶悍,而又对传统行业、传统模式起着颠覆性作用。“大象”也许拥有更高贵的血统,拥有垄断或者相对垄断的资源。        
       从这个意义上说,“大鳄”的市场属性要高于“大象”。正因此,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改革虽然将加大产业集中度,但其孕育出来的,更多的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