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生考前一天猥亵妇女被放行,法外施恩还是违法办案?

澎湃见习记者 邢丙银 实习记者 付丹迪

2014-06-10 06: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微博截图

       6月6日,安徽明光市某校高三学生小刚(化名)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罪被立案调查。明光市检察院综合考虑该案事实、情节、嫌疑人态度和已取得被害人谅解等情况,在受理当天就作出了不捕决定,从而让小刚有机会赶上了今年的高考。
       6月9日下午,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办公室的官方微博转发这条消息后,数千网友评论质疑明光检察院的做法是否合法。
       网友“碎成粉末被抢”评论说,对考生给予优待,似已成为社会道德新准则,但依法惩戒难道也要受此左右吗?网友“卖个萌”质疑说,“执法就做执法的事情,和稀泥不是你们的工作。”
       小刚案不是孤例,在该案发生前几天,陕西长武县6名高考生因不满“撕书狂欢”行为被老师制止,将一名老师打伤。长武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6月2日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案件事实调查清楚后,该6名学生确实存在蓄意打伤老师的行为,需依法行政拘留的话,或许会特事特办,等高考结束后再进行处罚。
       经手该案的明光市公安局局长马俊也向澎湃记者坦言,考虑到小刚是高三的学生,公安机关采取了宽容处理的方式,没有给予法律惩处。
       “我能想象此事一出,大多数民众的反应一定是质疑检察院判案不公,这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少年司法理念,也并不知道应该对少年违法进行差别对待。”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研究所所长皮艺军说,从少年司法的理念来说,无论成年与否,高三生仍然具有青少年的心理特征,对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法外施恩是合理的。
       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朱列玉认为,本案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是小刚是高考考生,情况比较特殊,但更为重要的是小刚已经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下一步完全可以通过经济赔偿等方式解决该案,所以检察院完全可以不对其逮捕。
       朱列玉说,检察院是有自由裁量权的,明光检察院可以依据这个权利来决定是否逮捕小刚本人。
       中国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还鼓励检察机关应该采取这种宽大处理的方式,他说,由于我国目前尚未出台少年司法制度,检察院只能采取这种措施依照情理办案。如果按照成人司法的理念,小刚一定会按猥亵妇女罪处理。
       王大伟还认为,与成人相比,青少年所犯下的罪责应由家属、学校等多方面共同承担的,青少年承担的部分不应过多。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 猥亵 违法
热追问

2001space2014-06-10

首先,此案的焦点在于检察院的“宽大”做法是否合法?我的回答是:合法。
大家都知道历年高考会对考生做出一些限制,教育部发布的《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规定“因触犯刑法已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或正在服刑者,不得报名。”
这也意味着如果新闻当事人小刚被采取了强制措施,就失去参加高考的资格。
刑事强制措施是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人身自由进行限制或剥夺的强制性方法。对于逮捕而言,必须在嫌疑人可能妨碍刑事诉讼程序或可能发生社会危险性时才能谨慎使用。正如新闻中所说,小刚已经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下一步可以通过经济赔偿等方式解决,已经没有“社会危险性”,所以检察院不对其逮捕是完全合法也是合理的,并不存在人情大过法律。
其次,“高考大于天”的观念确实需要反思。教育的目的首先是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而不是一个考试机器。我们的学校和家长过度重视应试,认为成绩可以掩盖一切,甚至容忍一些违反道德乃至法律的行为,本末倒置,让教育失去了底线、失去了节操。况且,跨过了高考后真的就万事大吉了吗?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很想告诉这些考生:“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是另外一片沙漠。”
最后,我想奉劝学校、老师还有家长和考生,做学问之前必须先学做人,否则把小流氓送进大学后,他只会成为一个有文化的小流氓。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