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历史书“Troubles”一词背后:北爱冲突30年血和恨

恺蒂

2014-09-03 1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英国历史书上,有一个词,叫“Troubles”,指的是1968到1998三十年北爱尔兰的冲突。
       那三十年的贝尔法斯特,与欧洲其他城市可大不相同。街上来往着全副武装的军车,荷枪实弹的士兵随时准备出击,警察局需要用高墙铁丝电网来保护,相邻的街道之间建着隔离墙,商业区外设着路障禁止可能装有炸药的车辆出入,商店外购买日常用品的人们排着长队通过安检。爆炸案、枪击案此起彼伏,英国其他地方的人们也诚惶诚恐,因为不知道哪辆车子哪个垃圾桶哪个被人遗忘的背包会突然引爆。那时有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名字:爱尔兰共和军。
起源:宗教斗争 民权游行变暴力冲突
       北爱冲突是疆域的冲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群体的归属与认同的冲突,它既有政治因素,也有宗教因素。十六世纪时起,英格兰、苏格兰许多移民迁往爱尔兰北部居住,他们大多是富有的新教徒,将北爱原有的天主教徒们赶往边缘。1801年,爱尔兰变成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的一部分,但如同苏格兰一样,一部分人要求独立的呼声一直没断。1916年爱尔兰共和军的前身在都柏林发动了“复活节起义”,爱尔兰民族主义情绪高涨。1919年,新芬党(Sinn Fein—— 意为“我们自己”)和爱尔兰共和军成立,目标就是为独立而奋斗。1920年,英国政府在爱尔兰建立南北两个议院,分管南部二十六郡和北方六郡,多少给了他们些自治。1921年,英爱签订协议,建立自由州,南部二十六郡从联合王国独立出去。1937年,自由州宣布建立爱尔兰共和国。
         北爱六郡仍保留在英国内,因为多年的移民,当时北爱人口中的新教徒占大多数。新教徒不愿离开英国,所以,他们也被称为保皇派或联合派;而原住民天主教徒则希望能与南部统一,所以,他们也被称为共和派或民族派。两派冲突一直不断,但没有达到后来的白热化地步。虽然国防外交仍由伦敦做主,但北爱议院相对仍比较自治。几十年来,北爱议院一直被保皇派阿尔斯特联合党(The Ulster Unionist Party——UUP)控制,他们从就业教育医疗卫生各方面将天主教徒边缘化,天主教徒是被歧视的二等公民。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上世纪六十年代从美国开始的民权运动蔓延到北爱,北爱天主教徒走上街头,要求更多的政治权利、社会供给和文化上的认同,但这些都遭到新教徒的抵制。1968年10月,要求民权的游行示威很快演变成暴力冲突,由保皇派控制的警察出手极重,各种矛盾也迅速激化,保皇派和共和派势不两立。这是历史书上所定义的“Troubles”的开始。
对抗:英国派军 3600人死5万人伤
       伦敦政府见爱尔兰议院无法控制局面,就在1969年派遣军队前往北爱维持秩序。英国军队踏上北爱土地,虽然大多数平民百姓能够接受,但一小部分极端的共和派却相当反感,原本要在北爱内部进行改革的民权要求很快上升到要从英国分离与南部统一的运动。同年,爱尔兰共和军中一部分极端分子分离出来,成立了临时爱尔兰共和军(Provisional Irish Republican Army),他们也就是以后人们一直提到的IRA。他们开始直接袭击英国军队,宣布要对英国和保皇派实施“持久战”。
         对待IRA,英国政府一开始采取的是强硬手段。1971年,他们宣布internment的政策, 也就是可以进行无审判拘留,两千多人被捕。1972年1月30日,一万人在北爱的伦敦德里进行要求民权的示威游行,游行队伍与维持秩序的英国部队发生冲突,士兵开枪打死十三人、打伤十三人,这就是“血腥星期日”(Bloody Sunday)。各方的仇恨更为加剧,伦敦政府决定取消完全瘫痪的北爱议院,将管理权全面收回中央政府,设专职北爱秘书长进行管理。
       英国政府的强硬手段非但没有打杀IRA的气焰,反而让它更强大、士气更高涨,年轻的天主教徒踊跃参加IRA, 他们得到来自美国的爱尔兰移民的经济资助,武器更为精良,手段也更为专业,使用汽车炸弹、塑料炸弹,枪击更是家常便饭,死亡人数直线上升。
       例如单单在1972年7月,贝尔法斯特就发生了十九起爆炸事件。IRA也将原本局限于北爱的武力活动扩展到英国本土和欧洲,让全英国的人都诚惶诚恐,稍举几例:1972年2月,英国Aldershot爆炸案,七人死亡;1973年9月,伦敦King's Cross 和Euston火车站爆炸案,二十一人受伤;1974年2月,高速公路大客车爆炸案,十二人死亡;1974年6月,英国议院爆炸案,议院建筑大面积受损,十一人受伤;1974年10月,Guildford 酒吧爆炸案,五人死亡四十四人受伤;1974年11月,伯明翰酒吧爆炸案,二十一人死亡一百八十二人受伤。
       人们说起北爱冲突,总觉得IRA是罪魁祸首,其实并不尽然。保皇派也不手软,纷纷建立武装力量,例如1971年9月成立的UDA(Ulster Defence Association)、UFF(Ulster Freedom Fighter),他们从南非进口枪支弹药,袭击天主教徒居住区,轰炸天主教徒聚集的酒吧和公共场所,手法与IRA相同。
       所以,北爱三十年的“Troubles”,是共和派和保皇派的内战,警察和英国军队试图在战乱中维持和平,时不时也会走火,伤害无辜,共和派也指责警察与英国军队与保皇派的武装组织阴谋合作。仇恨日益加剧,社会更为隔离,经济处于瘫痪状态。
        在“Troubles”中,大约三千六百人死亡,五万多人受伤。死者中有两千多是平民,约一千二百七十人是天主教徒,七百三十人是新教徒。因为IRA的主要目标是警察和英国军队,靶子在明处,更容易打。保皇派的武装力量所要攻击的目标多在暗处,他们的武力报复主要集中在天主教徒的居住区及酒吧,所以,更多的天主教平民受到伤害。
       在北爱冲突期间,英国政府也多次试图以政治手段解决问题。例如,1973年与北爱三大党达成的《桑宁戴尔协议》,1985年英国和爱尔兰共和国签订的《英爱协议》,英国政府一直同意将管理北爱的权力下放,让北爱政党们分享权力管理北爱。但问题是这些协议都挑挑拣拣只允许那些“合法党派”参与,特别是没有将IRA的政治组织新芬党纳入谈判的框架之中,所以都没成功。1983年,杰瑞·亚当斯(Gerry Adams)当选为新芬党主席,他也希望能从政治上解决冲突。但对许多保皇派来说,和新芬党谈判是完全不可思议不可接受的事情。
激化:囚犯绝食 撒切尔夫人强硬
       政治谈判不见起色,爱尔兰共和军和保皇派武装力量的暴力行动都在继续。1981年3月1日,贝尔法斯特梅兹监狱的IRA囚犯桑德(Bobby Sands)开始绝食, 要求英国政府视他们为“政治犯”,而不是恐怖分子或一般杀人犯,绝食过程有不少囚犯分阶段加入。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态度相当强硬,断然拒绝绝食者的要求。桑德在绝食六十六天后死去,铁娘子在议院演讲中丝毫没有歉意,她说如果对共和军囚犯让步,那就是给他们颁发了屠杀无辜的许可证。七个月后,囚犯自动停止绝食,但已有十多名共和军成员绝食至死。
       英国媒体将绝食的停止视为撒切尔政府的胜利,但殊不知她的强硬态度招来的是更多的爆炸和枪杀。撒切尔夫人对绝食事件的处理如同1971年的无审判拘留和1972年的血腥星期日,政府越是采取强压手段,就有越多的年轻人参加IRA, 他们的士气也就更高涨,武装冲突也就越激烈,北爱也就更为分裂。1982年7月,伦敦海德公园和瑞金公园,IRA的两枚炸弹在英国军队的庆祝仪式上爆炸,四名英国士兵、七名军乐队成员、七匹军马死亡;1984年10月12日,布赖顿爆炸案,目的是暗杀撒切尔夫人,虽然铁娘子幸免于难,但五人死亡,包括她的两位政治盟友。1987年11月8日,一战纪念星期日,Enniskillen爆炸案,十一人死亡六十三人受伤,这次爆炸案让IRA意识到他们做得有些过分了,亚当斯也公开谴责此举让“使用武力的合法性”遭到破坏,此后,共和派的策略有所改变。
 转折:边谈边打 各党派秘密会谈 
       1988年1月11日,一贯主张自治但比较中和的社会民主工党(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SDLP)主席休模(John Hume)第一次与亚当斯举行秘密会面,讨论让IRA停火的可能性。
       这次会面是北爱冲突的一个转折点,为今后的和谈提供了机会。1989,亚当斯宣布他希望一个“争取自治的非武力的政治运动”,几个月后,北爱秘书长承认英国无法完全依靠武力来击败IRA,必须加以与新芬党的谈判等政治手段来解决冲突。各党派之间的秘密会谈此起彼伏,英国政府也与IRA直接对话,由英国情报局牵线搭桥。而且,英国政府放出话来:如果北爱的大多数公民同意与爱尔兰统一的话,英国政府将尊重公民的选择。1992年,爱尔兰首相雷诺兹(Albert Reynolds)在不知道英国政府已与IRA秘密接触的情况下,也让他手下的高级官员与新芬党秘密接触。两国政府殊途同归,最后走到同一个节点上。1993年4月,在多次秘密会谈后,休模与亚当斯发表联合声明:爱尔兰公民应该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归属。1993年12月15日,梅杰与爱尔兰首相雷诺兹发表《唐宁街声明》,接受北爱尔兰自决的原则,前提是要爱尔兰所有公民(包括南部和北部)的认同。
       边谈边打,暴力一直没有停止,略举两例:1993年10月, IRA在保皇派聚集区Shankill路上一家鱼店的爆炸事件,十人死亡。之后,保皇派进行报复,暗杀两位天主教徒,10月30日,UFF在天主教徒聚集区的Greysteel酒吧中的万圣节晚会上大开杀戒,枪杀了八人,十三人受伤。冤冤相报,北爱依然充满血腥。
推手:美国介入 克林顿出访北爱
       到了1994年,又有一主要势力成为北爱和平势力的推手,那就是美国。爱尔兰移民在美国势力强大,一直是他们出资支持爱尔兰共和军的行动。所以,美国的态度及参与至关重要。1994年1月,虽然伦敦反对,但美国总统克林顿亲自批准给亚当斯前往美国的签证。同年8月31日,IRA宣布“全面停火并停止一些武装举动”,七周后,保皇派的武力机构也宣布停火。从1988年开始,BBC就一直禁播亚当斯等新芬党人及IRA成员的形象和声音,在宣布停火后,电视广播的这一禁令也被解除。但宣布停火并不代表解除武装,在未来的几年中,IRA 的全面解除武装,一直是北爱和平进程以及各党谈判的最大的绊脚石。
       1995年5月,新芬党和英国政府第一次正式会面。同年11月,克林顿出访北爱,并派民主党政治家米切尔(George Mitchell)担任北爱尔兰特使,为谈判充当中间人。谈判总算开始,但1996年2月,IRA认为伦敦政府要求他们解除武装的要求是不守诺言,于是宣布中止停火,在伦敦金融区进行爆炸,虽然他们提前九十分钟发出警告,但仍有两人死亡,造成一亿英镑的损失。此事结束了十七个月的停火协议。当年6月,IRA在曼城进行爆炸,破坏曼城中心的大片地区。IRA在英国各地的爆炸案此起彼伏,保皇党派再次重申先解除武装再进行谈判的重要性,新芬被赶出谈判桌,其他几个政党和英爱两国政府继续和平会谈。但会谈很不顺利,在一些简单的问题上就无法达成一致,例如是否应该让米切尔做主席等,所以,谈判暂停。
转机:布莱尔上任 重启谈判签协议
       1997年5月1日,工党取得大选胜利,布莱尔出任英国首相。布莱尔政府对新芬党和IRA做出许多让步,重新与新芬党建立联系,谈判再次开始。暂时不提IRA全面解除武装之事,这让保皇党派很不满意并进行抵制。同年7月,IRA再次宣布停火。10月,亚当斯第一次与布莱尔会面,同时见面的还有北爱秘书长墨兰(Mo Mowlam)。1998年1月,墨兰前往当年IRA囚犯绝食致死的梅兹监狱看望囚犯,态度与当年铁娘子截然相反。新工党知道,对于和平谈判来说,双方囚犯虽关在监狱,但仍相当有影响力。
       1998年4月10日,复活节基督受难日,谈判总算出了成果,各方签署了著名的《受难日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协议》要点有五:一,北爱前途及宪法上的地位将由其公民决定;二,如果南北双方大多数公民希望统一的爱尔兰共和国,可以通过选举顺从多数人意见;第三,北爱目前的宪法地位仍保持在联合王国内;第四,北爱公民有权为自己究竟是爱尔兰人、英国人还是两个都是进行定义;第五,爱尔兰共和国将放弃对北爱领土的要求,全体公民的要求将得到宪法保护。协议同意建立一个权力下放各党派共享管理权的北爱尔兰议院,对警察进行改革,希望(但没有坚持)双方的武力组织都解除武装。
       爱尔兰的所有家庭都收到一本协议,5月22日,南北爱尔兰对协议进行了公投。百分之七十一的北爱尔兰人支持协议,其中包括所有的共和派,保皇派中支持与反对者各占一半;而在爱尔兰,百分之九十四的公民投了赞成票。历史课本的定义里,这也是“Troubles”的结束。
僵持:冲突持续 解除武器如挤牙膏
       1998年到2003年,是试图执行《受难日协议》的阶段。协议谈成很困难,执行更困难。
       协议签署后不久,一部分对新芬党不满意的极端的IRA成员分离出来,成立了“真正共和军”。北爱街上的冲突仍然不断,“真正共和军”继续进行爆炸活动,例如8月15日,他们在Omagh城中心引爆炸弹,二十九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亚当斯公开谴责这一暴力行为,并呼吁让暴力成为历史。9月3日,克林顿第二次出访北爱,希望推进和平进程。9月10日,亚当斯和UUP的第十二任主席特伦布(David Trimble)会面,这是七十五年来共和派与保皇派的的第一次正式会谈。同时,英国政府也开始撤离军队,对警察进行改革,释放囚犯,清除隔离的路障及建筑。
       同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授予SDLP的休模和UPP的特伦布,表彰他们对爱尔兰和平进程所做出的贡献。从历史上看,这个诺奖颁发得为时过早,因为最重要的解除武装一事还没与IRA达成协议,北爱政府权力下放及共享的谈判难以在枪杆子的威胁下进行。共和军解除武装一拖再拖,协议签署后一年政府组建仍无进展,美国特使米切尔再次被请回进行调解。1999年11月,爱尔兰共和军同意与国际独立解除武装委员会(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Decommissioning)接触并会谈。12月2日,北爱政府成立,特伦布担任北爱第一部长,新芬党的马丁·麦金尼思(Martin McGuinness)出任教育部长,北爱政府开始与伦敦就权力下放的具体事项进行谈判。
       北爱政府成立两个月,IRA仍无解除武装之动静。到了2000年2月,英国政府宣布临时停止北爱政府,重由中央政府直接管理北爱,希望对IRA施加压力。果然有些效果,IRA同意让独立监察员前去进行武器检查,5月底,北爱政府恢复工作,之后英国政府还对北爱政府有过两次二十四小时的策略性暂停。极端IRA分子的武装行动也没停止,例如他们向伦敦MI6总部的大楼发射火箭推进流弹,又在伦敦BBC电视中心引爆汽车炸弹。
       2002年10月,英国政府再次停止北爱政府,一是因为IRA解除武装毫无动静,二是因为发现IRA间谍网在监控爱尔兰议院,后来这个间谍案没能成立,更错综复杂的是间谍网中的高级官员Denis Donaldson竟然是英国情报机构派去的卧底,已为英国效力二十多年(后此人于2006年4月被暗杀)。这次对于爱尔兰政府管理执照的吊销不像前几次那样只想吓唬他们,英国政府动真格的了,直到2007年,北爱政府才得以恢复。
       在此期间,权力下放和分享的谈判走走停停, IRA几次分批解除武器,但都如挤牙膏,保皇派要求以照片为证,IRA一直不愿提供。而且,北爱街头的武力冲突也时有发生,街坊邻里间的隔阂与仇恨仍一触即发。2005年2月,IRA宣布收回全面解除武装的承诺,眼看和平进程又要倒退,亚当斯公开呼吁IRA保持承诺,虽然新芬党一直否认与共和军的关系,但亚当斯说话还是有人听的。到了10月,独立解除武装委员会的监察员宣布对IRA解除武装表示满意,此时IRA才算全面放弃武力。英国政府认为这是和平进程的一大步,但保皇派依然将信将疑,因为没有照片证据。
尾声:共同执政 愤怒与积怨还在
       2006年4月,英爱首相同时到北爱,权力下放的谈判重新开始;5月,北爱政府再次启动,11月24日,过渡议院成立。2007年3月7日 ,北爱公民参加议会大选,选举一百零八位议员。民主联合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 —— DUP)获三十六席,新芬党第二,获二十八席。5月,DUP党魁佩斯利(Ian Paisley) 和亚当斯共享执政权,北爱议院正式工作。虽然1998年就签订《受难日协议》,但真正做到各派解除武装,权力下放完成,互相仇视的政党共同进行执政,还要将近十年的时间。
       至今,许多人仍认为布莱尔政府对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做了太多让步,特别是最近披露出竟有一百八十七位IRA成员收到工党政府秘密信函,信中表示对他们过去所为进行赦免,而保皇派的武力成员以及血腥星期日的士兵从未获得类似的“监狱通行证”。正是布莱尔与亚当斯的这一秘密约定让海德公园爆炸案的主要嫌疑犯John Downey两周前逍遥走出法庭,愤怒与积怨似又浮出水面。
       多年的冲突隔阂之后,如何能让过去的仇人和睦相处?与布莱尔的诸多小动作相比,还是曼德拉“真相与和解”的全面大赦更有胸怀远见和气度。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Troubles,北爱冲突,英国历史书,爱尔兰,英国军队,IRA,伦敦,布莱尔,撒切尔夫人,诺贝尔和平奖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