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桑巴只属于巴西舞娘

潘采夫 专栏作家

2014-06-13 19: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飞铲的路易斯。  IC 图
内马尔突破克罗地亚防线。 IC 图

       当奥斯卡打进最后一个进球,我的微信同事群里开了锅。
       男同事大骂日本裁判跪舔他们的足球恩师巴西,女同事则根本不管世间正义只顾花痴克罗地亚主帅科瓦奇。男同事:“巴西除了主场哨什么都没有!”女同事:“哇克罗地亚那个教练好帅,粉他!”男同事:“巴西队踢得根本就是一坨!”女同事:“还是黑色肌肉群比较美,可惜球衣露的太少了。”
        对于足球,男人和女人不是一个物种,这一点在巴西同样成立。开幕式上的桑巴舞娘把电臀甩成了拨浪鼓,大叔们耍的玩意儿则像泰拳加蒙古摔跤,看完比赛我才知道,那预示着在本届世界杯,桑巴舞只属于巴西的风流舞娘们,巴西队练的只是飞铲。翻滚吧,巴西!
       由于已经不存在的南斯拉夫,由于我立场鲜明的笔名,克罗地亚是我的主队。南斯拉夫已经分解成了一堆国家,但每届世界杯,都会有一两个前南国家捍卫者斯拉夫人的尊严。斯拉夫人面容冷峻,眼睛里带着痛苦,在场上踢着优雅的足球,简约而不简单。他们从来不是夺冠热门,也不是横空黑马,他们只是哪支强队都不愿碰上的狠角色。
       如果不是主场哨,巴西队将不会有那个耻辱点球,克罗地亚的进球也将是2个。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桑巴。克罗地亚在雨林之国的遭遇,像极了他们饱受欺凌的祖国。
        克罗地亚的对手是谁?正在为足总杯满场飞奔的诺丁汉森林?野兽一样的后腰群,翻滚着飞铲的路易斯,专往自己门里踢的马塞洛,只会沉底传中的阿尔维斯,胸大肌高耸入云的胡尔克分明是个橄榄球队员。奥斯卡是整支巴西队的缩影,他欧洲式的极简过人和传球,他的战士般的战术纪律,显示他已经彻底皈依了穆里尼奥,成为切尔西风格的化身。
       而眼前这支巴西队,几乎全部在欧洲效力的队员,疯狂抢球打反击的工兵部落,简直翻版今年的切尔西加马竞,这是一支俗不可耐的巴西。克罗地亚老将奥利奇即兴玩起的马赛回旋(虽然被断下并差点酿成巴西进球),是向巴西人竖起的轻蔑手指。
       只有22岁内马尔,虽然在西班牙度过饱受摧残的一年,还依然没有失去他的天性,他偏执狂般地过人,如拼着危险也要取悦观众的斗牛士,如变着戏法的魔术师,他是绿草地上的特权阶级。在巴西这一方,只有一个桑巴舞者,他和对手莫尔德里奇,是值得全场观众欢呼致敬的艺术家。巴西足球血脉的唯一继承人,是内马尔被巴西人奉为新球王的原因所在。
        一场比赛之后,我对巴西队失去了期待,除了内马尔。一支失去风格的球队,即使夺下冠军又如何?1994年的巴西队夺冠,巴西人并不领情,因为他们失去了风格,这令主教练佩雷拉耿耿于怀。20年之后,巴西再走同样的路子,奔着他们梦想的本土冠军。
       当然斯卡拉里明白,只有如此,才可抗衡西班牙人和德意志人,这一点,他和邓加一个路数。毕竟1982年的巴西队为前车之鉴,踢着世间最唯美的足球,却被意大利人丑陋地一枪刺死。但总有很多球迷不那么功利,他们没有主队,只喜欢踢得漂亮的那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