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佚文:为诗人拜伦撰写年谱

董立功

2014-06-14 08: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年谱是我国史学著述中一类常见的体裁。因为年谱的记述对象是个人,所以对于只记录“大人物”和“大事件”的官修史书来说,是个有益的补充。正如姜亮夫先生所言:“年谱者,人事之史也,所关至宏伟。小之则一技一艺之珍闻雅记,因之而传,大之则足补国史之缺佚,为宋以来流畅于民间之一大业。”
       年谱这种体裁本为中国所独有,谱主和编者一般也都是中国人。清末,伴随着西学东渐,一些西方文人、学者的著作被翻译、引进到中国。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中国人为西方人物编写的年谱。笔者最近查找资料时,意外在《庄谐杂志》上发现,著名学者胡适在少年时代,曾为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编写过一个年谱,弥足珍贵。
       《庄谐杂志》是1909年2月创刊于上海的一份文学杂志,每五天出版一期,即为五日刊。羲人对《庄谐杂志》的宗旨是这样描述的:“以学术、政治、风俗种种之材料,而杂用庄谐两体著述之,如时政之得失,则加以正确之批评,名贤遗老不经见之著作,及近世诗文词之杰出者,则悉心搜采,刊行饷世,以与一般文人学士共同研究,此属于庄之一方面者也。歌谣、小说、游戏文章,最足以动社会之听闻,而发人深省。本志于政教风俗有待改革者,间以诙谐之笔墨,出之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师主文谲谏之风,本寓规于讽之义,以促国家社会之进步,此属于谐之一方面者也。曰庄曰谐,其用意如此。”
       少年胡适为拜伦编写的年谱就刊登在这本“亦庄亦谐”的《庄谐杂志》1909年第二卷上。乔治•戈登•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1788—1824),是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虽然他只活了短短的36岁,但《恰尔德•哈罗德游记》、《唐璜》等代表作足以使他青史留名。清末,拜伦的作品就已进入中国。梁启超是中国翻译拜伦作品和介绍拜伦的第一人。早在1902年,梁启超就翻译了《唐璜》中的《异教徒》和《哀希腊》中的两节,并将其嵌入对话体小说《新中国未来记》。这部小说后来以连载的形式刊登在《新小说》1至7号上。正是这部小说,揭开了拜伦作品在中国传播的序幕。
       继梁启超之后,中国学者开始陆续翻译拜伦的作品,并撰写关于拜伦的文章。1905年,苏曼殊开始翻译《拜伦诗选》,1906年译完,1909年在日本印行。1907年11月,王国维在《教育世界》上发表了《白衣龙小传》,这大概是中国人撰写的最早一篇关于拜伦的传记。1908年,仲遥在《学报》上发表了《摆伦》一文,比较全面地介绍了拜伦的生平和创作。从1902年到1917年,中国形成了译介拜伦的第一次高潮。值得注意的是,拜伦的中文译名最初并不固定,先后有“白衣龙”、“白伦”、“摆伦”等译法。
       除了传记之外,国人还曾以年谱的形式介绍拜伦。宋庆宝在其所著《拜伦在中国》一书中,曾提到1924年4月10日,《小说月报》第15卷第4号刊登了诵虞为拜伦编的年谱。不过,诵虞的《拜伦年谱》并不是中国出版的第一篇拜伦年谱。1909年的《庄谐杂志•附刊》第二卷上,曾刊登胡适撰写的《摆伦年谱》。
       胡适在《四十自述》中说:“后来我发表文字,偶然用‘胡适’作笔名,直到考试留美官费时(一九一〇)我才正式用‘胡适’的名字”。而胡适发表《摆伦年谱》时,使用的署名恰恰是其偶然才使用的“胡适之”,并在其姓名前注明籍贯为“绩溪”。
       胡适曾有“少年诗人”的美誉。据他后来回忆,1906年,“我进中国公学不到半年,就得了脚气病,不能不告假医病。我住在上海南市瑞兴泰茶叶店里养病,偶然翻读吴汝纶选的一种古文读本,其中第四册全是古诗歌。这是我第一次读古体诗歌,我忽然感觉很大的兴趣。”
       笔者猜测,胡适很可能是在对中国古体诗歌产生兴趣之后,又将其兴趣扩展到英文诗的,并接触了拜伦的英文诗歌和英文传记。而且当时中国公学开设的英文课,就要学习英文诗。据胡适回忆:“还有一位英文教员姚康侯先生,是辜鸿铭先生的学生,也是很讲究中国文学的。辜先生译的《痴汉骑马歌》,其实是姚康侯先生和几位同门修改润色的。姚先生在课堂上常教我们翻译,从英文译汉文,或从汉文译英文。有时候,我们自己从读本里挑出爱读的英文诗,邀几个能诗的同学分头翻译成中国诗,拿去给姚先生和胡先生评改。”
       胡适在年谱的引言部分介绍了他编写年谱的依据,就是一本美国出版的《摆伦诗钞》卷首的一篇小传和他自己收藏的《拜伦全集》。因为当时国内对拜伦的介绍还很有限,很显然,胡适这套《拜伦全集》是英文版的。胡适经过在澄衷学堂一年半的学习,英文阅读能力已大有进步。因为胡适1909年没有日记留下,也没有其他信息可以佐证,我们无从得知胡适编写这篇拜伦年谱的具体信息,但应该可以确定,胡适对诗歌的兴趣正是在这一时期形成的。
       胡适的拜伦年谱发表于1909年,距梁启超在《新小说》上向国人介绍这位诗人仅仅过了七年。这篇年谱也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如现在通译为“爱丁堡”的Edinburgh当时译为“伊丁堡”,而拜伦的代表作《唐璜》(Don Juan)当时译为《唐蒋》。
       年仅18岁的胡适就购藏了一套《拜伦全集》,足见他对拜伦的喜爱。1914年2月3日,胡适在康奈尔大学重新翻译了拜伦的《哀希腊》。和苏曼殊的五言诗体及马君武的七言诗体不同,胡适采用的是离骚体,这和他后来的白话诗也不相同,属于过渡时期的作品。胡适翻译这首《哀希腊》,不仅是向诗人拜伦表达敬意,也反映了他在诗体解放方面的大胆尝试。

       
 附:《摆伦年谱》
       摆伦年谱
       绩溪胡适之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