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是印度旧政府的历史错误?

《经济学人/Economist》

2014-06-14 15: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随着新一届印度总理莫迪宣誓就职,中印两国均完成了重要的政治换届,这也让外界对于中印两国关系的最大阻碍——边境问题的解决抱有新的期待。作为一份拥有80%以上海外读者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Economist》此前撰文认为,中国力量的不断增加会为中印边界谈判带来新的阻碍,但这不影响印度新一届政府同中国达成比现任政府更让人满意的协定。
       文章编译如下,有删减:
2014年4月14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外交部会见了来京出席第六次中印战略对话的印度外秘苏嘉塔·辛格。

       正值大选的印度于本周(4月14日)在北京举行了与中国的第六次战略性对话。双方最高级的外交官出席了该对话,其中,与会官员表达了想要与对方维持长期和睦关系的强烈愿望,两国已为此努力了将近三十年。目前,他们仍然在努力愈合,那场1962年短暂却流血的边界战争对双方关系造成的创伤。
       一位中国发言人说,印方在对话中表示,无论谁在大选中胜出,印度的对华政策都不会改变,这一点让人有一些匪夷所思。印度人民党(在野党)领导人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译者注: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印度总理的人选)可能不想在上台后依然施行前任国大党(执政党)制定的政策。
       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或俄罗斯总统普京一样,莫迪的爱国者形象也为他在竞选总理时加分,他不容许自己的国家立场受到丝毫侵犯。二月,当莫迪在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东北省份阿鲁纳恰尔邦(译者注:即中国的藏南地区)进行大选演讲时,他坚定地对选民说:“我以这片土地的名义发誓:我将捍卫我们的国家。”
       因为中国近期也表达了自己强硬的领土主张,所以期待莫迪政府能够解决这个旷日持久的争端就不太现实。即便这样,莫迪依旧可能同中国达成比现任政府更让人满意的协定。
       确实,正如新加坡李光耀学院的甘地·巴伯(Kanti Bajpai)指出的,某种程度上莫迪与中国的关系要比与美国的好。2005年,美国拒绝了莫迪的签证申请,理由是他2002年在古吉拉特邦(Gujarat)任首席部长时被指控为暴乱的同谋。他曾两次访问中国,还把中方投资引入了古吉拉特。
       与现任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相比,莫迪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有两大优势。一方面,他捍卫印度权利时奉行强硬路线,这点使他声名远扬,而辛格的温和路线却被其反对者嘲讽为“温和的懦夫”。
       另一方面,莫迪所在的人民党与1962年印度所遭受的屈辱并无太多关系。国大党是当时的执政党,而且当时的首相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是这场竞选中,傀儡首脑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的曾祖父。
       此次大选中,人民党甚至利用这段历史作为政治筹码来打击辛格。今年三月,《亨德森·布鲁克斯报告》(The Henderson Brooks Report)的大段节选被澳大利亚资深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Neville Maxwell)上传到互联网上,这一报告深入调查分析了中印战争。它由印度政府委托发布,以其中一位作者的名字命名。
       马克斯韦尔在伦敦《泰晤士报》上报道了此次战争,并在1970年发表了修正主义历史叙述的文章——《印度的中国之战》。印度和西方的传统观点认为,这是一场中国的侵略战争,而此文则修正了这一观点,并认为此次战争的爆发与印度的政策有关。
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尼赫鲁与印度军队士兵握手。

       这份报告被视作是顶级机密,尽管莫迪的同事阿伦·贾特里(Arun Jaitley)呼吁应该发布此报道,但印度政府至今保密。阿伦说它现在不应该还是一个机密,因为这个战争只是尼赫鲁的一个错误。印度政府表示,这份报告对尼赫鲁很不利,并因此间接地损害了国大党、当政党及尼赫鲁王朝的形象,尤其会影响到他们在最近大选中的选票。
       人民党在其2004年当政时不肯发布此报告,或许是因为这份报告并没有过多地谴责尼赫鲁,而军队最高指挥部和情报服务机构却被描述成目光短浅、易受蒙骗、缺乏能力的部门。报告也让官方看法站不住脚:以前这场战争被认为是中国非法掠夺土地的侵略战争,这和尼赫鲁与中国“兄弟”搞好关系的理想以及为此作出的努力是相悖的。
       实际上,早在1959年中印关系就因为西藏暴乱受到了考验,“好客的”印度收容了达赖喇嘛和流亡的八万西藏人。此外,1957年中国修建的铁路穿过了印度宣称拥有主权的阿克赛钦(Aksai Chin),这一事件也加速了中印关系的恶化。
       一直以来,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发动1962年那场战争主要是为了控制重要的战略性铁路,这些铁路连接了西藏和新疆这两个边界省份。但亨德森·布鲁克斯(Henderson Brooks)却认为,战争的爆发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印度施行的愚蠢的“前进政策”:向两块争议地区的边界—和瑞士一样大的阿克赛钦(Aksai Chin)及有瑞士三倍大的东北省份阿鲁纳恰尔邦(译者注:中国藏南地区),派遣小批驻防军队。如今,这里的情况危如累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