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原副省长姚木根调查:落马当天还在党报发文

澎湃记者 尹志艳 王维佳 卢梦君

2014-07-08 19: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CFP 资料

       3月22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4月11日,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免去姚木根的江西省副省长职务。
       现年57岁的姚木根是继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陈安众落马之后,十八大以来江西第二位落马省部级官员。
       1986年,29岁的姚木根从江西财经大学计划统计系国民经济计划专业毕业。此后,他进入江西省计划委员会(省发改委前身)工作,历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等职,成为一名资深的经济官员。
       1998年,姚进入江西省政府办公厅,两年后升任省府办公厅副秘书长。
       2007年,姚木根出任江西发改委主任、党组书记,成为正厅级官员。
       仅仅过了4年,姚木根升任副省长,成为副省级官员。
       落马前,姚木根负责省内水利、国土资源、农业、粮食、人口和计划生育、人防等方面的工作。
       显然,江西的“打虎”行动没有就此停止。
       6月3日,姚木根的同僚,江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因涉嫌违纪,被中央免去其江西省委常委、委员职务。稍后不久,他的江西省委秘书长职务亦被免去。
被查当日党报刊发其署名文章
        就在中央纪委宣布姚木根落马的当日(3月22日),江西日报在醒目位置发表署名“(江西)省政府副省长姚木根”的文章。
       该文章标题为《加强河湖管理 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纪念第二十二届“世界水日”、第二十七届“中国水周”》。
       文章称,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是维系地球生态系统功能和支撑社会经济系统发展不可替代的基础性自然资源和战略资源。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河湖管理工作,近年来,我省围绕河湖管理保护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
       江西日报一名内部人士略显尴尬地表示,“姚木根被查的消息并没有传开,这个稿子是早就写好了的,只是等待3月22日‘世界水日’这个时机发表。”
       3月18日,江西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当地媒体刊发的通稿中称,“出席会议的还有在南昌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各设区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省委各部门、省直各单位、中央驻赣单位、省属大中型企业和大专院校主要负责同志。”但是,此稿并没有列出具体的主要领导名单。
       而2012年3月17日召开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新闻稿中,列出了具体名单,姚木根也名列其中。
       当地党报报道的姚木根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参加的活动是3月10日的江西全省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开通仪式暨应用推广会议、全省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工作推进会议,该会议在南昌举行,姚木根出席并讲话。
       当地媒体多名跑时政口的记者透露,“姚木根被查的消息封锁很紧,可能就是公布的前一天(21日)被带走的,不过早前也有传出消息姚木根可能会出事。”
公开举报信或涉姚木根弟弟
        去年9月18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向江西反馈巡视情况,主要有四方面问题。
       第一,当地干部群众主要反映的问题是,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节假日收送红包礼金等问题。
       第二,在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和作风建设方面,一些干部思想认识仍有差距,工作中存在形式主义,有的甚至顶风公款吃请。
       第三,在干部选拔方面,存在超编制配备干部,个别干部“带病提拔重用”等问题。
       第四,干部群众还反映,一些地方在矿产资源保护、开发、管理工作中存在漏洞。
       矿产资源正属于姚木根分管的国土资源领域。
       此前一封公开举报信称,江西省分宜县毁山、抢山、毁林、抢林、行政乱作为、为盗矿开绿灯,包庇在江西省分宜县凤阳乡焦木行政村凹上村楠(栏)门岭山发生的特大毁灭山体采矿犯罪,破坏生态环境,损坏国土,毁山一百七八十亩,损害百姓利益,目无国法,以权谋私,涉黑盗矿,在全国影响极坏。
       据记者查证,举报事件发生在江西分宜县,该县一名主要领导即为姚木根的弟弟。
       今年2月20日,江西省委发布了《中共江西省委关于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江西巡视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在通报中就有“矿产资源保护、开发、管理工作中存在漏洞”的整改情况。
       通报称,江西省派出工作组到稀土非法开采矿点较为集中的安远县进行调查核实,查处了原县委书记、副县长、公安局长等一批腐败分子。
“一大四小”工程被批脱离实际
        在副省长任上,林业为姚木根分管领域之一。
       2008年,江西提出用225亿元开展绿化工程,该工程被江西方面称为“一大四小”。
       所谓“一大”是指到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63%,“四小”是指县城和市府所在地、乡镇政府所在地、农村自然村、基础设施等区域改善绿化现状。
       2011年5月,姚当选副省长,分管林业,主管该项工程。
       2012年2月16日,在江西召开全省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建设现场会上,姚通报全省各地市的状况,并对进度缓慢的地市直接予以点名。
       以南昌市为例,姚直接批评说,南昌市工程建设进度总体较慢,声势、力度、效果不如往年,城市绿化今年特色不明显,亮点不多。
       姚在会场上几乎一一列举,甚至具体到某个县的“一大四小”情况,先是总结取得的成绩效果,表扬之后紧接着提出批评,指出具体问题所在。
       姚说,“希望各地继续发挥优势,凝聚各方力量,把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建设搞得更好,再上新台阶。”
       在提出对“一大四小”工程建设的要求之后,姚还谦虚地表示这是自己的总结,说得不一定全对。
       一年之后,当中央第八巡视组2013年5月进驻江西后,有干部群众向巡视组反映“一大四小”绿化工程脱离实际。
       今年2月21日,江西省委针对中央第八巡视组在2013年9月的巡视情况反馈进行整改通报称,在抓“一大四小”绿化工程实施过程中存在不少问题。
       主要表现在:一是存在通道绿化、树种配置、市县考评标准“一刀切”问题。二是存在脱离造林实际安排年度绿化任务、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等“好大喜功”问题。三是存在“租田种树”问题。全省租用、征用了不少农地用于绿化,部分租用农地较多的县(市、区)支付租地费用压力很大。四是存在“成活率低”问题,如2008年冬种植的杨树成活率仅81%,有的县成活率不到60%。五是存在虚报年度绿化任务完成面积、虚报工程建设资金投入等“弄虚作假”问题。
       江西还全面开展“一大四小”工程财政资金使用情况专项审计,审计中发现了六大主要问题,包括挤占挪用造林绿化财政专项资金、部分单位存在违规转包、变更工作量等。
       《新京报》曾报道,占用农田栽树和砍掉原来树种等做法引发质疑,村民认为砍一棵大树种四棵小树是劳民伤财。
       “从农业部门看,这是不允许的。”江西省农业厅一名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表示,按照农业部门标准,通道两旁种树应在5米以内,因是林业部门规定,农业部门不好干预,林业厅说“一大四小”工程是省里的政策。
落马消息公布前爱人被带走
        水利厅一名熟悉姚的人士表示,姚木根经常在党报发表水利文章,一般叫下属到办公室问些问题,然后开始写作,几乎所有刊发的文章均为其亲笔撰写。
       一名姚的昔日同事评价说,姚写东西还可以。
       与姚共事多年并熟悉他的内部人士称,姚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该人士称,姚经济头脑很好,“财大(江西财经大学)毕业的。”
       对于“聪明”的理解,该内部人士表示,姚见到人都很尊敬,很懂得做人。旋即补充道:“但人是会变化的,他可能开始是这样,时间久了,官大了,权大了,可能就会变化。”
       “他的问题可能很大,很多,而且传了很久。”该内部人士说。
       早在今年1月底,一名江西省政府退休官员就收到了小范围传开的消息,“姚可能要出事”。
       该消息人士还称,去年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江西时,有人专门举报姚。
       知情人士透露,姚在落马前夕的3月21日曾代表江西去参加一个在山东召开的有关水利方面的全国会议,“姚是在会场直接被带走的,江西省委稍晚得到有关通知。”
       一名曾与姚在省政府共事的消息人士透露,姚身边的多名人士也被先后带走,“他(姚)被带走后,周边共事的人也牵扯进去了。”
       次日,也就是3月22日11时40分,中央纪委公布姚被调查。
       《法制晚报》报道称,姚的落马消息公布前一小时左右,在南昌八一礼堂附近小区姚的家中,其爱人被带走。
被查主因或为发改委领域项目运作
        记者梳理发现,姚木根前后共有16年在江西省发改委工作。他没有地方工作经历,从发改委主任到副省长只花了4年时间。
       姚落马信息宣布当天,一名曾与姚共事的人士发微博称“还是没躲过去”。
       该微博拥有近10万粉丝,记者在该微博上看到几段对话(评论):
       “和他们个别谈话诫勉,党组会上点名劝告,向领导反映问题……都做过,没用啊,带病提拔的教训太深刻。”
       “去年的周文斌、今年的姚木根都是你的部属,郑书记没管好他们,也要负领导责任哟。貌似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你都二线那么久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要了卿卿性命。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惭愧。”
       记者查证发现,该微博人士曾是姚在江西省政府办公厅任职副主任时的老上级。
       一名熟悉姚的人士称,“听说他的问题主要还是在省发改委期间。发改委的权力太大了,很多项目立项,要经过他,这里面可能有好多漏洞。”
       该人士认为,姚木根落马的时间节点,可能在2005年至2011年间。这段时间,姚历任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2007年成为省发改委“掌门人”。
       “他(姚木根)对谁看上去都很尊重,平常看不出什么问题,做人比较规矩。但是后来我也听说,有些事情他也是胡来的。”上述人士表示,发改委领域的项目运作或为姚被查主因。
       该人士还称,发改委有个“上市办”,企业上市要经过“上市办”,不排除有企业向姚提供有关股票信息。
       江西当地消息人士透露姚持有大量股票,但未向记者提供支持此说法的书面证据。
       熟知江西省政情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说,“中央巡视组来了之后,副省级以上的领导其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全部被调出来查看。姚在上面只填了一套房产,而其实际被举报的房产多达十多处,分布在北京、上海、南昌、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两者之间有很大出入,这引起了中央巡视组的注意。”
       此前,记者联系曾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郑克强时,他也称“听闻姚有存款几千万元、房产十几套。”
落寞的家乡大宅院       
        身居高位之后,姚一直很忙。
       一位熟悉姚的人士回忆,“有些会议,出席人员名单里有他,但(在会场)根本见不到面,他根本没去。”
       姚没空去的地方还有老家——樟树市中洲乡甘竹村姚家村小组。
       多年来,他很少在老家出现,30多户乡亲们常年见到的只是一座有着四五百平方米、前后门紧锁的“姚家”大宅院,既熟悉又陌生。
       在甘竹村,进村的水泥马路,两旁栽种着整齐的樟树,是别的村庄难以看到的气派风景。
       据村民说,这是姚做大官后给乡亲的回报。姚家村的祠堂里捐款榜上面也留下姚对家乡的贡献,上面的记录显示姚捐款3009元。
       姚家村一名比姚大3岁的村民指着水泥路的尽头,示意记者抬头看一个牌楼,上面瓷砖凹进去的方块里,是显眼的用黄色油漆书写的楷体“姚家”。
       “这就是姚木根家里。”他说。
       牌楼两旁还有精致的花圃,这是一般村庄难以拥有的景色。
       “姚家”牌楼正后方即是姚宅大院。姚宅院墙接近一层楼高,盖着深红色的琉璃瓦,进村就能看到,庄严肃穆。
       该村民说,“这座宅院是姚家三兄弟一起建的。”牌楼一侧对联书写:世代农耕后辈争光赖祖宗功德。
       里面有一栋看上去极具特色的两层住宅,院墙长四五十米,宽十来米,屋后还有一块地,种着各种观赏树木。
       就在四五年前,姚家老宅还是红砖平房,并不起眼。后来用了四五个月的时间建造了这座看上去气派的青砖琉璃瓦大院。
       该村民说,姚家近两三年都没有回到姚家村过年,平常都是大门紧锁,有时姚家老人会来打扫卫生,或住上一两个月。
       “几年前,姚父八十大寿,全村人来喝喜酒,有人送些鸡蛋,有人送一百元钱,作为人情往来,但进村的水泥路上停满一二十辆小轿车,载来前来道贺的人们。”该村民说。
       姚家给乡亲的印象是,很会做人。一村民表示,平常别人办喜酒一桌假如是十个菜,姚家就会多两个菜,“不会亏待别人。”
       姚的酒量很大,一名熟悉姚的人士说,“喝一斤白酒没问题,我估计他能喝下两斤。”该人士还透露,姚平常会抽烟,但烟瘾不大。
       村民们对姚的印象大多数停留在其少年时期。
       姚的小学、中学都是在老家就读,那时他成绩不错,当过学习委员,少年的姚个子相对高大,后来就到南昌去读书了。
       再往后,乡亲难以再见到他了。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