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乌托邦的荷兰人

澎湃记者 朱轶

2014-06-14 23: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范佩西的这一鱼跃冲顶将成为世界杯上的经典瞬间。  IC 图

       简单的后场50米起球,简单的中场传递,简单的一脚直塞,飞翔的荷兰人依靠范佩西和罗本的天才闪现让西班牙队脱胎于全攻全守的“tiki-taka”留下了一地耻辱。
       但5比1击沉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橙衣军团有些让那些荷兰拥趸们陌生,那支崇尚自由、崇尚进攻的荷兰队不见了。甚至可以说从2006年开始,他们就开始渐渐抛弃全攻全守。荷兰人还在飞翔,但荷兰足球已开始自己的进化。
连续三届放弃美丽足球,改造始于巴斯滕
       在一场畅快犀利的大胜中,荷兰队的性感早已不见踪影,采用532阵型的球队利用严密的防守和犀利的反击捏合成了一支充满效率的球队。
       曾经全攻全守是荷兰足球的精髓,这是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的足球理念。对荷兰足球有着深刻理解的大卫·温纳曾在《Brilliant Orange》中用一个片段描绘全攻全守的深意,“米歇尔斯、克鲁伊夫、阿里汉等人操着好几种语言侃侃而谈,谁都无比聪慧,无比优雅……既为了一个目标团结在一起,又不失个性与华丽,这几乎是足球世界中乌托邦般的理想境界。”
       乌托邦总是那么遥远,在三番四次折戟后,有着浓重战术追求的荷兰队也从2006年开始了自己的进化——抛却理想,多点功利。
       值得玩味的是,率先改变荷兰足球精髓的恰恰是他们曾经最伟大的射手——范·巴斯滕。他强调战术务实和攻守平衡。在他看来,过去的荷兰队一直在执行令人他们扬名立万的风格,但是这也给他们带来了许多挫折,毕竟赞美是无法变成奖杯的。
       “我相比一场3比0,我更喜欢3场1比0。”这个就是巴斯滕带给荷兰队的哲学,尽管在德国世界杯和2008年欧洲杯上,他们都小组顺利出线,但却都因为保守倒在了淘汰赛首轮。巴斯滕甚至也因独树一帜的战术风格与前辈克鲁伊夫彻底闹翻。
       四年前的南非世界杯上,一支充满的效率而球风粗野的荷兰队在范马尔维克的带领下一直杀进了决赛。 荷兰媒体们总是不愿意接受这支与众不同的“非典型荷兰队”。不过这支丑陋的荷兰队却创造32年来世界杯最佳战绩。无论是斯内德、范佩西还是罗本都认为防守反击没有什么大问题。用斯内德的话来说,“我们都学会了功利,我们可以用才华去追求效率。”
       或许是第一次执教荷兰队无缘世界杯决赛圈的糟糕先例,范加尔再度执掌荷兰队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对于拥有斯内德、罗本和范佩西三位进攻天才的球队来说,他的哲学是——防守不等于保守,“我们需要学着更好地防守。”
范加尔的自我修养与蜕变
       被誉为“战术大师”的范加尔有着一句知名的口头禅——“要么是我太聪明,要么是你太笨”。这句名言的出处就是当年记者质疑他战术时,遭到的回击。上世纪90年代,在阿贾克斯执教时,范加尔大量使用18至22岁的球员,用强劲的体能进一步加强了球队的纵深。
荷兰最伟大的射手范·巴斯滕执教时期强调战术务实和攻守平衡。  CFP 图

       后来无论是在巴萨的343,还是在阿尔克马尔执教时,范加尔都在全攻全守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的战术进化。以阿尔克马尔时期为例,范加尔的战术开始注重平衡,球队进攻反击从来不超过四人,如果进攻不成功则立刻回到中场附近。
       当时荷兰《共和日报》就直言范加尔的球队在打防守反击。不过即便这样,他的球队还是创造了28场不败,并力压三支传统劲旅夺得荷甲冠军。
       在执教拜仁慕尼黑时,范加尔打造了执教生涯从未使用过的4231阵型,这创造了一支赏心悦目的球队,但在多场关键的比赛中,他也会选择功利的打法。“因为当你以防守性组织体系比赛时,在一定程度上你同样可以决定比赛走向,因为这时你使得对手被迫在狭小的空间里组织进攻,但这并不是统治性足球,因为你并未用一种富有侵略性的方式确定比赛进程。”
       离开拜仁慕尼黑后,范加尔重新执教荷兰队,这是一支逐渐老化的橙衣军团。原本他为球队配置的是433和4231的阵型,但由于斯特罗曼的缺席,他不得不再次改变战术。
       在532和4312两种阵型的试验后,他更倾向于前者。一方面增加了防守力度;另一方面,斯内德、罗本和范佩西组成的前场三人组可以依靠他们的天赋解决比赛。西班牙队恰恰就死在了范加尔的设定中。
后继无人,无能力捍卫全攻全守?
       荷兰媒体和整个荷兰暂时忘记了全攻全守,这个曾经融入他们足球血液的战术哲学。不过两年前,荷兰足球教父克鲁伊夫就曾感言如今的荷兰足球究竟为何背弃自己的风格。
       “我们再也打不出全攻全守足球了。我们已经没有能力打出荷兰风格的比赛。相信我,不管是打442还是433都没有问题。阵型(仅仅是在白纸上写上球员的名字及他们场上的位置)并不能改变事实。我不是责备这些球员。”克鲁伊夫坦言,如今处于新老交替的荷兰队根本没有合格的11人去执行难度极大的全攻全守,而荷甲联赛中俱乐部也慢慢开始不再追求全攻全守。
1974年7月7日,克鲁伊夫率领的荷兰队在德国世界杯决赛中1:2负于西德。  IC 图

       “如今荷兰足球俱乐部的青训培养水平变得糟糕,很多俱乐部并不愿意在青训上花费过多的精力。所有不停谈论着阵型以及谁要打左路还是右路的批评家们都忽略了真正的问题。”克鲁伊夫的评论一阵见血。如今的荷兰队由新人担纲后场防守,但这些新人这两年来并未给人眼前一亮的蜕变。
       挖掘新人一直是范加尔赖以成名的能力,但要知道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被他依次招入国家队的新人一度有40人之多。从另一个层面,也证明昔日拥有群星去执行全攻全守的荷兰人如今也为后继无人担忧。因迪、德弗里伊、克拉西等新星拥有天赋但看上去却离人们的期望相距甚远。
       一场大胜其实并不意味着什么,但对于抛弃自我的荷兰足球而言却是一个自我折磨的隐喻。赢得光环的全攻全守只给了他们“无冕之王”的称号,但丑陋和功利也未曾给他们加冕,如今范加尔的球队需要继续等待又一次结果。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荷兰,全攻全守,范巴斯滕,克鲁伊夫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