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法学家焦洪昌:最担心法官业务能力和道德廉洁

澎湃见习记者 段艳超

2014-06-17 15: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焦洪昌

人大监督“两院”应有清晰路径

       澎湃:从目前看,司法改革的步伐在加快,你认为,司法改革最应该注意什么?
       焦洪昌:我觉得应该是于法有据,首先就是宪法。司改应该在宪法的框架内进行,除非我们要抛弃这个宪法,重新创建新的宪法。
       澎湃:有什么问题吗?
       焦洪昌:有个重要问题没有提到,就是法院、检察院和人大的关系。一方面,按照“两院”组织法的规定,“两院”要向人大报告工作,但“两院”工作报告没有通过怎么办,这样的事出现过好几次(如沈阳中院报告2001年被人大否决、衡阳中院报告2007年被人大否决),通常是组织部门把院长换掉,再重新报告。投票到底反映的是对表决案还是对法院的不信任?这个问题得弄清楚。
       另一方面,是人大对“两院”不进行案件监督,只做宏观监督,这样,一旦出现冤假错案,人大很难去质询司法机关。
       综合起来讲,人大对“两院”要有清晰的监督路径,既要防止代表乱干涉个案,影响司法独立,同时确保代表尽到监督职责,不能听报告的时候否定,平时却完全不管。
 最担心法官的业务能力和道德廉洁
       澎湃:司法独立的一个核心是法官独立,怎么保证法官独立?
       焦洪昌:我们说的去行政化和去地方化,主要是指去除外部因素,确保法官独立。司法改革的一个亮点,从法院内部讲,是法官只负责审案,不担任行政职务,现在都在推行。通过身份独立、职业精神,来发挥法官的主观能动性。
       澎湃:外界有一种担忧,说我国法官素质良莠不齐,无法适应独立审案的要求。
       焦洪昌:法官独立审案,这是一个发展趋势。对目前的发展阶段,还要做一个评估。中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关系社会、人情社会,法官也不能避免,我们最担心的是法官的业务能力和道德廉洁。
       澎湃:确实,中国的人情无处不在。
       焦洪昌:因此,法官独立,监督机制也要跟上来。另外,现在社会风气在变好,以前几个人吃饭点一桌子菜,现在多是自助餐,社会节俭,人的欲望就降下来了,这是一个过程。还有,法官的身份地位、职业荣誉要加强,在欧美国家,法官很尊贵,很重视自己的名誉,要是腐败一辈子就毁了。
民告官胜率不到20%已跌到谷底
       澎湃:今年最高法的报告表示,要加强行政审判,也就是民告官官司,你怎么看?
       焦洪昌:现在的行政诉讼,可以说已经跌到谷底,普遍受理难,胜诉率只有10%-20%。然而,中央提出建设法制社会,要求下放行政审批项目,各级政府肯定会想法设法保护这些权利,就更可能侵犯老百姓的权利,引发行政诉讼。
       澎湃:那怎么办?
       焦洪昌:控制行政权、保护百姓权利的呼声很高。但从实践看,老百姓对司法公平的感觉,是通过个案的公平正义实现的。下一步,法院如何审判行政诉讼案件,回应社会很重要。
       第一,就是修改行政诉讼法,从审理级别、受案范围,行政辖区,程序变化等方面改变现状。全国人大也已经列入今年的立法规划。其次,法院在全国人大修法的同时,要和后者加强沟通,最好机制建设和硬件建设。
       澎湃:有没有专门设立行政法院的可能?
       焦洪昌:以前有这个意见,但能不能保证独立问题很大,大部分学者都认为不很适合,但是会有推进。
谁来监督检察院?

       澎湃:你谈法院比较多,能谈谈检察系统在司改中的问题吗?
       焦洪昌:我觉得有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检察院的职能被人为简化。检察院主要两个职能,一个是打击犯罪,另一个从宪法角度讲,是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约束公安、法院以维护人权。现在的情况是,只注重前者不注重后者。另一个问题,是检察院既要监督别人,又要监督自己,那么对自己的监督就比较弱。
       
       澎湃:有些律师、专家说,新刑诉法实施后,公安机关刑讯逼供减少,而检察机关利用监视居住的法规,把人弄到宾馆,因缺乏监管,问题很多。
       焦洪昌:是的,这个方面很重要。所以,要有全程录像,还要保护律师的一定参与权,这样才能保证嫌疑人的基本人权。
       澎湃:还有专家说,去年,检察系统反腐,被纪委抢了风头。
       焦洪昌:将来纪委改革,可能取消“双规”,反腐重任将落到检察院。案件到检察院,就进入了司法程序,是有时间限制的,检察院还能不能在法定权限内,一下把事情办好,这对检察院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也是下一步改革要面临的问题。
让更多部门参与司改设计
       澎湃:去年哪一个司法个案,你印象最深?
       焦洪昌:自然是薄熙来案。用现代科技进行微博直播审案,我觉得这对司法形成一个很大的先例作用,这比原来电视直播影响要大得多,因为民众可以直接参与讨论。全社会关注,这对法制宣传有很大好处。
       澎湃:对今年的司改,你有什么期待?
       焦洪昌:我觉得怎么落实很重要。司改往往是中央政法委,还有司法机关自己定个几年规划自己改革。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下面有一个专项小组负责民主法制领域改革,但中央是从顶层设计进行改革,要转化为具体制度设计,是很复杂的,应该让更多部门参与进来,听取更多不同的声音,让更多的人参与。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官独立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