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原纪委书记金道铭往事:曾被质疑选择性反腐

澎湃见习记者 郭清媛

2014-07-08 19: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截至今年2月底“落马”,金道铭已在山西呆了6年零7个月,他重拳治理山西煤焦领域的腐败,但也因“选择性反腐”而受诟病。 CFP 资料

       今年刚满60周岁的金道铭,此前53年的人生经历都紧紧围绕着北京。
       他在北京出生、求学、务工、从政,然后进入中央纪委,直到2006年8月,来到山西。
       截至今年2月底“落马”,金道铭已在山西呆了6年零7个月,前5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担任山西省纪委书记。
       在山西,他曾去贫困县扶贫,但因没有治理该县的腐败而被质疑。他重拳治理山西煤焦领域的腐败,但也因“选择性反腐”而受诟病。
       在这里,他被骂过也被捧过,认识了这里的女人、商人和政客,最终以“落马”为他的山西岁月画上了句号。
被质疑的“帮助”
       汾者,大也,汾河因此得名。
       汾河源起于山西省忻州市神池县,后流经太原、吕梁、晋中、临汾、运城,共6市29县(区)。
       在这些县区中,有26个国家级贫困县,其中11个属于忻州市。
       2006年8月,北京人金道铭奔赴山西,就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任职之初的金道铭,花了不少精力在扶贫上。
       从上任第9天开始,他先后去了河曲、神池、宁武和偏关四县,这是忻州市的4个国家级贫困县。
       忻州市的一位知情人称,金道铭当时经常说“要把山西的穷地方走一遍”。
       在2006年冬天,金道铭又去了忻州市的国家级贫困县静乐。知情人说,在调研途中,金道铭自行拿过地图,更改既定行程,去了地理位置偏远的赤泥洼乡。
       此从2006年到2010年间,金道铭去了该乡11次,其中3次是暗访。在3年扶贫过程中,赤泥洼乡修好了公路、建起了小学、电视电话都通了信号。
       但太原市一位官员对金道铭的“扶贫”存疑颇多。他的理由是,身为省纪委书记,主要职责是“对权力的监督”,而他去了忻州市以及静乐县多次,竟没发现当地官员杨存虎的违法违纪行为。
       在2006年时,杨存虎担任忻州市代县县长。根据公开报道,其女当时正在读大学,但却同时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实发工资累计为85837.56元,共计吃空饷近10万元。
       2008年底到2012年初,杨存虎担任静乐县委书记。《忻州日报》曾报道,从2008年底到2010年9月,金道铭去了静乐县赤泥洼乡5次。
       直到2012年1月,杨存虎才被曝出“女儿吃了5年空饷”,并被免职。此时,金道铭已不再担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一职。
       “金道铭是否包庇杨存虎无法定论,但金确实未尽到纪委书记的责任。”这位质疑“金道铭扶贫”的太原市官员称,他以前是连牢骚都不敢发的,“金道铭性格强势,说一不二”。
       金道铭的强势,也让接触过他的尤云(化名)很不满。尤云的不满,源自于太原市青年路的一住宅小区。根据尤云透露,这些住宅小区开建时候,由于背后有金道铭的势力在支撑,所以,消防、城市管理等部门过去检查时,都会碰一鼻子灰。
       这些小区于2011年底建成,青年路一房产中介服务机构称,该小区内,面积最小的房子约70平米,现在都只有二手房,每平米平均售价在1.1万以上。
       中介服务机构掌握的资料显示,该小区是2012年新建成的,当年的市场价是每平米8000元。
       但根据尤云透露,这小区的居民里,有一部分是山西省纪委的干部,他们的内部价,是每平米4000元。小区的开发和建设工作,都由山西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负责联系统筹。
       通过对该小区的物业走访得知,该小区的确是省纪委的家属院,该小区的北侧也有一处新建小区,是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家属楼。这两小区中,也有部分安置回迁居民。
       尤云认为,该地段的商业价值很大,用来建家属楼亏了。他认为,如果没有金道铭的支持,家属楼建不到如此好的地段。并且,在小区开建前,省政府机关事物管理局的离退休老干部,因不满开发过程中的“强拆强搬”,联名举报时任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长任云峰,指责任云峰“违纪用地”、“违法拆迁”,但此事并无结果。
       直到2014年2月25日,任云峰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两天后,金道铭也被宣布“涉嫌严重违法违纪”。
选择性反腐
       山西省某煤企经理王义(化名)认为,正是由于金道铭的强势,才使“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运动,得以迅速展开。
       山西省矿产资源丰富,其中煤炭保有资源储量2767.85亿吨,占全国保有资源储量的20.1%,故山西有“煤乡”之称。
       “煤”为山西省带来了财富,而矿难和官煤勾结也相伴而生,积弊已久。
       身为省纪委书记,金道铭的主要职责,就是反腐。他也曾公开表示,煤焦领域利益巨大,更易产生腐败案件。
       从2007年开始,山西省纪委、省监察厅对煤焦领域进行反腐调研。2008年7月,山西省成立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领导组办公室,并设立相应的举报网站。时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的金道铭,担任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领导组常务副组长。
       根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时任山西省社会科学院政法所长楚刃,在学术研究中将“官煤”勾结概括为5种形式,即官员入股、滥批卖证、直接受贿、亲属开矿、纵容、包庇煤矿违法生产经营。
       2010年名噪一时的“郝鹏俊案”,就是“官煤勾结”的典型,也是金道铭反腐期间查出的代表案件。
       郝鹏俊身为临汾市蒲县煤炭局局长,靠煤吃煤,通过非法办理采矿许可证、经营煤矿、入股煤矿等方式,收敛巨额财富,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除去典型案件之外,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斗争的收获也很大,反腐进行2年多的时候,已经处分了2000多名违纪党员干部。
       金道铭也多次公开露面,并表示:严惩涉煤领域腐败案,推进煤炭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
       但“选择性反腐”,是金道铭任纪委书记期间颇受诟病之处。
       此前《中国经营报》曾报道,山西煤商张新明曾主导了沁水县坪上煤矿倒卖事件,在没有投资的情况下,从中获得近7成的煤矿所有权。
       在交易中的利益受损方,曾在2009年向山西省纪委递交举报信,举报张新明偷逃税金。山西“煤焦领域反败腐专项斗争领导组”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并形成报告,该案至今未有结论。
       当时,作为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领导组的常务副组长金道铭,被人质疑曾插手“张新明偷税案”。
       “他应该是在反腐过程中被腐蚀的。”与山西省纪委关系密切的李凯(化名),金道铭来山西的头两年口碑还行,除了肯定他的扶贫与反腐之外,还称他“为人讲义气”,会为脾气相投的人打抱不平。
       接近过金道铭的王军(化名)说,金道铭曾在飞机头等舱上遇见一太原市民,被其认出后相聊甚欢,下了飞机还一起吃了顿饭,并声称“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但随着反腐的深入,金道铭“受贿、滥用职权、包养情妇”的传闻开始流传。
关系密切的女人
       在金道铭担任省纪委书记时,太原市坊间就有传闻称:让两个姓胡的女人高兴,金道铭就会高兴。
       这一传闻,在金道铭落马后,便流传到了网络上。
       但根据李凯讲述,他只能确认,有两个姓胡的女子,和金道铭关系密切,她们名义上是一对姐妹,年龄相差约10岁,姐姐曾经与山西省某厅官相亲,姻缘未成后认识了金道铭。
       据财新网后来的报道,这两“姐妹”名叫胡昕、胡磊。
       李凯介绍到,姐妹二人长期从事软件、科贸等生意,在山西省太原市曾注册有一家信息公司,地点位于太原市高新区创业街某栋楼内,共四层,有临街的门面。
       这一公司的“自我介绍”是“专业从事信息系统集成”的高科技企业,有多项软件著作权和专利权技术,并认证为省高新技术企业和软件企业。但太原市IT领域的人表示,太原市并没有掌握核心软件技术的单位,大多都是从边缘入手开发。
       李凯对此的解释是,二人的公司虽然是信息科技类,但主营业务却以地产居多,二人因与金道铭走得近,所以受其帮助,占用上市公司、国企的资金开发楼盘,而后再向企业出售。李凯还提到,胡氏姐妹曾用200万元搞到了一块土地的批文,该块土地位于太原市东南角,但是她们用近4亿元的土地价格,把批文卖给了一家国企。
       某知情退休干部也透露,在太原市汾河东侧、南中环桥东北角的两栋楼,也和胡氏姐妹有关,山西省两家煤企、以及其中一家煤企控股的上市公司都被牵涉。胡氏姐妹通过与煤企合作套取资金,随后再对外出售,有时候给钱的和买楼的都是同一家企业。
       记者来到太原市南中环桥东北侧时,发现这两栋楼已经建成,外形一样,但无人入驻。保安称,这两栋楼的确分属两家煤企,这两家企业都位于山西省晋城市。
       其中一个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在2009年12月曾发布董事会公告,打算与一家名叫“奥科新得”的公司合作投建“数字矿山基地项目”,旨在通过信息化平台,为矿山企业提供安全保障。
       公告内容显示:项目注册资本共5.533亿元,该上市公司出资90%,“奥科新得”公司,以货币、土地使用权出资,占 10%。这一“数字矿山项目”打算建在太原市汾河东畔核心板块、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但此项目在3年后流产,原本要建“数字矿山”的位置上,盖起了两栋写字楼。
       原本打算投建数字矿山的资金,用到了何处?记者就此问题致电该上市公司工作人员,但迟迟未得到答复。
       知情退休干部告诉记者,数字矿山项目的注册资金,就是用来投建楼盘了,并指出开发商就是“奥科新得”公司,其法人代表姓胡。
       “奥科新得”公司的法人代表姓名尚无法查实,但该公司的地址,与李凯提供的胡氏姐妹公司地点一致,都在太原市高新区创业街某栋楼内。并且,“奥科新得”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和信息、科贸有关。
       这栋位于太原市高新区创业街的大楼,现在已闭门许久,临街的门面前共有7级台阶,每一级上面都仍满了烟头,上锁的玻璃门上贴着一个泛黑的“福”字、玻璃门内的地上也都是碎屑和土块。
       根据李凯提供的两姐妹之一的电话拨过去,一直回复“已关机”,该公司在网上公布的办公电话也“呼叫受限”。
       根据该栋楼的物业工作人员称,这栋楼内就一家公司,老板是女的、身高约170厘米,曾带着安全帽到附近工地监工。半年前公司就关门了,他目前只听闻,该公司是因牵涉省里某领导的案件而关门。
       其后,随着山西省的反腐工作不断深入,澎湃记者从知情者口中得知,胡昕所代表的胡家生意,在山西地产界颇有名声。
       与得一文化集团的董事长胡树巍并成为“女胡”、“男胡”,“女胡”的地产生意规模,也不小。
       根据财新网报道,在胡氏企业版图中,涉及房地产、煤矿、信息技术等领域,囊括约7家公司。这些企业大致在2008至2009年间突然高调崛起,大举拿地倒卖、开发,然后资本快速套现。
       按照时间进度梳理得知,胡家的生意快速崛起,并在地产、煤矿等领域套现,正好大致发生在胡昕、胡磊结识金道铭之后。
       目前,关于金道铭的违纪违法问题,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中。山西全省的反腐工作,已经全面走向深水区。
       6月1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责任编辑:鲁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西,原纪委书记,金道铭,往事,反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