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盘中国油企伊拉克投资:中石油部分员工开始撤离

澎湃见习记者 王心馨

2014-06-21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是伊拉克最大的石油客户,伊拉克超过五分之一的石油项目为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等中国国有石油企业所拥有。CFP 资料

       伊拉克局势动荡持续,继埃克森美孚、荷兰皇家壳牌、英国石油等西方石油巨擘把部分员工撤离伊拉克后,中石油也开始压缩在伊拉克的工作人员数量。但因为主要油田都处在伊拉克的南部,远离战乱区,产量暂时未受影响。
       伊拉克经历了漫长的战争和制裁后,近几年重新成为关键的产油国,其与日俱增的石油产量,帮助平抑了由于伊朗的制裁、利比亚战争所导致的全球油价高涨。而且,西方和中国石油巨头蜂拥回到伊拉克,该国长期遭到忽视的油田恢复了活力。
       但这一切随着逊尼派武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对政府军本月发起大规模军事进攻,而处于危险境地。外媒分析,如果战事由伊拉克北部蔓延到难度,影响伊拉克石油出口,将让中国和印度面临再度增加伊朗石油进口量的压力,这会削弱美国政府在德黑兰核谈判中的地位。对全球市场而言,俄罗斯的石油出口也会因而变得更为关键,可能会增强克里姆林宫在乌克兰事务中的影响力。
中国在伊石油投资面临考验
       中国半数以上进口石油来自中东,而伊拉克是中国原油进口第五大来源地。为防止中国石油进口来源的单一化,仅2013年一年,作为伊拉克最大的石油客户,中国从伊拉克进口的原油就增长了50%,今年1到4月增长了30%。
       为了石油贸易,中国在伊拉克大举参股油田,伊拉克超过五分之一的石油项目为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等中国国有石油企业所拥有。中方参股的石油项目也主要在南部省份,那里的居民以什叶派阿拉伯人为主,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及其安全部队在当地得到广泛支持。
       中石油是伊拉克最大的外国投资者,投资额达40亿美元,其去年占伊拉克海外输出的三分之一。中石油的油田中,位置最靠北的是艾赫达布(Al Ahdab),在伊拉克首度巴格达东南方向约177公里以外。另外三个由该公司运营的油田分别为:鲁迈拉(Rumaila)、哈尔法亚(Halfaya)和西古尔纳1号(West Qurna 1),都在最南端接近伊拉克-伊朗边境的地方。
       中石化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Taq Taq油田有业务,这使该公司无法在巴格达统治的地区角逐合同,但可能在库尔德斯坦寻求独立的情况下成为中国政府的一座桥梁。中石化新闻官员称,并无中国员工在此工作。库尔德斯坦受到库尔德民兵保护,该区域虽然现在石油产量仅占伊拉克全部产量的5%,但拥有巨大的储量,其一直希望能自主出口石油,不受伊拉克中央政府节制。
       中海油在伊拉克南部经营Maysan油田,该公司称已启动了应急计划,但油田生产正常。
       除了三大油,与中国军方有关系的振华石油的一个分包商说,该公司在巴格达以南180公里的艾哈代布(Ahdeb)油田的作业未受影响。振华石油是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倒台后第一家在伊拉克投资的外国石油集团。
       为三大油提供服务的安东油服参与的油田项目位于伊拉克南部,目前还未受到北部地区战火的影响。安东油服去年总收入的16%来自于伊拉克。
       就中国企业在伊拉克的活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18日说,目前在伊拉克共有1万多名中资企业员工,他们所在区域基本上是安全的,并称6月12日在伊拉克被绑架的一名中石油员工也已安全获释。6月19日,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补充称,位于危险区域的中国公民将被转移至伊拉克更加安全的区域或者其邻国。“目前绝大多数中国公民在伊拉克相对安全的区域。”
        华人大多分布在伊拉克南部什叶派省份、北部库尔德地区和巴格达。
       必须提醒的一点是,除了三大油,目前包括中铁和华为在内的一些企业在伊拉克当地开展业务,中国在伊拉克的利益不仅限于石油产业,中国企业在伊拉克各种基础设施项目中都有投入。随着战事蔓延,这些基础设施同样面临考验。
       影响已经浮现。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伊拉克成套事业部1300余名中方员工,在伊拉克政府军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下称ISIL)交火最为激烈的萨拉哈丁省(Salah-Aldeen)重镇萨迈拉(Samarra)的电站项目上被困两周有余,于6月20日决定开始全部撤离。该工程是中国企业在伊拉克承建的设计容量最大的电站工程,施工总承包合同额18.56亿元,2013年9月15日举行开工仪式,计划2016年投产发电,是目前伊拉克在建的单机容量最大的电站项目。
伊拉克战乱牵动国际石油市场
       眼下,极端武装人员正在步步进逼巴格达。
       据纽约时报6月19日消息,伊拉克最大炼油厂拜伊吉炼油厂6月18日清晨遭极端武装人员围攻。炼油厂位于萨拉赫丁省,距巴格达以北约200公里。这座炼油厂生产能力为每日30万桶,占伊拉克全国需求的50%,向包括巴格达在内的11个伊拉克省份供应提炼产品。
       伊吉炼油厂是落入ISIS武装分子之手的第一座运行中的炼油厂。这一设施位于巴格拉和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之间,它不仅包括伊拉克最大的炼油厂,还包括一个为伊拉克北部大部分地区供电的600兆瓦的发电厂,发电厂已在早些时候落入ISIS武装分子之手。
       过去一周,ISIS攻占领尼尼微省首府、北方石油重镇摩苏尔。摩苏尔有大型炼油厂和向土耳其的输油管道通过。此后,叛军闪电攻占并控制住萨拉丁省首府提克里特及周边北方大片地区,并曾一度将军队向南推进到距离首都巴格达仅90公里处。
       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石油分析师摩尔斯(Ed Morse)说,叛军的军事进展将对伊拉克未来的石油供应产生重大影响。“叛乱持续越久,分裂越严重,伊拉克就越难以发挥潜力,维持每天600万桶或更高的产量。”
       伊拉克对国际油价市场稳定起到关键作用。伊拉克目前的石油日产量是330万桶,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中的第二大产油国,而且有潜力成为世界舞台上更重要的参与者。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当前预测,伊拉克的产量将在2015年增加到每天440万桶,到2020年则增至每天600万桶。
       “伊拉克的崩溃或将引发一场国际石油危机。”为伊拉克国有油企提供石油服务的地中海国际公司(Mediterranean International)总裁武奇维克(Dragan Vuckovic)说。“这可能意味着原油价格会涨到每桶150美元(约合930元)。它还可能将骚乱扩散至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
       他补充说,在利比亚等地石油供应普遍受到干扰的情况下,伊拉克形势将“对石油市场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迄今为止,石油市场反应仍相对冷静。有分析指出,远离战乱区的伊拉克南部油田,占到了伊拉克石油产量和出口量的90%左右。伊拉克石油经济的核心巴士拉位于一片由什叶派牢牢控制的地区,而什叶派普遍支持中央政府,是在北部突进的逊尼派武装的死敌。
       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自治区运营的珍珠石油集团(Pearl Petroleum)董事长巴德尔·H·贾法尔(Badr H. Jafar)说,恐怖分子扰乱伊南部石油生产和运转的可能性“极低”。不过他预测,拜伊吉炼油厂受到的干扰“很可能会对巴格达的电力供应造成影响”。
       曾在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开采和发展部任主管的萨达德·易卜拉欣·侯赛尼(Sadad Ibrahim Al-Husseini)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新的恐怖袭击“无疑”意味着“更高的油价,以及对伊南部投资的推迟。”他同时提到,这些袭击也在伊拉克创造了“三种基本的新现实”——其中有些,至少可能会在短期内有益于全球市场。
       这名沙特石油商人表示,现在,全副武装的库尔德民兵将“填补伊拉克北部的权力真空”,“接管处于争端中的基尔库克大油田,以及它周围的其他油田”。第二个现实是,伊拉克中央政府将被迫重新规划伊南部石油的出口路线。目前,这条路线的走向是穿过土耳其,离开波斯湾。他说,最后一个现实是,为了维护土耳其南部边境的安全,保护库尔德石油供应线路从土耳其过境,“土耳其政府现已别无选择,只能全力支持伊拉克的库尔德人。”
责任编辑:顾卫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石油,中石化,伊拉克,中海油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