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神话:一落地就是“龙种”,体有金色,满身喷香

顾宏义

2014-06-21 09: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中国古代,作为“天下一人”的历朝皇帝,其诞生可算是王朝一大“重事”,自然会出现众多灵异的天象征兆来响应,并详细地记录于“正史”之中,以证明其继位登基符合“天意”。宋朝皇帝当然也不会例外。宋朝皇帝的诞生神话中最出名的大概要算宋太祖赵匡胤的夹马营“香孩儿”了。
       大家知道,作为古代最著名的诞生神话之一,大概要属《史记•高祖本纪》所记载的事了:有一日,刘邦之母刘媪在野外泽畔因困顿而睡着了,忽然天地晦暝,雷电交加,刘太公匆匆跑去,只见一条赤龙伏在刘媪身上,随即乘云飞去。不久,刘媪有了身孕,生下了刘邦,也就是日后的汉高祖。但此类郊外“野合”,颇有致汉天子“龙脉”不纯之嫌。如此“鄙野不经”,向为缙绅君子所不道,而以“尚文”闻名今古的宋代君臣,其所记载的本朝天子诞生神话,自然要“雅驯”得多。
       据《宋史•太祖本纪》记载,当初赵匡胤“生于洛阳夹马营,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日不变”。传说当时人们就因此称呼赵匡胤为“香孩儿”,以后又把夹马营称之为“香孩儿营”。由于元代史官编纂的《宋史》,主要史料来源就是宋人撰成的历朝《国史》。因此,《宋史》中记载的赵匡胤诞生神话,只是经过元代史官删节的节略版,因为同样主要依据宋《国史》编撰的南宋初王称《东都事略》所记载的,则要稍微详备一些:赵匡胤母杜氏“尝梦日入怀而娠。生之夕,光照室中,胞衣如菡萏,体被金色,三日不变”。所谓菡萏,是指未开的荷花,而“胞衣如菡萏,体被金色”,让人联想起了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诞生传说。这大概与宋太祖登基以后,终止了后周世宗柴荣的禁佛之举有关,所以这一“殊荣”,太祖以后的宋代皇帝都无缘享用。不过,母亲梦见天日下坠而怀孕,诞生时满室“赤光”、“祥光”等,成为宋太祖以后诸位皇帝诞生神话中的关键要件。在星相占卜学中,日为天子之象征,而“赤光”、“祥光”即是日光之变异。下面即将宋太祖以下北宋诸帝的诞生传说,据《宋史》本纪的记载排列之。
       宋太宗母杜氏“后梦神人捧日以授,已而有娠,遂生帝于浚仪官舍。是夜,赤光上腾如火,闾巷闻有异香”。
       宋真宗母李氏于正月“梦以裾承日有娠。十二月二日,生于开封府第。赤光照室,左足指有文成‘天’字”。
       宋仁宗母李氏,“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生子。
       宋英宗父濮安懿王允让“梦两龙与日并堕,以衣承之。及帝生,赤光满室,或见黄龙游光中”。
       宋神宗出生时“祥光照室,群鼠吐五色气成云”。
       宋哲宗出生时“赤光照室”。
       宋徽宗“元丰五年十月丁巳生于宫中”。
       宋钦宗“元符三年四月已酉生于坤宁殿”。
       《宋史》于宋仁宗、徽宗、钦宗诞生未记其有异象,但这只是为元史臣所刊落而已,因为从《东都事略》等记载上看,此诸帝亦有诞生异象之记录:如宋仁宗母李氏“尝梦二日在天,其一忽坠,以裾承之,自是有娠。以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生。是日,大雷震”。再如宋徽宗母出生之月,“阴雨弥旬,既诞,天气澄霁”。又如蔡绦《国史后补》记载宋钦宗出生之夕,其母“梦宣德正门大启,有两红旗各一‘吉’字以入,而太子生焉”。但宋神宗以后四帝,其母“有身”未再有“梦日入怀”、“承日有娠”的记载,当与宋高宗的态度有关。
       《宋史•五行志》记载:“旧史自太祖而嘉禾、瑞麦、甘露、醴泉、芝草之属,不绝于书,意者诸福毕至,在治世为宜。祥符、宣和之代,人君方务以符瑞文饰一时,而丁谓、蔡京之奸,相与傅会而为欺,其应果安在哉?高宗渡南,心知其非,故《宋史》自建炎而后,郡县绝无以符瑞闻者。”此所谓“旧史”,指北宋所编之《国史》,“祥符”为宋真宗之年号、“宣和”为宋徽宗之年号,此处代指宋真宗、徽宗。此处是说宋高宗有鉴于宋真宗、徽宗崇拜道教、“以符瑞文饰一时”所带来的恶果,尤其北宋灭亡的教训,而改弦更张,甚至《国史》中不再热衷于详述那些诞生神话,仅剩下“祥光照室”而已。对于宋高宗,后人一向恶评如潮,但他能有如此识见,却是不易。
       但宋高宗以后,随着皇位传承问题,为证明自己继位的合法性,有关诞生神话的记载再现。现据《宋史》本纪,将南宋诸帝的诞生传说排列如下。
       宋高宗出生时“赤光照室”。
       宋孝宗母张氏“梦人拥一羊遗之,曰:‘以此为识。’已而有娠”,出生时“红光满室,如日正中”。
       宋光宗“绍兴十七年九月乙丑生于藩邸”。
       宋宁宗母李氏“梦日坠于庭,以手承之,已而有娠。乾道四年十月丙午生于王邸”。
       宋理宗出生前夕,其父“梦一紫衣金帽人来谒,比窹,夜漏未尽十刻,室中五采烂然,赤光属天,如日正中。既诞三日,家人闻户外车马声,亟出,无所赌”。
       宋度宗,其“初,荣文恭王夫人全氏梦神言:‘帝命汝孙,然非汝家所有。’嗣荣王夫人钱氏梦日光照东室。是夕,齐国夫人黄氏亦梦神人采衣拥一龙纳怀中,已而有娠。及生,室有赤光”。
       宋瀛国公“咸淳七年九月已丑生于临安府之大内”。
       其中宋孝宗母“梦人拥一羊遗之”而“有娠”,与宋神宗诞生时“群鼠吐五色气成云”一样,乃表示神宗生于庆历八年岁在戊子,于生肖属鼠,而孝宗生于建炎元年岁在丁未,于生肖属羊,神异色彩不多。但到南宋后期,因风雨飘摇,有关天子的诞生神话再盛,并与“梦日有孕”不同,乃梦神“来谒”,干脆直接“君命神授”了。此外,与母亲得梦兆不同,宋英宗、孝宗却是由其生父感应诞生祥瑞的,而这两位皇帝恰恰是以养子的身份继承大位,由此而显出微妙的不同来。至于瀛国公,乃是亡国之君,成为了元廷的阶下囚,所谓的诞生祥瑞,不说也罢。
       当然,记载这些皇帝的诞生异象,只是古代史官纂修正史之惯例,故所谓诞生异象,除少数外,大多情节雷同,陈陈相因,不但圣帝明君有之,就是昏君庸主同样不缺。然而这些无从推究、本不能当真的诞生神话,却时常被人借题发挥,以推销其政治主张。如宋真宗时因五行五德终始说,在朝堂上发生了一次宋为土德还是为火德的大辩论,有人即利用宋太祖赵匡胤的诞生神话来做文章。据南宋理学家朱熹对此事评说道:
       “唐用土德,后梁继之以金。及至后唐,又自以为唐之后,复用土德,而不继梁。后晋以金继土,后汉以水,后周以木,本朝以火。是时诸公皆争以为本朝当用土德,改正五代之序,而去其一以承周,至引太祖初生时胞衣如菡萏,遍体如真金色,以为此真土德之瑞。一时煞争议。后来卒用火德。此等皆没理会。”
       但批评归批评,一旦朱熹们手握编修“国史”的权责,一样会记载这些天子的诞生异象,只是下笔稍理性些、不那么侈言而已,而一旦遇到合适的地点、时机,“香孩儿”的神异传说依然会如莲花般从口中吐出……
       
       
       
责任编辑:饶佳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皇帝,赵匡胤,宋朝,诞生的神话,灵异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