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度解析“虐狗逼买”: 最该改的不是狗贩是政府

澎湃见习记者 周辰

2014-06-22 08: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狗贩拿得钞票后,向围观人群挥舞。  澎湃记者 许海峰 图

       6月20日,在广西玉林发生残暴一幕:有狗贩街头虐狗,并向爱狗人士喊话:“你们买不买?不买我就夹死它!”爱狗人士含泪买下,狗贩拿得钞票后,向围观人群挥舞。
       这起事件得到了舆论的普遍谴责,有狗肉商贩认为这些虐狗逼买者不是为了钱,而是向爱狗人士示威。
       对于这起事件,澎湃记者采访了五位不同领域人士,从动物保护、经济、法律、伦理和心理学角度做出解析。
经济学者刘枭:“挟狗要价”是典型的敲竹杠
       
爱狗人士的买狗行为为狗贩子提供了正向激励,会刺激狗贩以极端的方式进行营销。狗贩“挟狗要价”则是典型的敲竹杠。
       狗贩通过极端的行为来抬高要价,在道德上不合适,但是在市场经济中是经常发生的。可以预见,随着动保人士越来越多,狗的价格也会越来越高,纯粹为了卖狗而虐狗的负面营销也会越来越多。
       个人认为,比较好的解决方式是尊重当地的风俗,并以广告宣传、道德感化的方式进行劝化。某种程度上,当地对于狗肉的需求是刚性的,受传统风俗、社会习惯影响较大。生硬的阻止方式很难见到效果,而狗肉显然够不上立法禁食的门槛。
动物保护人士郑智珊:“没有购买就没有杀害”
       
当动物受到威胁时,动物保护组织提倡救助,但这个救助应该是科学理性的。我们不提倡用购买来换取物命的方式。
       我非常理解在面对动物受伤害时,心理会受到很大的情感冲击,但是通过购买,从爱护动物角度显然涨了对方志气,完全落在别人给你设计好的一个路线里。
       “没有购买就没有杀害”,买之后保护了一只动物不受伤害,但实际上由于对威胁妥协了,狗贩子可能会卖更多的狗。
       玉林的状况非常混乱,弥漫着强烈的冲突和对抗情绪。我觉得政府制定了相关法规,必须要执法,我们必须迫使政府采取行动。
心理专家柏燕谊:狗贩要证明卖狗没错
       
狗贩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是对自己的一种捍卫,他自己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对方越难受越要去做,其实是在跟自己证明我这个行为是没错的。
       狗贩挑起事端,是为了激怒爱狗人士,让对方做出一些过激反应,矛盾就会转移,关注重心从来源不明的狗转移到爱狗行为很不理智、失控的情绪性的斗争上。
       爱狗人士买狗是出于尊重生命、救助弱小的心理状态。他们买狗并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希望用文明的方式保护动物,宣扬“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的理念,才会得到民众更多理解和帮助,他们也是无奈之举。
律师安翔:趁人之危,合同无效
       
这种情况涉及趁人之危签订的合同,可以按照无效合同处理。买卖销售是一种合同关系,可以申请撤销。但是这些爱狗的人买狗肯定不是为了申请撤销它,肯定是巴不得买下来。里面就涉及到是不是哄抬价格之类。如果哄抬价格,就要工商部门进行处理。
       从玉林本身情况来看,动物本身的检疫免疫肯定是做不到的,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角度来说,相当于经营本身存在欺诈行为,可以申请三倍赔偿。
       动物交易要经过相应的检验检疫,并且有动物销售的经营资质,就是合法的。需要证件包括工商执照,动物销售时要有产地检疫合格证,犬只是强制免疫的动物,同时要有免疫证。
       但是目前在玉林的狗源可能存在偷盗、抢夺、抢劫、投毒等非法方式,并且都是未经检疫的私屠滥宰,食品安全完全无法保障,这是人性和法律的悲剧。
伦理学者郭鹏:当众虐杀动物在印度都不可能
       
媒体人需要反思,舆论的焦点如果一直集中在普通玉林人身上,会导致当地群众的反弹。吃狗为什么会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需要挖掘深层的原因。我觉得国家法律的缺失是最主要的。当众虐杀动物在印度、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已经不可能出现了,人家有《反虐待动物法》。
       我觉得非常难过和痛心,竟然有人拿虐待动物来炫耀。动物保护人员、媒体和社会调查者还是缺乏深入的调查,权力机关也没有正确的让大众认识真相,杜绝盲目消费。玉林只是体现了中国整个黑色狗肉产业链的一小部分,政府要发挥作用,积极调查黑色狗肉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