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 | 一种新型傲慢思想家

澎湃记者 谢秉强

2014-06-23 06: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伊拉克内战
       本周最令世界震惊的新闻事件是伊拉克爆发内战。反政府武装ISIS攻占了北部最大城市摩苏尔和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伊拉克面临分裂的风险。BBC的报道指出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ISIS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而非只是一小撮狂热分子。《华盛顿邮报》分析称,伊拉克现政府推行的强硬统治,被认为是ISIS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
       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将伊拉克现状归咎于美国政府。美国中央情报局分析人士Graham Fuller认为,应该让伊拉克解决自己的危机,他说,华盛顿不能再掺和伊拉克的烦心事了,美国在十年前已经破坏了伊拉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基础,使它变成如今这样无政府的、各派系各自为营的状态。
法国高考遭遇铁路罢工
       16日,法国铁路工人工会宣布将继续罢工,而为期6天的法国高中毕业会考(baccalauréat)也将于当地时间16日开始,约68万高中毕业生参加了第一天的哲学考试,不少靠火车出行的考生因迟到而错过这场重要的考试。巧合的是,该哲学考试有题为“秩序是否使人幸福?”法国人对此一定有苦涩的体会。
斯里兰卡佛教徒攻击穆斯林
       16日,斯里兰卡两个城市发生极端派佛教僧侣带领民众攻击穆斯林事件,造成至少3人死亡,80人受伤。此次攻击发生的直接原因是一位信仰伊斯兰的政治家要求总统保护属于少数群体的穆斯林,以免受该国极端佛教徒攻击。
       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时常会发生类似暴力事件,强硬派佛教组织Bodu Bala Sena就曾大举示威要求禁止伊斯兰地的饮食传统,但一般较少造成人员死亡。2013年,牛津大学的Alan Strathern教授就曾写过专文讨论为什么在世人眼中被认为较温和的佛教徒会攻击穆斯林。
马克·里拉:民主不是教条
       17日,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思想委员会成员、政治思想史家马克·里拉(Mark Lilla)在“新共和”网上发表文章,讨论为什么“以民主为教条并不总是能让世界更美好”。该文明显是回应了弗朗西斯·福山8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民主依然是历史的终结者》。
       里拉颇为雄辩,称西方的政治思想自二战以来,或者更远,自俄国革命以来,就变得浅薄和无知。他说,我们所处的这个难以辨认的自由主义时代,正孕育一种新型傲慢思想家。这种傲慢在于我们不再关心和思考异中求同,而是紧抱住“民主价值”,认定某种经济发展模式,并以此自大。
中国发展的四个阶段
       18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金融教授Michael Pettis在其博客上发表文章《中国发展的四个阶段》。他认为这四个阶段分别是:一是第一次自由化时期,指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一系列自由化改革,旨在建立社会资本。二是所谓“格申克龙(Gershenkron)”期(以美国经济学家亚历山大·格申克龙命名),将国内资源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三是投资过度期,Pettis认为这是目前所处阶段。四是第二次自由化时期,他认为,“北京必须抓紧启动自由化改革,这也意味着,回归上世纪80年代的那种改革风格。”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近二十年来,美国人对贫困的看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根据1995年的问卷调查,近七成的被调查人认为贫困根源于自身不够努力,其他则认为因为外在因素。而最近的一次民调显示,认为贫困来自不可抗力的人已占46%,而归咎于自身的人则降为44%。
IT企业如何奴役研究机构
       近日,纽约大学学者Simon Head在《高等教育纪事报》上发表文章称,IT企业式管理已经奴役了大学里的研究机构。他说,大学已经快速地公司化了,这不稀奇,但很少人会去考虑那些如何使之成为可能的机制,这种机制就是IT企业式的管理。Head认为,学者们不应该向亚马逊和沃尔玛的车间工人一样,被精确地测量和研究他们的操作,以衡量成本和产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