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港问题的大节所在

2014-06-23 19: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受一些议题鼓动,香港在每年特定的时候会爆发一些群众性政治运动。对国势蒸蒸日上的中国来说,无疑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从1979年香港主权移交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开始,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历经22轮,最终达成联合声明。邓小平在主权谈判问题上对原则性问题的灵活把握,堪称一代典范。即便是在香港主权移交后的未来治理上,邓小平同样认为:“我们这一代不会变,下一代也不会变。到了五十年以后,大陆发展起来了,那时还会小里小气地处理这些问题吗?”
       如今,没有人能否认香港的主权“大节”问题已经解决,并且通过《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得以固定下来。在治权细节上存在的争端,就不应该是邓小平言下之意在中英谈判中必须坚持的“小里小气”,而是在《基本法》范围之内的宽容和大度。
       “一国两制”几乎是一项前无古人的政治安排,其中必然包含试验性特征,因此,香港实际上还担负着“一国两制”试验区的重任。而从现实的政治利益考量,“一国两制”实行得好,受益的是整个中国。因为香港主权顺利移交,实际上也为1999年中葡澳门主权的顺利移交奠定了重要基础。港澳地区主权移交之后的实际状况,事实上成为台湾地区人民观察“一国两制”可行性的重要参考。
       如果“一国两制”在港澳地区得到顺利实施,那里的人民安居乐业且各项权利得到有力保障,社会稳定有序,政治清明廉洁,会对台湾社会产生吸引力。“一国两制”的初衷之一,是通过港澳地区的不断实践,产生强大吸引力,为最终实现和平统一奠定实践基础。
       此外,中国在全球格局中的新地位,也决定了中国处理香港事务须宽容大度。目前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和地区,绝大多数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在中国版图之内,处理好一个资本主义区域的繁荣与稳定,对输出中国的软实力,展示中国政治与文化的包容性,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机遇。
责任编辑:任大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