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敬佩的女球迷:和足球谈一场说走就走的恋爱

陈中捷 国际足球专家

2014-06-24 15: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6月4日,巴西圣保罗,中国女球迷排队购买世界杯门票。 IC 图

       大约是上个礼拜某一天夜里,一条微博点燃了众多女性球迷的怒火,那条微博讥讽了女性对足球的无知,并且附赠了一句带有强烈歧视色彩的句子:“Go back to kitchen”。 不巧,发布那条微博的账号属于我所供职的媒体,于是我不得不着手处理这件事,去了解实际的情况,后来我发现这次的众怒更像是积怨的爆发。
       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是这样评论的:“在有些人眼中,女性永远是愚笨的,低级的,不配懂得足球,也不可能懂得足球的,她们永远纠结‘越位’这个基础概念,永远劣势于男性。”
世界杯期间的过度“女性消费”
       世界杯期间,大量媒体和营销机构拿“女球迷”做噱头,稍好一些的是整理世界杯各队帅哥的图集,配以文字介绍,以此来吸引女性,这当然不是坏事,如果是女足世界杯做这么一份我也会翻看一下,爱美之心嘛。
        糟糕一些的,是自以为是地编写一些速成教材,试图帮助女性在短时间内了解当今足坛风云,再来就是告诉女性在世界杯期间如何伺候好身为球迷的男伴,做一个男球迷身边的好女友和好太太,但凡此类文章,言语间自然是有一些优越感,而且女性被无差别地视为“对足球一无所知的人”。似乎在一些人看来,在这个男足世界排名第95位的国度,只有女性才需要普及足球知识。
        从科学的角度而言,我们并没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男女球迷中的“懂球”比例是多少,诚然,男球迷人数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这也不能成为我们讥讽女性的理由。
        当天,我喊停了当天那位微博运营者的工作,有很多人质疑我这个决定,其中不乏激烈言辞。我说,我认识许多女性球迷,对她们心生敬佩,这样的事让我感到抱歉和愤怒。于是有人就问,我们倒想知道,她们到底干了什么,值得你用“敬佩”这样的词。这是个不怀好意的问题,但我却想要好好回答。
        我所认识的女性球迷有很多实实在在的行动派,一旦喜欢上了一支球队,她们就要摸清这支球队的前世今生,一旦喜欢上了一名球员,她们就要了解这名球员的边边角角,在资讯挖掘这件事上,女性球迷的执着程度更甚于男球迷。
       因此她们不仅会认认真真地守着电视一场不落地看半夜的欧洲联赛,还会全身心投入去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去深入探索那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有许多精通小语种(西语、德语、意大利语、荷兰语、瑞典语乃至加泰罗尼亚语)的女性球迷为众多中国球迷地提供着来自世界各地有趣的足球资讯,绝大多数时候,这是一种不求回报的行为。
       有一次我初识一位巴萨的女性球迷,作为一位准90后她竟然对20世纪末巴萨发生的事如数家珍,并且可以精确地说出信息来源——某个媒体当年的报道,或者是某位球员的自传,着实令人惊讶。这样的女性球迷几乎存在于每一家俱乐部和国家队的球迷群体中,或许有人会不以为然地说:“那可不就是追星么?”
        哦,是吗?好吧,让我们来看看这三位。
和足球谈一场说走就走的恋爱
       我的朋友小付从高中开始喜欢西班牙足球,大学期间她在四川外语学院学习西班牙语。2008年的汶川地震给付彧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这场灾难让她意识到人生苦短,年轻时必须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去西班牙。
       5年前,她来到了西班牙,以媒体记者的身份开始在西班牙足球圈摸爬滚打。经过数年的历练,她的西班牙语已经与当地人无异,她曾与博斯克、卡西利亚斯和哈维谈笑风生。当我问及她对媒体工作的感受时,她说:“这是我作为女球迷表达对足球热爱的方式,足球给男生和女生带来的感动是相似的,但是我很难走上球场体验足球在竞技上带来的快感,所以我选择走近我喜爱的球员。”
        看起来很酷的Lulu早在初中时代就已经是阿贾克斯球迷了,那时候她最喜欢的球星是范德法特。此后她来到阿姆斯特丹留学,机缘巧合之下,她被一位阿贾克斯老球迷带上了红白色的看台,站到了球队主场的球门背后,成为了阿贾克斯死忠球迷团体F-side的一员。
       比赛之余,她为阿贾克斯兼职运营中文官网,就这样渐渐拉近了她与所钟爱俱乐部之间的距离。大学毕业之后,她没有从事所学的专业,而是成为了阿贾克斯的正式员工,在过去的一年半里,她作为范德萨的下属在阿贾克斯从事商务工作。对普通球迷而言,与范德萨这样的传奇人物朝夕相处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能经常看到博格坎普在训练场演绎神乎其技同样不可思议,对她而言,这一切都是存在于现实之中的,为阿贾克斯工作本身已是最大的幸福。
        Elle是一位在跨国企业工作的人力资源专家,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人默默关注着喜欢的球员和球队,或在朋友圈宣泄一下激情。也许女生确实对语言很有兴趣,Elle不仅搞定了英语和日语,还顺带学习了法语。之前,她想要翻译温格的传记。我心想,一位白领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做这样一件事。结果当我询问她的时候,接近30万字的温格传记已经接近完成,她即将开始着手翻译亨利的自传。
        她们年轻而富有激情,愿意和足球谈一场说走就走的恋爱,然后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寄托在足球之上的梦想,那也不正是我们男性球迷同样渴求实现的梦想么?足球确实是一项男性主导的运动,男性参与运动更多,对于运动本身的理解也会更深一些,中国女性表达对足球的热爱和男性有所不同,但那同样是真挚而热烈的。她们中的很多人不仅借助足球体现了个人价值,还造福了许多享用她们工作成果的球迷。
        那就是我为何使用“敬佩”这个词的原因。
        本质上我们没什么差别,都是喜欢足球罢了。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女球迷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