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案再开庭,8年4次判死后突然冒出大量新证据

澎湃记者 马世鹏

2014-07-25 19: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6月24日,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在车窗旁。念建兰相信弟弟是无辜的,为了给弟弟伸冤,八年来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正常的生活。  澎湃记者 鲁海涛 图

       历经四次死刑判决之后,念斌的生死依然悬而未决。
       6月25日,念斌投毒案迎来第三次二审的第二次开庭,距离去年7月第一次开庭,福建高院中断该案的庭审已近一年。
       2013年以来,最高法6次批准该案延期审理、办案人员出庭作证、控辩双方邀请专家证人出庭交锋,使该案成为新刑诉法实施以来最受关注的悬案之一。
       去年开庭,办案人员出庭被视为该案的一大突破,证据文书上日期倒签、警方提交的审讯录像不完整、司法检验程序不合规等问题得到证实,最重要的是,警方作为定案依据的毒物检验结论受到专家的质疑。
       据澎湃记者了解,此次开庭,检方忽然向法院提交了大量8年来从未提交过的“新证据”,包括警方“意外发现”的毒物鉴定原始数据和中心现场照片。
       去年7月,控辩双方激烈辩论4天3夜后,庭审忽然中断,一年后的此次庭审,被视为控辩双方最后摊牌的时刻:念斌,这位在高墙内生死轮回了八年的疑犯,能否等来最后的判决?
悬念一:多次延期之后能否判决?
       2006年6月28日,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两名儿童中毒身亡,念斌被指控投毒杀人。此后,该案在福州中院、福建高院乃至最高法之间轮回审判8年,法院作出4次死刑判决或裁定,都未能执行。念斌始终坚称,其在警方的刑讯逼供和威胁下才做出了有罪供述。
       2008年2月,福州中院一审判决念斌死刑,福建省高院第一次二审认为此案证据不足,发回福州中院重审,福州中院再次判处念斌死刑。当念斌再次上诉时,2010年4月,福建省高院第二次二审裁定维持死刑判决,后该案移交至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
       最高法对该案极为重视,复核法官来到福州当面提讯念斌,并专门约见念斌的律师。2010年10月,最高法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核准念斌死刑,发回福建省高院重审,福建省高院亦发回福州中院重审。2011年11月24日,福州中院第三次判处念斌死刑。
       该案又一次进入二审程序后,福建省高院数次延期,迟迟未判。在最高法两次批准延期审理之后,福建省高院才于去年7月第一次开庭,此次开庭仍然未能宣判,先后又经历四次延期,时隔近一年之后,才决定于今年6月25日再次开庭。
       再过一个月,2006年8月被捕的念斌将在看守所里过完第8个年头。如今的念斌命悬一线,手脚带着镣铐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内翘首等待决定生死的判决。此次庭审能否宣判、将如何宣判,成为本案的最大悬念。
悬念二:检验结论涉嫌造假,是否会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在相关物证中检出氟乙酸盐鼠药成份的司法检验结论,是本案最关键的证据,以往的历次有罪判决中,法院认定念斌使用氟乙酸盐鼠药投毒致人死亡。念斌的辩护律师张燕生称,这些检验结论所依据的数据存在造假嫌疑,应该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如,警方称从案发现场水壶里的水中检测出毒物成份,但这些水却是装在矿泉水瓶里送检的,而警方在水壶上却没有检出有毒成份。操作的不规范和结果的不合理不免让人质疑,“矿泉水瓶里的水究竟是不是水壶里的水?水壶里的水倒入矿泉水瓶会不会受到污染?”
       此外,该案多分检验报告中检验物送检的时间早于检测的时间,这意味着还没有进行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京港两地毒物检验专家曾受邀,作为辩方专家对警方的检验报告和依据的原始数据进行了论证。专家发现,检验结论所依据的数据图中,一份标示为“死者尿液样本”的数据图与另一标示为“标样”的数据图竟然来自同一样本。这意味着,从该尿液样本中得出的含有毒物成分的结论,依据是对实验室内含毒样本的检测数据。
       此外,一份标示为“死者心血”的质谱图与另一标示为“死者呕吐物”的质谱图亦来自同一样本,而这一样本检测数据来源不明。
       警方对专家提出的疑点并不否认,在庭前提交说明解释称,系归档失误。
       “对于该案毒物检验报告的检测结果,辩方专家认为按照标准应该是未检出毒物,而控方邀请的专家对此前的检测结果予以支持,双方专家将共同出庭辩论,法院将如何对这些结果进行判定,是本案最大的焦点。”张燕生说。
悬念三:8年后发现的现场照片是真的吗?
       此次开庭前的庭前会议上,张燕生要求警方对证据“关门”,出具完整的证据,因为“历次庭审,警方没有提交新的证据,而是对旧证据的疑点说明补充和加强。就像‘挤牙膏’,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