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联主席谭耀宗:现在最重要的是培养接班人

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发自香港 澎湃见习记者 胡攀

2014-07-02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谭耀宗说:“民建联有一大批年轻人,希望多给他们锻炼。” CFP 资料

       这样的故事才是完整的:
       谭耀宗在香港政界搏杀,为香港未来献计;他的妻子则以体贴和妻子之爱护卫家庭和谭耀宗。
       这是大多数香港政界人士的生活逻辑,也支撑着他们的家国逻辑。
       谭耀宗,香港民建联主席、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主席。
       今年65岁的谭耀宗仍然保持着早上8点出门,晚上9点多回家的状态。在部分香港人眼中,谭耀宗是一个“老实人”的形象,有时候甚至是“老好人”的样子,立场不够坚定。他却掌管着在香港立法会跟区议会中最多席位的政党。公共决策在立法会能否通过,他有着很大的话语权。
       香港民建联成立于1992年,最初只有56人,不到20年间发展成为了一个近2万人的政党。2012年立法会议员选举中,民建联取得了全部70个席位中的13个,成为立法会第一大党。
       1963年,谭耀宗中学毕业后投身社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百货公司做橱窗设计,当时参加了工联会树下的工会,随后又代表工会参与工联会会议。
       涉足工会事务后,他一不做、二不休,脱产全职参与工会工作,数年后当选为工会理事。这也成为了他生命的转折点。
       1982年,他与现任工联会会长郑耀棠,一同当选为工联会副理事长。他解释说,若当时没有祖国强硬,就无法达成中英联合声明,社会也不会如此开放。
       机会又一次垂青谭耀宗是在1985年。谭耀宗代表劳工界被委任为立法会议员,他的议员之旅正式开启。“参加工会数年后,我被推荐成为立法会成员,同时也参与了《基本法》的起草,这是一生都感到荣耀的事情。”谭耀宗说。
       此后,谭耀宗变成了立法会里面的VIP,从香港临时立法会到五届立法会,他从未缺席。
       谭耀宗从不刻意追求上位,但机会到了,谭耀宗总是珍而重之,全情投入。或许如他自己所说:“我没有在做生意,也没有专业,以我的学识跟出身,没想到可以走到今天。”
       在他的记忆中,2003年让他永远不能忘怀。那一年,香港遭遇SARS侵袭,人心惶惶。那一年,经济节节败退,淘大花园的房子无人问津。也同样在那一年,民建联在立法会议员跟区议员的选举中,均节节败退。
       教训背后,带来的是反省。谭耀宗说:“要多谢那次失败,让我们及时总结。”
       政治犹如咖啡因,对呷上一口的人来说,除了提升醒脑,还会上瘾。但谭耀宗却“众人皆醉我独醒”,早已有了退休计划。“明年就是我从政30周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培养接班人。”
       谭耀宗深信,从政者的责任之一,就是学会培养下一代,火候还要掌握好,不能太迟,免得青黄不接。
       当澎湃记者追问接班人人选时,谭耀宗说:“民建联有一大批年轻人,希望多给他们锻炼。”
       对家人,谭耀宗是心怀愧疚的,“家里一直是太太在管,两个儿子都是太太带大的。”由于一直忙于工作,谭耀宗跟两个儿子的交流并不多,照顾家庭的重任落在了太太身上。
       两个儿子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谭耀宗很是欣慰。退休后的生活,他希望弥补30年间缺少的天伦之乐。
       
       澎湃:你在立法会任职这么多年来,可否与我们分享下印象特别深刻的经历?
       谭耀宗: 我印象最深的,是过渡期时,我们的立法机关能否过渡。那时候我们的困扰很大,港英政府自己搞的政改方案不能直通到特区政府,这个是很大的转变,因此后来就成立了临时立法会来处理。
       总体上,我觉得我们整个过渡期算是比较平稳的。后来,我们经历了两次金融风暴,1998年一次,2003年一次,这个对香港经济影响是比较大的。现在,我们面临怎么落实普选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是香港面临的一个重大转变,能否通过现在还不知道。
       澎湃:这么多年你遇到的困难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桩?
       谭耀宗:是2003年SARS。那时候香港经济也不好,立法会正在审议基本法23条,也就是保护国家安全立法。
       当年12月份,我们参选区议员,败得很惨,输掉了20多个议席,是在我们发展过程中一个比较大的事件。当然后来慢慢努力,也恢复过来了。
       澎湃:2017年特首普选通过的难度在哪里?
       谭耀宗:现在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主要难度是不知道能否在立法会拿到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
       立法会里面建制派的议员只有42个,加上大会的主席是43个,而通过要三分之二,即46个,我们还差4票。这4票要从泛民主派那边过来,如果没有4票过来,我们就没法儿通过,所以这个也是我们非常担心的。
       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香港可以在2017年的时候实行普选行政长官。按照基本法的规定,普选方案要立法会里面有三分之二的人通过,行政长官同意,然后再报人大常委会审议。如果香港立法会通不过,其他也落实不到了。
       澎湃:在你看来,什么样的方式比较容易成功呢?
       谭耀宗:那就需要泛民那边按照基本法来办了。他们有些人就强调要公民提名,但是基本法里面不是这样写的。香港基本法45条写得很清楚,要有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通过民主程序来提名候选人,并非公民提名。如果他们坚持这个做法的话,在立法会里面就通不过了,普选也就没了。
       澎湃:有没有一个比较折衷的做法?比如18位学者提出的公民推荐?
       谭耀宗:如果不是法律,只是一种宣传,那就无所谓了。比如我搞公民提名,找人帮我宣传,比如说,现在有1000人提名我做行政长官候选人,这都无所谓。但是事实情况是,法律没有这种做法,因为不符合基本法。
       澎湃;你刚才提到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回归17年来一直在扩大,2017年你觉得还会扩大么?
       谭耀宗:这个无所谓,我们觉得就是再扩大一点也可以,适当地扩大一点。
       澎湃:6月1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你如何看待这份白皮书?
       谭耀宗:香港回归已经17年,中央政府想把一国两制落实的情况、历史背景作统一介绍,让全国人民、世界各国、港澳同胞都有全面的认识。这份白皮书对香港的地位有个正面的作用。
       有些香港人担心,白皮书是不是改变了“一国两制”,但我认为没有这回事。“一国两制”的内容在基本法里面已经定了,白皮书只是把有关的内容展示出来,白皮书也不是法律文件,只是把香港背后的历史和发展都说出来了。
       澎湃:有人说白皮书是直指“622公投”,你怎么看?
       谭耀宗:现在这个所谓“公投”是没有法律依据的。香港也并没有“公投”这个做法。现在的这个“公投”,我们把它看作是民间动员的一个活动。民间这段时间搞这些活动,那段时间他们就会搞那些活动,这也是不奇怪的。
       澎湃:除了是立法会的议员,你也是民建联的主席。两者之间的工作关系如何平衡?
       谭耀宗:一起做。因为民建联很多政纲都是通过立法会来体现,比如像政府提出参与监督政府的这些部分,都是可以在立法会的工作里面体现出来。反过来说,民建联的工作也在立法会的工作中占比较重要的部分。民建联现在在立法会里有13个席位,是最大的政党。
       我们还有地区区委会,着重于怎么做好地区服务,怎样做好地区研究,怎样做培训,培训年轻一代。这几个方面都是民建联工作里面很重要的,所以两个可以合起来做,互相支持。
       澎湃:现在民间争议颇多的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谭耀宗: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是政府比较大的发展规划。现在香港就是缺乏土地,没有土地来建公共房屋,所以政府就看到新界东北还有一些地皮。那里现在有一些农地,还有一些人居住的,政府想开发土地就有迁撤这个问题。
       政府迁撤也会对老住户有相应补偿,有安排他们住,但是有些人就住了很久了就不愿意迁撤,不接受政府的安排。不过现在也不是说全部人反对,因此后续政府会再跟他们谈。
       新界东北这个问题已经提了很多年,阻力主要在泛民主派议员里面,他们不停地利用一些规则不断干扰,提出了大量的议案,比如休会辩论,用各种办法阻止表决。
       澎湃:一个立法案从草案到提议要多久,要符合什么规则?
       谭耀宗:立法会有一套议事规则,按照基本法的规定,议事规则不能违反基本法,由立法会规定。但是我们这个议事规则有些是从以前(1997年回归以前)一直沿用到现在,议事规则也是比较宽松的,因为希望可以有多些空间给议员讨论问题,给他一个辩论机会。
       但是这两年有些人就利用这个议事规则,不断地把这个会议拉长,所以泛民不同意的法律、法律草案就会用这个办法来拉长,干扰会议正常进行。
       议会里面应该是少数服从多数,如果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就辩论,辩论完了就表决。现在是干预你不让你表决,拖到你放弃。
       针对新界东北这个计划,我们经历了很多不同的阶段,前后持续差不多有一年,期间通过不同的会议,其中有委员会的会议、裁委会的会议等,但是到现在还没表决。我们这个周五还要开会,我估计还是解决不了。
       澎湃:你觉得香港最低工资立法会怎么落实?你从劳工界出来,你觉得未来香港出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谭耀宗:我觉得很难,我明白劳工界提出了诉求,但是老板不愿意,负担太重了。这需要劳资双方协商,单方面不行。
       不光是香港,经济全球化的结果就是工作机会减少,科技的进步也减少了人手,所以未来的年轻人就很难找工作。流动这个问题就更难了,找到一个工作就不错了,机会有限嘛。另外就是人口老化,也是一个大问题。人口老化,出生率也低,年轻一代抚养的负担越来越大。
       现在香港有强积金,我们是1995年才落实。钱也不多,才十几年,公款给5%,老板给5%,加起来10%。公款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得益也不算太大。所以政府还在考虑搞不搞什么退休保证计划。但这个时间会比较长,因为要达成共识。另外针对人口老龄化和地域全球化,我也有提出过,是不是可以把某些岗位的工作年龄适当延长,因为人手不足。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谭宗耀,民建联
热追问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