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被操纵!那些我们欢呼流泪的比赛都是假的?

澎湃记者 朱轶

2014-06-28 14: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喀麦隆和加纳被曝本届世界杯都参与了假球。

       在本届巴西世界杯尚未开始前,国际足联就曾表态“将采取一切手段切断非法赌球和世界杯的联系”,但谁都知道,这整整一个月属于世界杯,同样也属于博彩业和地下赌球。甚至在世界杯开赛前就有国外博彩机构估算,在世界杯期间将有几千万人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博彩和地下赌球,全球地下的赌球金额将超过500亿欧元。
       巨大的利益回报很快让假球和赌球的魅影在世界杯赛场上闪现。世界杯赛场上,巴西4比1喀麦隆、德国2比2加纳等多场诡异的比赛就陷入了“假”和“赌”的争议声中。
诡异比赛层出不穷,非洲多队或公开涉假 
       裹挟着巨大的利益,又游走在文化、道德标准和司法体系迥异的不同国家地区,涉赌假球就像一个怪兽一般逐渐膨胀。
       早在今年5月,英国《每日邮报》就透露,国际足联的高官证实赌博集团将黑手伸向了巴西世界杯。“世界杯前的热身赛就开始涉及到假球了,我们将对此进行深入调查,以便获得一些在世界杯期间的讯息,这将便于我们对抗假球。”国际足联安保主席穆沙克当时就承认世界杯已处于赌集团球的阴影中,“我不希望在世界杯期间有人来到巴西私下接触球员或者裁判,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成为了既成事实。我不会透露这些球队在哪个小组,也不会透露这些球队的名字。”
       穆沙克口中的热身赛假球近日就被媒体捅了出来。两名中间人5月份与加纳足协主席克维西·恩杨塔基商谈一场加纳国家队热身赛的合同,对方愿意向加纳足协支付17万美元,但条件是裁判由他们指定。
       这似乎只是巴西世界杯涉赌假球的预热,在大赛拉开帷幕后,假球也开始粉墨登场。
       世界杯前就因奖金与足协产生矛盾的喀麦隆队在小组赛第二场以0比4不敌克罗地亚。赛后的发布会上队长埃托奥话里有话,“等世界杯结束之后,我会对所有的传言进行反击。我会亲自告诉总统,这些垃圾在巴西都做了什么。”随后,他又电话了天空体育的记者费斯勒对喀麦隆足协的暗箱操作不满。费斯勒只是隐晦地透露,埃托奥所说的内容涉及本国足协和欧洲地下钱庄的幕后交易。
       就像是涉赌假球的提前预告,在与巴西队的小组赛最后一场中,诡异的盘口再次印证了传闻。最初博彩公司开出的盘口为巴西队让两球,但在比赛开赛前12小时内盘口风云诡谲。从巴西让两球一路升盘至两球/两球半,最终升至两球半低水。甚至还有传闻称,这场比赛被亚洲的博彩公司操纵。
       《每日电讯报》报道称,亚洲的一家博彩公司已经被怀疑可能有参与操纵比赛的动机,他们试图在总进球数和比分上做手脚从而控制亚洲盘口。尽管国际足联认为这场比赛没有任何涉假迹象,但全场比赛喀麦隆的后防线如同纸糊般羸弱不堪,最终1比4不敌巴西。
       同样波黑与尼日利亚的比赛中,裁判的两次不利于波黑队的误判也彻底改变了比赛的结果。赛后主裁新西兰人奥利雷与尼日利亚门将恩耶马谈笑风生的照片也令波黑人感到愤怒,认为裁判操纵了比赛。意大利队与乌拉圭的比赛中,苏亚雷斯咬人成了最大的焦点,也让不少人忽略了赛前红牌的赔率异动。事实上,裁判那种量刑过重的红牌彻底打破了场上的平衡。
       即便是德国与加纳2比2的精彩平局也抹不开假球的“嫌疑”。赛前两个半小时,就有博彩公司称这场比赛存在奇怪的投注,比赛中的走地盘也颇为诡异,而德国队也有着大赛第二场掉链子的传统。上届世界杯德国队第二场与塞尔维亚的比赛也充满诡异,赛前所有博彩公司一致不看好德国队取胜,红牌赔率的异动也让克洛泽含冤下场,而维迪奇同样上演了莫名其妙的故意手球。
       传言中与黑手党联系颇为紧密的塞尔维亚足球与加纳队也屡屡是世界杯涉假比赛的参与者,早在2006年世界杯上,塞黑队(塞尔维亚前身)小组赛三场解读,最后一场比赛3比2领先科特迪瓦时,队员故意手球导致比赛被逆转,导致不少东欧小博彩公司破产。加纳队现任主帅阿皮亚甚至在2007年承认参与了世界杯的假球。
默契球屡见不鲜,阿尔及利亚堪比窦娥
       作为世界足坛最有影响力的比赛,世界杯自然夹杂着过多的利益和政治诉求。世界杯从来不缺少涉假比赛,它最初更多的是带着深刻政治烙印和功利色彩的默契球。
1982年的世界杯,德国队和奥地利打了世界杯历史上最丑陋的一场比赛。

       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东道主阿根廷队在小组赛最后一场需要4球以上大胜秘鲁才可以晋级,而阿根廷队以6比0狂胜,比赛中秘鲁派了一个出生在阿根廷的归化球员当门将,还上了四名替补球员,门前有进球的机会也全部放弃。事后巴西和秘鲁媒体都揭露这是一场带有政治背景的“假球”:阿根廷军政府给当时的秘鲁军政府免费运了3.5万吨谷物,还解冻了秘鲁军政府在阿根廷的5000万美元资产。
       四年后的西班牙世界杯上,联邦德国与奥地利也策划了一场双方得益的功利式“假球”。在之前一天结束三场比赛的阿尔及利亚队两胜一负积4分(当时还是2分制);而首轮1比2负于阿尔及利亚队、次轮4比1击败智利队的德国人,只要在第三轮比赛中1球取胜奥地利队即可以小组第一出线,后者只要不输3球也能以小组第二名同时出线。于是开赛仅10分钟联邦德国就以1比0领先,随后两队便开始倒脚浪费时间,以一场丑陋的比赛做掉了阿尔及利亚队。
各球队经济水平差异大成假球滋生空间
       随着职业足球的发展和博彩行业的发展,足球也无法拒绝金钱利益的侵蚀,而为了攫取博彩暴利,赌博公司把注意力越来越多放在操纵和影响球赛结果上。尤其是最受关注和投注额最大的世界杯成了赌博公司操控的目标。这些赌博公司通过金钱贿赂来操控裁判和球员,达到控制和改变比赛的目的。
       早在1994年世界杯时,就有涉赌假球的传闻。瑞典门将埃里克松就曾透露三四名决赛前有位马来西亚商人试图收买自己和队友。最近几届世界杯越来越多的比赛与赌球传闻有染。加拿大调查记者迪克兰·希尔在《赌球:足球和有组织的犯罪》一书中就言之凿凿地指出2006年德国世界杯有四场假球:英格兰1比0战胜厄瓜多尔(1/8决赛),意大利3比0胜乌克兰(1/4决赛),意大利2比0胜加纳(小组赛)以及巴西3比0战胜加纳(1/8决赛)。希尔甚至表示自己亲眼看到了球员被收买,因为加纳足协许诺球员每场比赛的个人赢球奖金是2万美元,而赌博集团为每个加纳球员开出了3万美元。
       在希尔看来,如今的顶级职业联赛球员收入极高,操控比赛的难度很大,但世界杯参赛球队的经济水平差别极大,相反成为不错的运作对象。例如非洲球队的职业球员来自不同的俱乐部,收入水平也参差不齐,参与假球而不是追求微薄的奖金也成为他们更加隐蔽有效的致富手段,因此非洲球队一直是传闻中的假球重灾区。
       新加坡人佩鲁马尔因操控假球入狱,这位名副其实的“假球之王”在狱中还撰写了一本名为《Kelong Kings》的自传,讲述自己可以通过金钱开道将一场比赛的总进球精准地控制为3个,让球员通过诈伤和犯规而让比赛取消,甚至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让尼日利亚队进入了世界杯。最近新加坡记者尤索夫出版新书《舞弊!新加坡足球操控内幕》,更是直言赌博集团早在一年前就开始运作巴西世界杯的假球。
这是赌球之王自传《Kelong Kings》书封,上面是威尔森·拉吉·佩鲁马尔的头像和他的赌球集团的具体构架图。

非法赌博制造毒瘤,东南亚成最大操盘手 
       对于现在的博彩行业而言,世界杯绝对是他们不会错过的盈利机会。2006年世界杯,德国本土博彩公司Oddset堂而皇之地成为赞助商,实现了博彩行业在世界杯上的突破。四年前的南非世界杯上,依然有众多博彩公司期待迎来盈利的高峰,金融机构预测,威廉希尔这家在英国和爱尔兰拥有2300家直营店的老牌博彩公司的股价今年的预计涨幅可达20%,当然最大的原因就是世界杯,不过暗流涌动的非法赌博却获益更多。
       由于欧洲博彩业有较长的历史,相关法律也比较完善,因此有着稳定的市场。由于受法律限制,亚洲博彩业则远不及欧洲发达,这使得隐藏在地下的非法赌博盛行亚洲。这些赌博集团不但不需缴纳高额的博彩税,还可以通过金钱操控获取巨额利润和参与洗钱。
       巴黎第一大学索邦学院和国际刑警组织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去年非法赌博在全球范围内“洗钱”1400亿美元,占全球体育博彩行业总量的80%。在长达两年的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几乎所有运动,特别是足球面临着比赛被操控的风险,因为赌博集团看中的就是其中难以计数的暴利。香港一家博彩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2010年世界杯合法博彩的金额比2006年世界杯减少了1.6%,原因就是非法赌球大行其道。
       国际刑警组织的报告显示,全球目前大概有8000家赌博公司,其中的80%都在直布罗陀、马耳他、菲律宾、安提瓜島、巴布达岛、哥斯达黎加、曼岛和奥尔德尼岛等小国和地区注册离岸公司,通过网络进行非法赌博,足球就是他们最重要的赌博项目。一方面,他们通过博彩帮助犯罪集团洗钱,另一方面则操控比赛达到获取暴利的目的。网络让更多人参与非法赌博变得更加简单容易,同时也让赌博集团便于隐藏难以追查。
       2010年世界杯英格兰次战前,关于门将人选的问题,博彩公司威廉希尔就开出了赔率,但在比赛前夜,威廉希尔就关闭了英格兰首发门将的投注,因为发现大量高达一注2000美元的赌注投向詹姆斯。他们判断,有人提前得到了内幕消息。内幕消息的无孔不入其实是地下赌球庞大势力的一个缩影。
       “这是很复杂的问题。短短10秒钟的时间就会决定球队的胜负以及市场的走向。当然并不一定非要关系到胜负,2比0和1比0的不同就会有上亿元的差别。”国际足联安保主席穆沙克承认,非法赌博已经危害到足球甚至合法博彩业的生存。这位曾经的国际刑警向媒体透露对公平竞赛影响最大的就是来自亚洲的赌博集团,“我最担心亚洲盘口。我们在苏黎世培训了裁判,开球前还会和他们开会,也会给球员和球队上安全课,我们会提醒他们上报非法份子的接洽。球场里有我们的官员,如果有必要,他会按照我的决定行事,这取决于信息和所需的反应措施。他可以监控球员、裁判和其他人的情况,也可以在半场或赛后接洽有关人等。他也可以使用技术设备辨别球场中的操控比赛者。”
FIFA不敢承认,只因怕失去赞助商支票 
       事实上最近几届世界杯都与假球传闻有染,国际足联对此却草草应对,不但从未调查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涉嫌比赛,最近几届世界杯针对假球的预防性措施和调查也被外界指责为“走过场”。
       尽管,从南非世界杯开始,国际足联就开发了预先示警系统(EWS),他们和全球超过400家博彩公司与机构签订协议,达成信息共享。不过,这一切在深谙地下赌球的迪克兰·希尔看来没有任何效果,“EWS无法区分多少投注额才是异动,无法掌握博彩公司客户的资料,更重要的是,这容易忽略地下非法赌球的黑市。”
       为了防止赌博公司通过“美女、金钱、生命威胁”等方式收买或操纵球员和裁判,国际足联特别加强了裁判监管,就在前几日,也许是已经收到来自场外不安定因素的消息,他们甚至派出专人几乎24小时“盯”住裁判们的一举一动。比赛期间,裁判不能直接接听从外面打进来的电话。不过,人们依然很难相信这些措施绝对有效。
       从2010年南非世界杯开始,国际足联就一直对小组赛最后一轮进行预警,认为最后一轮小组赛将最有可能被操纵,尤其是那些已经在前两轮中晋级或者出局的球队,更有可能参与其中。不过从南非到巴西,似乎这样的预警并没有作用。新闻发言人费舍尔就指出安保主席穆沙克的有些危言耸听:“到目前为止,小组赛都没有假球嫌疑,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非常关注国际赌球市场的动向。穆沙克的话只是提醒,但是被大多数人误读了。”
       假球大王佩鲁马尔曾给同伙亲手写了一封信,他认为腐败丑闻缠身的国际足联无力打假:“如果母体都腐败了,又能如何清理足球腐败?”
       一直关注世界杯假球的调查记者迪克兰·希尔更是把矛头指向国际足联,“他们不敢也不会承认世界杯存在假球,因为国际足联的这些官员需要世界杯这个赚钱机器去攫取更多的利润,他们不会主动揭开疮疤去影响世界杯的商业价值。否则,国际足联将无法从麦当劳、可口可乐、阿迪达斯这些赞助商手中接过巨额支票。”
       “赌球集团的黑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问题是国际足联如何制定更有效的防范和惩治体系去遏制它的发展。”《图片报》专栏作家达克斯勒就认为国际足联需要与博彩公司、国际刑警和各个政府进行多方位的法律合作,同时自己也要有一些改变,“他们不能把巨额支票揣进兜里就草草了事,世界杯需要给参赛球队和球员带去更多直接的奖金收益。”他提议,国际足联制定赛事的奖金和出场费,直接支付给参赛球员,而且这部分经费与各国足协的无关,“毕竟不是所有球员都是年薪百万欧元的明星球员,有时候地下赌球势力就是用金钱驱使他们参与假球。”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假球,默契球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