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伯牛:咸丰皇帝破罐子破摔,风水“大师”飞黄腾达

谭伯牛

2014-06-29 10: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清文宗是少年天子,登基时,励精图治,颇有澄清天下之志。
       某日深夜,想到自己为国家与民族操碎了心,然而国势军情毫无改良的希望,不禁失声痛哭。而至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烧了圆明园,太平天国犹踞金陵,半壁江山换了主人,“天下几无一片干净土”,他就从“忧勤”转为“倦勤”,悄悄做了放弃的打算,开始纵情声色,不理朝政,并在行宫自称“且乐道人”(龙绂瑞《武溪杂忆录》,谓“闻之王湘绮先生云”。按王闿运与当时权臣肃顺亲近,听到宫闱秘史,极有可能)。
       不过,即在初登大宝之年,他已萌生了好名畏死之心。
       皇帝之名必须避讳,故明清皇帝取名多用生僻字,不愿因避皇帝之讳而大肆更变常用的语言文字。文宗名奕詝,詝字不是常用字,避书此字,并不会引致日常生活太不方便,也不会造成改刊改刻的大浪费。孰知文宗不但要避詝字,还要求避同音的注字。这可好,不能注意,不能注目,也不能发帖注水了。而“行礼有仪注”,“古今通用之字也”,则也要“改为行礼礼节”了。以此,曾国藩谏言,乃谓“于小者谨其所不必谨,则于国家之大计必有疏漏而不暇深求者矣”。
       禁止他人乱写,文宗自己却大写特写,刚上位,就要出版御制诗文集。尽管皇帝天纵英明,勤政之暇,也要作文赋诗,体现“好古之美德”,可是,一位二十一岁的年轻人真要这么着急么?于是,曾国藩特地黑了他一道,云:“列圣文集刊布之年,皆在三十四十以后。皇上春秋鼎盛,若稍迟数年再行刊刻,亦足以昭圣度之谦冲,且明示天下以敦崇实效、不尚虚文之意。”(《敬陈圣德三端预防流弊疏》,咸丰元年四月二十六日)文宗虽是少年,毕竟受过帝王专业的教育,知道国藩涮他并不是没有道理,只好示以大度优容,记下这笔,日后算账。三年后,国藩组建湘军,君臣奏答,文宗逮住机会便痛骂了国藩几次,或可视作迟到的报复,惟非本文主题,请勿赘述。
       而所谓畏死之心,则见于修筑定陵一事。咸丰元年九月三日,文宗面谕定郡王载铨、工部右侍郎彭蕴章与内务府大臣基溥,命他们着手“相度万年吉地”。预先为自己挖坑,固然是帝王家的一件大事,可是二十一岁的皇帝,在南方乱象已彰的局面下,仍然对此过于上心,是不是有亏帝德?次日,他又找来承办万年吉地的三位大臣,说,江西巡抚陆应谷“于地理之学,素所讲求”,“本日已明降谕旨,令该抚来京陛见。陆应谷接奉此旨,交卸后即行来京”。并命陆应谷启程之前,在江西访求一两位“精晓堪舆”的绅民,“带同进京,以资商酌”(《文宗实录》)。
       按,应谷从伯父学习堪舆,富有经验,又能读书(翰林),通晓理论,遂于道光末年撰《地理或问》,是一本问答体的“卜葬”科普著作,风行海内,以致皇帝都知道他有这门特长,特诏进京,主持千秋大业。然而应谷知道自己并非真能坐言起行的大师,为帝陵择址这种大事,得请真正的行家才行。他从江西带去了比自己更通晓堪舆的彭定澜。
       彭定澜(1795-1866),字盈川,号恬舫,江西乐平人,道光五年举人,时任弋阳县教谕。他赴京后,花了一年多时间,为文宗选定河北遵化平安峪,开工兴建,这就是未来的定陵。咸丰三年,定澜从首都回籍,办理团练(已升候补知县)。五年,经督办皖南军务的前江西巡抚张芾奏调,定澜赴徽州军营出力,不久,升任安庆府同知,尝署池州知府。县教谕,是八品官,若无特别机会,往往终身不得进一阶。定澜因有勘测阴宅的本事,数年间升至从四品的知府,居然成了高级干部(按,彭氏卒年与履历,据李鸿章《为彭定澜请恤片》,生年据一档馆藏咸丰二年三月召见档,1987年《乐平县志》所载生卒年皆误)。
       或亦因为勘定帝陵的名气,定澜所经之处,大员皆乐与酬答。引荐他见皇帝的陆应谷,奏调他到安徽军中的张芾,再次推举他为皇帝妃嫔择地的大学士彭蕴章,以及赋诗赠别的大理寺少卿王拯(《赠彭恬舫太守定澜岀都,彭君时为当事保相吉地事竣》,中有“珠履未归天监籍,靑囊元是地行仙”之句),莫非当时名臣。甚至两江总督曾国藩,素来秉持家训,不信地仙,听说定澜来安徽候补,也特地请他到办公室,“与之久谈”,而且根据自修的相法,判断他“面貌类有道之士”(同治元年四月廿六日记)。
       定澜的“地理之学”,不限于卜葬,尤能卜基。同治三年,从亳州、阜阳、蒙城与宿州各划出若干土地,设立新县涡阳。同治五年,曾国藩视察其地,“新县城基即彭恬舫定澜所相视之处也”。定澜的“地理之学”,还能以静制动。他辗转军中,亲历战事,竟然整合阴阳八卦、太岁神煞、舆地方位的知识,编了一部《兵家方道指南》(一名《行兵择吉备览》),以为“剿贼之一助”,神乎其神,令人叹为观止。
       同治五年,定澜以七十二岁高龄,出差办案,“奔驰感冒”,于十一月十七日病故于婺源。明年二月初一日,奉旨,彭定澜着照军营立功后病故例,“从优议恤,以慰荩魂”。“地理”家死在路上,真是死得其所。而那位四海为家的天子,虽亦早死于逃亡的途中,然须等到这一年,定陵建成,才真正入土为安。
       
责任编辑:饶佳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咸丰,彭定澜,堪舆,墓葬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