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笔记|中国应尝试建救援性全球反应力量应对伊拉克危机

澎湃记者 王泳桓

2014-07-05 18: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7月3日,伊拉克摩苏尔周边地区,逃离战火的伊拉克人在库尔德安全部队检查站。IC 图

       每一棵棕榈树旁,你都能发现一个诗人。
       这是伊拉克一句有名的俗语。
       这个国家的土地种满了棕榈树,也供养了诗人们头脑中的诗意,但却唯独没有培育出和平。战争、持续的教派冲突、恐怖主义还有那伊拉克人民渴望安定的眼神...... 暴力与流血似乎从未在这片土地上停息。
       2014年6月10日,一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也有一种说法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的反政府组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了伊拉克北部尼尼微省全境及其首府苏摩尔。仅仅1天之后,该组织又攻陷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老家——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市。6月29日,这个反政府武装正式宣布建立“伊斯兰国”。
       在伊拉克国内局势不断变化的进程中,有关伊拉克危机的症结、走势以及影响等已经成为国内外学界、政策界所热议的焦点议题。2014年7月4日,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及国际安全学科团队专门召开“伊拉克危机与中东局势”研讨会,该所副研究员李开盛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为了应对伊拉克当地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中国可以尝试建立救援性全球反应力量。
伊拉克危机谁之过?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李伟建认为,伊拉克国内局势之所以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除了与国内教派冲突、地区动荡局势有关之外,也与马利基政府治理失败密不可分。
       一个原因在于,马利基政府始终无法摆脱腐败问题的困扰。根据透明国际统计的数据,伊拉克的腐败排名位于全球第171位,这让很多人对马利基执政能力丧失信心。
       此外,在教派政治和解问题上,马利基也并没有跳出“避免对抗”的窠臼。2012年9月9日,他将时任伊拉克副总统同时也是逊尼派重要的政治人物塔里克•哈希米处以绞刑,这又再次引发了伊拉克国内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教派冲突。
       “现在‘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攻势如此凶猛,与其说它有多强,倒不如说马利基政府有多弱。”他强调说。
       而在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余建华看来,目前伊拉克国内危机之所以爆发不完全是国内教派冲突的矛盾,也是更深层次的反映了中东各个国家社会发展复杂变化的一种运动潮流。
       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傅勇则从美国的角度来分析造成伊拉克当前局势的原因。在她看来,美国当初旨在针对那些所谓“失败国家”、改造中东地区社会民主化的“大中东战略”某种程度上也是造成当前伊拉克国内危机的原因所在。
       上海社科院中国学所副研究员王震赞同这样一种看法。他说,“美国从伊拉克撤军是无条件的,但美军撤走之后伊拉克的选举政治却还留着,可是这种西方式的选票制度无法弥合教派之间的冲突。”
未来国内局势前景不明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的张金平教授认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未来将会继续在伊拉克国内攻城略地以便扩大它们的政治空间、声势以及恐怖网络。
       而在余建华研究员看来,此次“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异军突起,很有可能再掀新一轮的恐怖潮流。
       除了恐怖主义的进一步威胁之外,伊拉克也可能陷入国家分裂的艰难处境中。
       2014年6月29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反政府武装正式宣布建立“伊斯兰国”。而在当地时间7月3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要求议会着手组织独立公投。一时间,伊拉克面临着国家被一分为三的危险。
       在7月4日的会议上,与会专家大都认为伊拉克面临国家全面解体的可能性不大。但一部分专家表示,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态度与立场值得进一步追踪和分析。
       李伟建教授认为,马利基政府并不拥有对库尔德地区的实际控制权。并且现在库尔德人的部队人数超过10万,他们具备保护伊拉克油田的能力。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伊拉克政府不得不接受库尔德人对这些油田的长期占领以及扩大自治权利的要求。
       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罗爱玲则表示,鉴于马利基政府的软弱,库尔德人独立的可能性很大。她还认为,在伊拉克面临国家崩溃的前提下,土耳其愿意承认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因为这样一来的话,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库尔德地区不仅会成为土耳其经济发展的福地,同样也会成为其与伊朗之间的一个战略缓冲带。
与中国利益密切相关
       中东一直是中国石油进口最主要的来源地。据相关分析人士透露,过去三年,中国从中东进口的原油中,来自伊拉克的占比为13%左右,中国目前也已经成为伊拉克石油行业最大的投资者。在此次会议上,学者们也一致认为,伊拉克国内危机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利益相关。
       王震副研究员认为,能源安全是中国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最重要的关切。但除此之外,中国还应重视人员安全、其他项目投资等涉及中国利益的问题。
       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开盛则建议,为了应对伊拉克当地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中国可以尝试建立救援性全球反应力量。
       “这种救援性全球反应力量更多指军事上的。但一个国家国内形势恶化到一定程度或者当事国政府已经失去作用时,中国就应该动用这种救援性的全球反应力量。”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伊拉克 中国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