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读︱天京事变:天国闹剧引发的流血事件

王清淮

2014-07-15 23: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天京内讧图

       洪秀全当上天王,就不再上天,专心致志地享受天王的幸福生活。这有点失算,当时他的想法比较简单,天父在天,天王在地,天地交通全凭他一张嘴,可是后来事情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天父以借杨秀清的身体下凡,亲自对太平天国事物发号施令。杨秀清是个工作狂,经常半夜起来开会,洪秀全烦死了这种没完没了的讨论研究会,可是他又不敢不参加,因为每次杨秀清都以天父下凡的名义召开会议,有时一个会刚开完,正在回家的路上,天父又下凡了,大家又必须立刻回到天王府,跪伏在杨秀清脚下,聆听天父圣旨。
       东王回入内殿,不一时,天父下凡,诏杨水娇、胡九妹、谭晚妹、谢晚妹曰:“尔小女等前来听我天父吩咐。”杨水娇同女承宣官齐到天父面前跪下,请问曰:“天父劳心下凡,小女等齐到,敬听天父圣旨,求天父教导。”天父大怒,良久不语。女官又请曰:“操劳我天父下凡,小子小女实有错过,罪有余辜,恳求天父赦宥,请天父息怒。”待求之又求,求得甚多,天父始曰:“尔众小既知有罪,速传尔北王到来,听我天父吩咐。我吩咐尔,尔将我圣旨禀奏尔东王知道,命尔东王登朝,启奏尔主天王。我实因尔主天王性气太烈,性既似我,量亦要似我也。……杨长妹、石汀兰现在天朝佐理天事,亦已有日。况此两小女分属王姑,情同国宗,至于朱九妹两大小亦有前功,准其一体休息,免其理事,或在天朝,或居东府,安享天福也。”女宫对曰;“所蒙天父芳心下凡教导,小女遵旨,自当将父圣旨禀奏东王。”天父曰:“尔等遵旨便是,我回天矣。”
       北王将到天朝,忽谓北殿承宣官陈德松曰:“尔当急往迎着金舆,请东王金谕,或先到朝厅,或直入朝门。”承宣领命,飞迎金舆。传东殿仆射曰:“东王在舆内安福,不敢惊驾。”北殿承宣闻得东王安福,遂不敢重请,即飞回禀报北王。北王听得东王安福,连忙下舆,徒步赶赴途中,即跪下问曰: “天父劳心下凡?”天父诏曰:“是也,尔速将金舆抬至金龙殿前。”天王闻得女官传得北王所奏天父劳心下凡,亦忙步出二朝门内迎接天父。天父怒天王曰:“秀全,尔有过错,尔知么?”天王跪下,同北王及朝官一齐对曰:“小子知错,求天父开恩赦宥。”父大声曰:“尔知有错,即杖四十。”其时北王与众官俯伏地下,一齐哭求天父开恩,赦宥我主,应有之责,小子等愿代天王受杖。天王曰:“诸弟不得逆天父之旨,天父开恩教导,尔哥子自当受责。”天父不准所求,仍令责杖天王。天王对曰:“小子遵旨。”即俯伏受杖。天父诏曰:“尔已遵旨,我便不杖尔。但有石汀兰、杨长妹当使其各至王府,与国宗一体安享天福,无用协理天事。朱九妹两大小前亦有功,亦准居王府安享天福。余皆等尔清胞奏尔也。”言毕,天父回天。
       一天内两次“天父下凡”,说了两件事,第一件,要石汀兰、杨长妹和朱九妹姐妹俩离开天王府,到东王府“安享天福”。第二件,天王有错,应该接受天父的杖责。杨秀清装神弄鬼,其实,他是看上了这四个女人,要从天王手里夺走。杨看上的女人,洪差不多也会看上,不然也不会把她们留在身边,洪秀全嫔妃众多,名字当然记不住,这几个有名有姓,受宠程度可知,杨秀清却生硬地把她们夺到东王府。身为天王,却被东王欺凌,他却毫无反抗的理由,因为这是天父的主意。至于责打天王,纯粹是东王故意侮辱天王,天王只能自己脱下裤子趴在地上接受拷打,任由各位王、侯、豫、恩跪地哀求,天父(东王)坚持必须杖责,看到光屁股的洪秀全俯伏准备受刑的狼狈样子,杨秀清心里爽了,开恩免责。
       妖者往往混乱人际伦理关系,太平天国的人际关系极其混乱,犬牙交错的(得)叫人糊涂。在王的序列上,洪秀全天王最尊,杨秀清东王其次,以下南西北翼。在家族亲属关系上,洪大全为长,洪秀全老二,冯云山行三,杨秀清是四哥。但是在神的序列上,天父杨秀清最尊,天兄肖朝贵其次,洪秀全排位却是第三,所以“朝廷” 开会,一会儿洪秀全主席,一会又该是杨秀清主席了,因为杨秀清随时可能“天父下凡”,某个议题不合他的心思,他就天父下凡,他一下凡,所有人都必须跪伏到地上听他的教诲,教诲完了,他恢复成东王,启奏天王说:“刚才天父下凡,有什么圣旨?”天王就把东王刚才代表天父说的话重新说一遍,听完了天父实际是他自己的教诲,东王望天跪拜说:“感谢天父劳心下凡,教导我们这些子女们。”回头再对洪秀全说,那咱们就商量商量怎么执行天父的指示吧。天父下凡是杨秀清的独角戏,洪秀全成了傀儡,被杨秀清耍来耍去。天父还指示说,宫里和百官的责罚,天王可能在一气之下处置不当,应当交给东王仔细处理,以避免失误,这明显是要剥夺洪秀全的人事权,但是天父的威严,洪秀全不敢不服从:“胞所奏极是,真真天父爱善恶恶,慈祥审慎之仁心也。尔兄性本烈,未省胞奏,恐有误杀。今听胞奏,不但尔兄不致有误杀,后人观此,亦不敢草率也。自今以后,兄每事必与胞商酌而后行,使后人为君者,每事亦效法乎上,与贤臣商酌而后行,庶不致有误也。”
       天王降旨诏众官曰:“尔为官者,须知尔东王所言,即是天父所言也。尔等皆当欣遵。”众官对曰;“遵旨。”天王又诏北王曰:“兄要遵天父圣旨杖责,方合道理。”北王对曰:“天父开恩,不用杖责,二兄宽心,遵天父圣旨是也。”东王问北王曰:“天父下凡,圣旨如何?”北王对曰:“天父初时,即令杖责二兄。后因二兄遵旨,天父即开恩不杖。”东王启奏曰:“求二兄宽心,天父已经开恩,二兄遵天父圣旨无用杖责便是也。”天王曰:“我转高天之时,天亚爷之性还过烈也,总是天亚爷有海底量。今日天父劳心下凡,命杖责尔二兄者,因尔二兄肚量狭隘之过。从前尔兄转天之时,妖魔侵上天庭,天父还容得他过,命我暂且容他,他服便罢,何况今日女宫有些小过,即令杖责,非量狭而何?”东王对曰:“二兄性格乃是天父生成,子肖父性,非量小也。二兄宽怀,坐享天国万寿无疆者也。”奏毕,东王、北王偕众官跪下,山呼万岁,奏旨退朝。
       洪秀全也不是完全听从杨秀清的摆布,这一段话就很明确地传达了他的心声:我在天上见过天父,那个天父比你这个天父还厉害呢。几乎就是明确地说你这个天父是假的。真真假假,互相早就清楚明白,只是互相不把话说破。洪秀全还严厉地警告杨秀清:“我暂且容他,他服便罢,何况今日女宫有些小过,即令杖责,非量狭而何?”我的忍耐是有限的,适可而止吧。
       但是杨秀清不理会洪秀全的警告,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太平天国,包括控制了天王洪秀全。在一次下凡时,杨秀清以天父的身份当面斥责洪秀全:“东王恁大功绩,难道不应该称万岁吗?”天王当然不敢反对:“东王也应该称万岁。”“东王称万岁了,幼东王呢?”“东王世子和东王一样,也称万岁。”走到这一步,杨秀清的路也就到头了。杨秀清是个天分极高的战略家,太平天国的建制、制度,都出自他的手笔,洪秀全坐享其成而已。因为洪秀全蛰伏不动,导致杨秀清的判断严重错误,以为天王的退位势在必然,这才有逼迫天王称他为“万岁”的事件。
       老谋深算,到底还是洪秀全,他给韦昌辉发出一道密旨,指使他杀杨秀清,韦昌辉深夜闯进东王府,杨秀清毫无防备,被韦昌辉满门抄斩。第二天,洪秀全以韦昌辉擅杀东王,要处决北王为诱饵,把东王余党集中在天王府,斩尽杀绝。两次屠杀,东王系统的三万多人都死于韦昌辉刀下,实际死于天王洪秀全阴谋诡计。韦昌辉不久被洪秀全斩杀,翼王石达开出走。至此,太平天国六王,只有洪秀全一王独存,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本文摘自王清淮著《新史记》,新星出版社2013年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太平天国,天京事变,杨秀清,洪秀全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