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博彩公司操盘手的自白:他们不靠控制比赛挣钱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轶

2014-07-08 08: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际刑警组织的报告显示,地下非法赌博公司是假球滋生的温床,去年非法赌博在全球范围内“洗钱”1400亿美元,占全球体育博彩行业总量的80%。而正规博彩公司不会为小利铤而走险。】

       巴西世界杯只剩最后四场比赛,“上天台”节奏看上去也渐至高潮。对中国而言,这是一届特殊的世界杯。互联网彩票的发展,让中国借道世界杯彻底步入足球博彩大国的行列。随之派生出的各种假球论也随着彩民群体的急速膨胀而甚嚣尘上。
       世界杯究竟有没有假球?这个答案众说纷纭。
       德国《明镜周刊》信誓旦旦地抛出了喀麦隆与巴西一战被操控的报道后各界哗然,然而这几天报道中的核心人物、著名的假球操控者佩鲁马尔强调这场比赛是假球纯粹是自己赛后的猜测。在剧情反转之余,人们更应该看清楚假球这件事。
博彩公司操纵比赛将“得不偿失”
       这些年来,随着赔率、盘口、贴水等等一系列名词逐渐被彩民熟悉,也引发了人们对博彩公司赔率设计精准、变盘诡异所折服,而大多数人也会在投注失利后转而怀疑是否博彩公司早就预测到了比赛结果,或者说直接操控了比赛。
       事实上,每一届世界杯都是博彩公司的盛宴。众多金融机构在巴西世界杯开赛前就预测,这届赛事将成为博彩公司的盈利高峰,因为巴西世界杯将成为博彩史上投注金额最高的体育赛事。
       不用说威廉希尔、立博、Bwin这些博彩行业巨头盈利将大幅增长,不出意外中国体育彩票销售也将创造一个史无前例的纪录。互联网技术的运用、在线支付手段的更加便捷也进一步推动了这次博彩盛宴。
       那么在博彩公司是否会为进一步增加盈利而操控比赛、组织假球呢?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我们所说的博彩公司都是合法的拥有博彩牌照的合法公司。博彩牌照的颁发有着严格的规定,一旦因为假球事件丢掉牌照绝对得不偿失。
       要知道一张博彩牌照就价值不菲,以澳门银河娱乐为例,他们在2005年收购博彩牌照摊销高达9.98亿元。以澳门的博彩公司为例,他们在支付牌照费用后,本身的盈利就有巨大的空间,要知道他们每年的博彩税高达35%之多。
       曾经在某著名博彩公司担任操盘手,后进入中体彩运营公司工作的王雷在接受采访时就以英国博彩公司为例,直言博彩公司追求的是长期稳定盈利,“第一你很难去操控一场受关注度高的大联赛,原因是组织者为了联赛保持关注度,球员为了自己能够在短暂的职业生涯中多赚钱,他们不会为了屈指可数的甜头搭上整个联赛和职业生涯。”
       即便那些关注度不高的联赛在他看来也涉及到投注量过低带来的成本问题而没有意义。“一场小联赛,一个博彩公司能够接收到的投注只有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投注额还要分成中奖返还、给制造协议比赛的各方面人员的酬劳,能不赔钱就已经不错了,哪有利润可图啊。所以博彩公司操控比赛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的确,如果博彩公司能够操控比赛自己也不会损失惨重,然而路透社曾报道上赛季英超第21轮强敌悉数赢球的结果让博彩公司损失超过3000万英镑。
       在博彩业30年,曾从事投注经纪人的专栏作家穆迪也认为博彩公司会通过比赛的进程改变赔率赚钱,而不需要操控比赛结果。如果事先控制比赛被抓到了,损失的钱远比通过这种方式赚得多。
图为:著名博彩公司操盘手谈内幕:世界杯有假球但极少。 CFP 图
地下赌博公司才是操控者,一年洗钱1400亿
       如果说博彩公司没有必要冒风险却赚取假球带来的额外盈利,那么究竟是谁在操控假球?
       事实上无论是国际刑警组织,还是国际足联安保部门都把矛头指向了地下赌博公司。
       国际刑警组织的报告显示,全球的地下非法赌博公司都通过网络进行非法赌博,足球就是他们最重要的赌博项目。由于他们并没有合法牌照,因此想通过投注量获取来自巨额水钱并不可能,因此假球成为他们攫取巨额利润的方法,同时他们还可以通过操控比赛为犯罪集团洗钱,“在欧洲有不少地下赌博公司都与黑手党等犯罪组织有关联。”
       巴黎第一大学索邦学院和国际刑警组织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去年非法赌博在全球范围内“洗钱”1400亿美元,占全球体育博彩行业总量的80%。在长达两年的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几乎所有运动,特别是足球面临着比赛被操控的风险,因为赌博集团看中的就是其中难以计数的暴利。
       近年来,亚洲的地下赌博公司也开始渗透到比赛中,通过操控比赛获取非法利益。加拿大调查记者迪克兰·希尔在《赌球:足球和有组织的犯罪》一书中写道,“如今来自东南亚的地下赌博公司,他们利用美女引诱、金钱诱惑、生命威胁等方式收买或操纵球员和裁判,达到控制比赛或许非法收益的目的。”
       由于不少亚洲国家对于赌球有着严格的法律限定,这也造成亚洲的地下赌博集团日益猖獗,他们一方面组织外围赌球市场,另一方面组织假球来获利。随着这些年东南亚国家对于赌博集团的打击,也有不少赌博集团的人员入狱。
       新加坡人佩鲁马尔因操控假球入狱,这位名副其实的“假球之王”在狱中还撰写了一本名为《Kelong Kings》的自传,讲述自己可以通过金钱开道将一场比赛的总进球精准地控制为3个,让球员通过诈伤和犯规而让比赛取消,甚至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让尼日利亚队进入了世界杯。最近新加坡记者尤索夫出版新书《舞弊!新加坡足球操控内幕》,更是直言地下赌博集团早在一年前就开始运作巴西世界杯的假球。
图为:喀麦隆与克罗地亚的小组赛里,喀麦隆的宋肘击克罗地亚的曼朱基齐而吃到红牌。  IC 图
世界杯有多少假球?预先示警系统作用何在?
       当越来越多的彩民投注失败后,往往都对比赛结果有着重重疑虑,最终他们都选择“假球说”来解释那些没能判断到的问题。
       那么世界杯究竟有没有假球?无论是王雷还是迪克兰·希尔都认为有,但数量很少。后者曾出书表示2006年世界杯有四场假球。他甚至表示自己亲眼看到了加纳球员被收买,并透露赌博集为每个加纳球员开出了3万美元的奖金。
       王雷则把疑虑放在了1998年世界杯决赛法国3比0胜巴西的比赛中,“不可否认的是,1998年5月才成立的澳门彩票有限公司,在当年世界杯后就逐渐成为亚盘公司的风向标,或多或少和决赛有关。”
       不过王雷相信,世界杯即便有假球也少之又少,“在这个信息化高度发达的今天,很难实现。首先即使知道协议假球,资源也不会是独享。其次利润最大化无非是增加不正确结果的投注额或去投注博彩公司,但这都会被博彩公司察觉。”
       的确,从南非世界杯开始,国际足联就开发了预先示警系统(EWS),他们和全球超过400家博彩公司与机构签订协议,达成信息共享,一旦有非正常的大额投注就将处罚预警系统。“博彩公司比任何人都害怕假球的发生,因为假球的发生一旦无法预知并采取措施,那么他们就要承担巨额的赔偿。博彩公司最喜欢健康、稳定的联赛,这样他们能在低风险下一点一点来积累自己的利润。”王雷说道。
       此外,地下赌博集团也很难有能力在世界杯上操控多场假球。《图片报》专栏作家达克斯勒表示,无论是从安全还是操控难度上而言,假球都会控制在极少的数量,“如果要操控多场假球,必须提前较长时间里就开始运作,要规避各种安全风险,其次不是每支球队的球员和裁判都是容易操控的对象,甚至他们还要防范比赛失控的可能,因此大规模的世界杯假球并不存在,当然也不能排除世界杯没有假球,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有数量也不多。”
《明镜周刊》和假球贩子的较量
       有意思的是,喀麦隆0比4不敌巴西的比赛被不少人视作假球。喀麦隆和国际足联都介入调查。《明镜周刊》当时也曾发表了一篇极为震撼的文章,言之凿凿称此为假球,“在世界杯小组赛喀麦隆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前,我们通过Facebook联系到佩鲁马尔(新加坡假球大王)。他发消息说:克罗地亚会带走4比0,此外上半场会出现一张红牌。”
       关于喀麦隆队,佩鲁马尔写道:“这支球队里有7只‘烂苹果’。”在他看来,这支球队把自己的三场世界杯小组赛都给卖了。佩鲁马尔估计他们是收了一个马来西亚财团的贿赂,但他拒绝透露财团的名字。在《明镜周刊》的报道中,佩鲁马尔还称全球有超过20000个博彩平台,因此假球只需要找到合适的投注渠道,就可以规避国际足联的EWS系统。
       这篇轰动世界足坛的报道却很快迎来了大反转剧情。他们除了被喀麦隆足协要求提交证据外,国际足联也向他们收据相关线索和调查内容,国际足联安保主席穆沙克更是公开宣布,迄今为止没有赌博公司操控假球的迹象。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佩鲁马尔公开否认《明镜周刊》的报道内容。他强调那只是一个非正式聊天,而且是在6月21日也就是那场比赛已结束了整整三天。佩鲁马尔甚至还提供了截屏的聊天时间。《明镜周刊》除了强调这是比赛前三小时的采访内容外,没有再给出任何证据。
       以上种种,或许无法进一步揭开云山雾绕的假球,但至少告诉我们一点,世界杯没有那么多假球,反而提醒我们不要轻信非法赌博。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博彩公司,赌球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