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外刊扫描︱中文商业报纸如何报道甲午战争?

澎湃新闻记者 彭珊珊 整理

2014-07-24 13: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甲午战争新视角:新闻传媒、商业利益与民族主义
       2014年第1期英国《皇家亚洲协会期刊》(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中,伦敦大学学者Weipin Tsai发表文章从传媒、出版和商业的角度讨论甲午战争。这篇文章题为《最初的受害者:甲午战争期间中国新闻报纸上的真相、谎言和商业投机主义》(The First Casualty: Truth, Lies and Commercial Opportunism in Chinese Newspapers during the First Sino-Japanese War)。作者认为,甲午战争爆发时无疑是中国新闻界及读者最为关注的事件。民众渴望阅读关于战争情况的报道,报纸的所有者将之视为推广业务的重大商机。尤其是国内的媒体希望借此机会与英、美媒体竞争,提供最新最快的战事报道。该文比较了两家中文商业报纸——《申报》、《新闻报》,通过对照两家报纸如何报道甲午战争、信息如何被公众接收,来了解清末的媒体在报道国家重大事件的过程中如何运作,了解面对一个受到舆论政策影响的新闻事件时商业机构和读者作何反应,并试图阐明民族主义、商业利益和新闻阅读之间的关系。
       
纠葛不清的赌博、彩票和种族政治
       《美国历史期刊》(The 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2014年6月发表了Matthew Vaz 的文章《“我们有意为之”:1960—1985年美国种族政治、非法赌博和政府彩票的兴起》(“We Intend to Run It”: Racial Politics, Illegal Gambling, and the Rise of Government Lotter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1960–1985)。自1920年代起,纽约和其他一些北部城市就有因赌博而引发的种族冲突,然而这种冲突主要发生在黑社会,远离公众视线。对美国城市中赌博行为的公开的政治辩论发生在1960年1月,由此引发此后25年对赌博的地位问题的争论,同时与之交织的社会思潮还有对种族平等的诉求、对法律与个人自由的反思,以及精英阶层对社会公共安全的担忧和对社会秩序逐渐失控的焦虑。
       
从旅行看边疆:朝鲜士大夫的旅行及其身份认同问题
朝鲜山水画

       荷兰莱顿大学学者Remco Breuker在《东亚历史》(East Asian History)2014年第2期上发表了论文《境内还是境外?边界的模糊性和高丽人在辽、金、宋、元时期的旅行》(Within or Without? Ambiguity of Borders and Koryŏ Koreans’ Travels during the Liao, Jin, Song and Yuan)。在高丽王朝统治的500多年中,旅行始终是朝鲜士大夫的一个生活主题。通过相关的文学叙述,国内的旅行者在信息闭塞时代的不同地域之间创建了联系、并由此构建王朝统治的权威性;而跨出国家的旅行,则承担了将域外文明(如中华文化)带回高丽的责任。许多高丽商人在杭州、明州、登州或者在北方与辽、金、元的交界处聚居。在蒙元统治前后的旅行是非常不同的,主要不是因为高丽成为蒙元的附属国而带来的政治变动,而在于此时高丽人的自身认同、对于自身在世界地位的认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者认为,对于13-14世纪高丽士大夫旅行的分析能够揭示朝鲜(高丽)人最根本的自我认知和身份形成的过程与关键所在。

汪朝光评谭纳德新作:四平战役的性质究竟如何?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副所长汪朝光在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4期(2014年6月)发表书评,讨论美国学者谭纳德(Harold M. Tanner)的著作《东北之战和中国命运:1946年的四平》(The Battle for Manchuria and the Fate of China: Siping, 1946,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2013)。
       谭著的中心问题是战后东北的国共争夺与中国的命运走向,认为“四平战役”是一次决定性的战役。然而汪朝光认为,四平战役的意义对国共双方而言有不小的区别,谭著的论述对中共在东北作为的分析较为周全,如论及苏联军队进入东北时带着中共抗联人员组成的先遣队的作用,对国民党的决策论述有所欠缺。而国共争夺中东北和四平的“决定性”意义究竟如何,恐怕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回答或假设的问题。
       汪朝光指出,谭著作为美国学者的著作引用中文论著数量超过英文论著,是美国的中国史研究新趋向。过往的美国学术研究常有居高临下之态,对非英语论著往往作为资料而非研究来对待,而近年来中国大陆经济迅速发展,中国历史研究的中文论著得到美国学者的重视,除了一般学术研究的发展趋势以外,也反映出学术研究其实也难免受到非学术因素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