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前香港廉政专员罗范椒芬:当官不能期望发财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昕然

2014-07-17 12: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罗范椒芬,前香港廉政专员,现为香港政府行政会议成员。  IC 图

       罗范椒芬,前香港廉政专员,现为香港政府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是目前香港最忙碌、也是最火的政治人物之一。
       加入香港政府40余年,她曾在房屋、运输、教育等多个部门任职。
       三届香港特首任期内,罗范椒芬两次担任特首办公室主任,并与三位特首均有过合作,从政经验极为丰富。
       7月16日,罗范椒芬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专访。
       说罗范椒芬是香港最忙碌的政治人物之一不为过。
       1997年1月至7月,罗范椒芬担任候任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成为了第一任特首董建华最信任的女人。
       1998年,罗范椒芬担任香港教育署署长,开启了她个人仕途中充满争议的旅程。
       2006年1月,罗范椒芬因在教师自杀堕楼事件中言论不当,导致教育界发生了“倒罗潮”。
       9个月后,罗范椒芬担任廉政专员,成为了第二位执掌廉政公署的女性。
       在担任廉政专员8个月后,罗范椒芬因对教育学院并入中文大学事件调查结果感到失望,辞去了公职。她也成为了任职时间最短的廉政专员。
       从公务员体系退下来后,罗范椒芬一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
       2011年12月份,她在关键时刻力助梁振英成功当选新一任特首。
       梁振英当选后,罗范椒芬任香港特区政府行政会议成员。
       罗范椒芬曾经执掌的廉政公署一直被看做是香港的骄傲。国际上,香港的廉政系数也一直名列前茅。关注腐败问题的国际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所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中,香港位列第15名,仅次于新加坡,位列亚洲第二。
       但是,近段时间以来,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前廉政专员汤显明涉贪等一系列事件均颇受关注。
       香港的廉政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罗范椒芬看来,“许仕仁涉贪这样的案例只是个案,不能代表所有公务员的情况。做公务员不能期望升官发财,但是收入也足以保障生活无忧了。”
       廉政建设如何进行,罗帆椒芬一直以来的主张都是呼吁立法。
       今年两会期间,罗范椒芬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曾表示,我一直在呼吁,应该有一部反腐败法,这些年出台了很多规章制度,我觉得应该把规章提升到法律层面,归纳成具体的法律条文,集中为一部法律。
       在她看来,公务员的个人财产和收入不相称,就是构成犯罪,除非有合理的解释。
       接受采访前两日,香港政府公布了行政会议成员的申报财产。罗范椒芬申报的财产中,包括了中国联通公司香港分公司、中电集团的董事及两个位于香港岛的物业。
       对于官员财产申报,罗范椒芬认为,申报但不公开。因为财产申报一开始就公开,官员会有顾虑。

       澎湃新闻:许仕仁因贪腐问题成为焦点,有人开始质疑,香港高薪养廉的模式不再起效果,你的观点如何?
       罗范椒芬:许仕仁的案件尚在审理中,未能断言他是否有贪污行为,及是否向商界输送利益。因案件涉及政府高层,所以引起广泛关注。
       当官的满足感来自推动社会发展,服务大众,不能期望发财。人的贪婪并无止境,高薪固然有助养廉,但归根结底,建设廉洁政府,关键在于防贪制度、诚信建设和品德培养。
       澎湃新闻:你是第二位执掌廉政公署的女性,廉政公署一直被看做是香港的骄傲。你怎么评价现在的廉政公署?
       罗范椒芬:香港廉政公署于1974年成立,当年香港社会贪污盛行,民怨沸腾。时任港督麦理浩展现坚定的决心,委任姬达爵士为首任廉政专员,雷厉风行,大力反贪。40年来,廉政公署为香港树立清廉的美誉。
       事实上,许仕仁这样的个案有特殊性,只是个别事件。香港顶层公职人员的薪酬比不上私企的高管,但足以保障生活无忧。
       澎湃新闻:你认为香港廉政工作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罗范椒芬:总结香港廉政的经验,我认为有五点:
       第一,领导的决心和持之以恒的肃贪倡廉行动是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在香港,廉政公署独立运作,不受行政干预,打击贪污无畏无惧。对贪污者一视同仁。
       第三,由于贪污行为隐蔽性高,很难发现并查处。《反贪污法》赋予了廉政公署这样的特权,这样令执法工作更有效。比如,如果官员收入与财富不相称,必须自己证明财富来源清白,一反普通法系里面的“无罪推定” 原则。
       第四,廉政公署还高薪招揽社会精英,并悉心培育,从而建立优秀的团队,以业绩赢取市民的信任及支持。每年的民调都显示有98%左右的市民认同廉政公署的工作,向廉政公署实名举报案件的人数超过70%。
       第五,“执法、预防、教育”三管齐下,互相配合,防微杜渐。务求令人“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是廉政公署成功的策略,广受海外反贪机构推崇。
       澎湃新闻:在廉政公署内部人员的反贪工作上,是不是也有一些经验?
       罗范椒芬:廉政公署也要接受公众监督。
       比如,首先,廉政专员要定期向行政长官及行政会议做汇报,每年审议财政预算案时,也要接受立法会的质询。
       其次,行政长官委任社会贤达,组成四个咨询委员会,监察廉政公署各方面的工作,包括贪污问题、审查贪污举报、防止贪污和社区关系。这些委员会都由非官守成员出任主席。
       还有就是廉政公署内部有专责部门对办案人员进行监察,并处理对廉署人员的投诉。
       澎湃新闻:内地近日高官频繁落马,如你提到,廉政公署有很重要的一项工作是预防贪污。关于反腐工作是该走“先预防后治理”还是“先治理后预防”的路子,你有哪些看法?
       罗范椒芬:我同意中央纪委的策略,先“打虎”以收振聋发聩的效果。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之初,也是从执法入手,以遏止贪污行为的蔓延。
       上个世纪70年代香港警队的贪污情况严重,廉署的执法行动令人人自危,引起警员集体反弹。结果港督颁布特赦令,既往不咎以平息事端。特赦只适用于警队,而且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要彻底反贪,必须建设防贪制度,但这项工作需时,而且要长期不懈,与时并进。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专访前香港廉政专员罗范椒芬
热追问

fenzi2014-07-17

2001space2014-07-17

“你好,我是ICAC,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这是我年少无知看电视剧时最喜欢的瞬间,所有惩奸除恶的快感都浓缩在这句话中。我立志长大后成为警察,甚至在镜子前反复练习,如何用优雅又正义的姿态说出这几十个字。直到后来我发现ICAC并不是警察,它也不存在于中国大陆。ICAC觉得自身的形象在电视剧中被诠释的太完美了,影响了一代人,心怀感激的邀请TVB总经理陈志云喝了杯咖啡。
随着两岸三地文化交流日益密切,近来国内也经常上演ICAC的戏码,只不过台词改成“你好,我们是中纪委,王书记想请你喝杯茶。”
说到ICAC和中纪委的最大区别,大概是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犹如郭富城,一个着老头衫腋下夹公文包貌似张嘉译吧。
大陆反腐工作的确效仿过香港廉政公署,但不是中纪委,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属的一个内设机构——反贪污受贿局。但后来我国贪污腐败形势日益严重,反腐的重任就落在中纪委肩上。
ICAC不受任何行政干预独立办案,直接向香港特首汇报,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陆的纪委体制多年来实行双领导,地方纪委工作由同级党委和上级纪委领导,权力分化致使纪委监督工作形同虚设。不过现在特殊阶段,中纪委也收紧对地方纪委的领导权。如今中纪委的独立性可媲美ICAC。
ICAC与中纪委的运作方式稍许不同,ICAC有搜查、逮捕、扣押的特权,中纪委一般只有调查,拘留又公关机关执行,不过中纪委有特殊法宝——双规,攻击力可达100分。香港没有检察院,如果廉政公署查实贪污受贿,由行政机构中的律政司提起公诉,而中纪委则将案件移交检察院。
我有预感,在新一代少年的心中,中纪委将是神一样的存在,如果挑一个内地明星主演,我选火华社社长,不要问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