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日之前,他们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

澎湃新闻记者 黄翱

2014-07-19 09: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7日,马来西亚航空MH17在飞跃俄乌边境时被导弹击落,机上298人全部遇难。在遇难者中,有大约100名参与国际会议的艾滋病治疗专家,有善良的天主教修女,有两位刚满三岁的小孩,有足球迷……
       据目前掌握的信息,有189名荷兰人,44名马来西亚人,27名澳大利亚人,12名印度尼西亚人,10名英国人,4名德国人,4名比利时人,3名菲律宾人,1名加拿大人,一名新西兰1人遇难,其中还有1名遇难者身份不明。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据已掌握资料,汇总已知的部分遇难者的生平信息。缅怀逝者,祈愿安息,也期世人勿忘这个在俄乌边境上的悲伤的夏天。
        
       
范顺宝(Fan Shun-po)和家人在一起。

       范顺宝(Fan Shun-po),中国香港公民。一名荷兰鹿特丹亚洲餐馆的主厨。范顺宝妻子是马来西亚人骆燕华(Jenny Loh),两人都在事发飞机上。两人在鹿特丹经营的Asian Glories(东方之珠)餐厅,这家餐厅在当地非常著名,还上过荷兰当地的电视节目。MH17惨剧发生后,不少荷兰人均到餐馆外献花。
       香港《信报》报道称,范的岳母亦在机上。报道称两人此行是接岳母,由荷兰返回娘家马来西亚。一名与范熟识的荷兰记者称,两夫妇非常合拍并让人尊敬,太太是外向型,经常让人宾至如归,而范则在厨房埋头苦干烹调佳肴,甚至有点害羞,在两人的餐厅,有家的感觉。
       骆燕华于1978年由马来西亚移民到荷兰,范顺宝其后由香港移居到荷兰,两人一同创办多家餐厅。骆燕华2011曾在一个访问中表示,“我希望将所有来客人当成朋友”。据悉,乐善好施。2011年日本福岛地震时,两人曾与当地其他著名大厨发起慈善斋宴,为赈灾筹款超过4万美元(折算约31万港元)。去年台风海燕横扫菲律宾期间,餐厅亦曾举办义卖饭盒。
       两人唯一留下了唯一的儿子Kevin。
Nick Norris

Mo(中),Otis(右),Evie(左)在家里面过生日。

       Nick Norris,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珀斯的老人,他与自己的三个孙辈——10岁的外孙女Evie Maslin、12岁的外孙Mo Maslin以及8岁孙子Otis Maslin一同乘坐MH17号航班准备回国。Norris是CSC(Collaborative Systemic Change)的总经理,在澳大利亚和英国开发了一个基于互联网对协调员进行培训的课程系统。这本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祖孙三代一同从澳大利亚到荷兰度假,但三个孩子的父母决定在阿姆斯特丹多呆一阵子,所以由Norris带着孩子们一同回国,打算让孩子们先回学校读书。然而,三个可爱孩子的父母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Richard Mayne和小朋友在一起。

       Richard Mayne,就读于英国利兹大学的20岁大学生,在校读数学与金融。他是英超纽卡斯尔联队的狂热粉丝,准备前往新西兰参加该队的俱乐部活动。
       MH17航班事发后,Richard五十三岁的父亲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了。他对媒体表示,是他们两人共同定下的这一航班,“早上3点,我亲自把他送上前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在那里他将乘坐MH17前往印尼,然后转机前往新西兰。”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但是我不能相信所发生的一切”,“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照片,我们一家人都崩溃了。”
Glenn Thoams在世界卫生组织一场新闻发布会上。

       Glenn Thomas,49岁的世界卫生组织协调员,此前曾是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
       Thomas生于英国布莱克浦,此前曾长期在英国数家媒体担任记者。大概十多年前,他搬往瑞士日内瓦,开始为世界卫生组织工作。本次旅行,他作为世卫组织的协调员,本计划飞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参与预计于本月20日召开的第20届国际艾滋病大会(AIDS2014)。他与108名艾滋病专家一同乘机前往。他们的旅途也终结在俄乌边界。
       他的一名侄子对媒体表示,他的家人听到死讯已经完全崩溃。
       “Gleen是个伟大的人,我们会很想念他的。”一名叫Jannifer Yong 的加拿大记者在社交的媒体表示,“听到可爱幽默并且睿智的Glenn的噩耗真是令人痛心。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Fadela Chaib表示,Glenn是一个“美好的人,一个伟大的专家”。
国际艾滋病协会前主席Joep Lange。

        Joep Lange,国际艾滋病协会前主席,国际艾滋病研究领军人物,1983年开始,投身于艾滋病的治疗,在阻断艾滋病病毒母婴传播和抗病毒治疗方面做出了开拓性贡献,是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规划署的顾问之一,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了300多篇高质量的研究论文。
       1954,Joep Lange出生于荷兰,于1985年在阿姆斯特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生命中的30年用于治疗HIV感染者。早在1983年艾滋病初露端倪时,他便已投身研究之中。他在诸多关键实验(包括如何阻止艾滋病母婴传播)中都起到了重大作用。
       2006年,他成为阿姆斯特丹大学的终身教授,以及阿姆斯特丹国际抗病毒治疗方案评估中心的高级科学顾问。此后他还成为健康保障基金会的科学顾问之一,该基因会探索资源匮乏地区的健康保障基金的良性运转机制。
       18日,在马航MH17航班上,他与妻子Jacqueline van Tongeren一同遇难。
       联合国艾滋病亲善大使周柳建成(James Chau)在微博上表示,“Joep Lange是一个很有视野的人。他曾说过如果我们能够把可口可乐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同样也能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法带给人们。”朗格的朋友,美国疾控中心的西玛•雅斯敏(Seema Yasmin)博士在推特上说:“这是整个世界的巨大损失。”
Elaine Teoh

       Elaine Teoh,来自墨尔本大学的27岁女学生。家乡是马来西亚槟城。Elaine Teoh的哥哥David Teoh Qi-en表示,Elaine Teoh在墨尔本生活了7年左右,她是一名聪明伶俐的学生,也是一个很好的妹妹。他在自己的脸书上写道“当我了解到公众对MH17事故的观点和评论后,我劝我的朋友们在谈论这起悲剧时保持理智和冷静。在这个困难时期,请为我和我的家人祈祷。”墨尔本大学发言人表示,对MH17惨剧感到震惊。这名发言人表示,Elaine Teoh于2008年毕业于墨尔本大学,“我们的心与她的家人和朋友同在。”
英超纽卡斯尔铁杆球迷John Alder。

        John Alder,前英国电信员工,英超纽卡斯尔队的忠实球迷。他常常跟随球队的脚步周游全球,从1973年以来,他只错过了该队唯一一场比赛。纽卡斯尔联队经理Alan Pardew表示,对Alder的死亡“深感震惊和悲痛”。
John Paulissen一家全部在马航MH17坠毁事件中遇难。
Ben Pocock,一个来自布里斯托的英国男孩,他刚刚完成了在拉夫堡大学的考试,正准备去澳大利亚度假。
MH17飞行员Eugene Choo Jin Leong,马航形容他为“最可靠的飞行员之一”。
       
Albert Rizk,加拿大房地产经纪人。他与妻子Marie Rizk在MH17中丧生。他们与亲友本一起在欧洲度假,亲友们搭乘此前的航班回国,本来打算等他们。        
       
Liliane Derden,医学专家,为澳大利亚国家卫生和医学研究委员会工作。
荷兰男子Cor Pan,他在登机前曾上传了一张飞机照片,其文字说明“如果它失踪了,这就是它的样子”。
Sanjid Singh Sandu,41岁的马航空乘人员。4个多月前,他同为马航乘务员的妻子,在登机前最后一分钟与同事换班,没有登上MH370航班。然而,4个月后,他自己却搭上了无法到达终点的航班。
 
Willem Witteveen,荷兰议会参议员。现年62岁的Witteveen来自工党,在2013年1月再度当选参议员。他的首个参议员任期是在1999-2007年。据当地媒体报道,维特芬的妻子和女儿也都在这架飞机上。
马航MH17部分机组成员。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航,MH17,坠毁,遇难者,祭奠,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