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质活跃造就水位落差,也是安全隐忧

澎湃新闻记者 严昊 发自四川成都

2014-07-26 08: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夕阳中的金沙江云南丽江段峡谷。金沙江是中国西南最大的水电基地,计划将建造25座水电站。  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摄于2014年4月        

       【编者按今年7月10日,中国第二大的溪洛渡水电站和第三大的向家坝水电站全部投产,总装机相当于一个三峡。这两座收尾相连的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下游,在它们上游还有25座水电站在建或已建好。
       金沙江处于长江上游,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基地。
       2012年3月,记者曾穿越深山峡谷考察金沙江水电开发,探寻在建和筹建之中的近10座电站,调查水电开发带来的生态、移民问题。时隔两年之后,澎湃新闻再次回访这些地区。
       在云南永善县,彼时还奔腾的江水,已经成了溪洛渡水电站静静的库区水;在移民众多的永善县黄华镇,有移民因为安置房的工期和质量问题没有入住;在2013年因矿场偷排污染江水的昆明江川区,“牛奶河”已经得到整治,但是一年来尾矿库的疯狂上马,也留下了巨大的地质隐患。
       两年间,水电大规模”跃进“给金沙江留下了什么?备受争议的生态、移民等问题何解?澎湃新闻走访当地,对话专家。 
       
       中国规划的13大水电基地中有5个处在长江上游地区,分别是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乌江、长江上游水电基地。在最新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中,长江上游将建设的1000MW以上的巨型水电站就达48座。
       以最大的水电基地金沙江为例,其上中下游将被27级水电站分割。截至2014年初,中游的8级水电站已经开发6座,下游的四座总装机容量相当于两个三峡的水电站,也已投产两座(溪洛渡、向家坝)。
       高度差大,水流又急,在地质专家范晓看来,水量丰沛的中国西南地区确实极具发电能力。
       范晓是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大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这位在地质单位工作近40年的专家同时警告,上述区域处于活跃的地震带,一味追求发电效益最大化的水电开发,不仅对河流生态造成损害,也有很大的安全隐患。
地质活跃是水电优势也是隐患

       澎湃新闻:中国西南地区的地质条件适合大规模兴建巨型水电工程吗?
       范晓:金沙江、大渡河、岷江等等这些西南地区的河流,都处于我国著名的地震断裂带上。这条南北地震带,南起云南以及四川西部和西藏东部,北至甘肃、宁夏和内蒙古,是中国历史上破坏性大地震最集中的地方。
       比如,金沙江上的溪洛渡和向家坝(水电站)处在马边—昭通地震带,历史上发生过7级以上地震。西边的白鹤滩(水电站)处在东川-嵩明地震带,历史上发生过八级地震。
       澎湃新闻: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建呢?
       范晓:之所以大规模水电开发,因为有(水位)落差。从青藏高原到云贵高原,这里(开发水电)条件最好,地形反差非常大,从三江源海拔4000多米,经过横断山,到云贵高原、四川盆地,落差好几千米。
       为什么形成这么大的落差,就是因为两个板块结合的地方,一个抬升一个下沉,很多大的断层集中。但是这里是地壳最不稳定的地方,给水电工程和大型水库带来很大安全风险。
       澎湃新闻:这似乎很矛盾,特殊的地质结构既是水电优势,也是安全隐患。
       范晓:做水电开发不是绝对不能搞,但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模式,现在的模式是不留一寸自然河流,把所有的河流都变成梯级水库。整条河从上到下,从金沙江最下游的向家坝水电站,或者实际上应该从长江的葛洲坝开始,一直到通天河,全部规划完了。
       以前是自然河流现在规划成梯级水库,这个危害很大。这就不能避开一些地质灾害特别严重的地方。现在西南在建的水电没办法避开,因为所有的河流都被利用起来。只把河流看成发电资源,但河流是综合性的,它既要满足能源的需求,也还要满足生态的需求,还要满足景观需求。
       澎湃新闻:如果发生大地震,大坝会受到损害吗?
       范晓:大坝可以修得很牢固,可能震不跨,但是一个强烈地震,库区的地质灾害,比如特大的山崩可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一个是区域的居民带来破坏,涉及到水库诱发地震的问题,此外水库诱发的地震,使得地质灾害加剧。从向家坝到两家人,都是地震滑坡泥石流高发区,滑坡泥石流没办法避开,但是地震断层,特别是历史上活动强烈的断层,这些应该是非常慎重做论证的。
       澎湃新闻:有一种观点认为,大坝蓄水会引发一些地质灾害,水库蓄水影响到底有多大?
       范晓:一些水库的水位变化很大,比如向家坝和溪洛渡水电站,水位都超过100米。如果是天然河流,水位变化不会这么大。
       蓄水后,一旦水位上去浸泡山体,(水位)再下来,就造成地质边坡不稳定。峡谷地带本来有很多裂隙,水会灌进去浸泡,有水的时候,水对它有个支撑,但是水位一旦降下来,就会崩塌。还有些情况,蓄水后由于浸泡的作用,会软化岩石之间的联系,如同润滑剂的作用,于是山就会滑下来。
云南省昭通向家坝水电站是金沙江水电开发最下游的一座大型水电站,紧挨着水富县城。 澎湃记者 李坤 图 

泥沙沉积将带来后续麻烦
       澎湃新闻:泥沙沉积曾给黄河三门峡大坝带来致命影响,这也会在长江和西南水电工程中出现吗?
       范晓:以三门峡大坝说,那是彻底失败的。黄河泥沙含量非常高,但是要不是黄河搬运了这么多泥沙,下游的华北平原怎么会堆出来。这是自然规律,但是把水库拦起来,泥沙只能排出一部分,这本身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长江的泥沙相对较少,但是上游的金沙江和嘉陵江泥沙比较多,尤其是金沙江,由于泥石流频发和水土流失严重带来很多泥沙。水库也是有工程寿命的,泥沙沉积就是影响其寿命的因素之一。有个术语叫做库沙比,就是水库库容和每年泥沙来量的比例,数值越小说明寿命越长。
       三峡工程按照工程寿命来说是80年,不是说80年就被泥沙堆满了,而是失去了防洪功能。有人说,这种工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是不可能利在千秋,无论怎么样水库最终还是要报废的。像美国一些国家有一整套体系,论证大坝从修建到报废完整的环境影响和社会影响,但是中国还没到这一步,根本没有考虑报废的问题。
       澎湃新闻:有什么方法可以缓解泥沙堆积吗?
       范晓:排浑蓄清可以达到平衡。到了雨季,很多水库泥沙淤积很严重,就要加大流量,降低水位,利用洪水把泥沙冲走。但是这也导致河水非常浑浊,下游没办法供水。
       岷江上的紫平铺水库,去年就造成了这样的影响。汶川地震造成很多滑坡,山体遭到严重破坏。汶川地震以后,整个雨季,龙门山就有大量泥石流。每年进入紫平铺水库的泥沙量非常惊人,就要借着洪水开闸放水。
       因为岷江是成都的水源地,冲沙导致下游很多地方没办法取水,因为浑浊度到了一定地步自来水厂就没办法处理。去年七月份成都主城区至少一个星期不能正常供水,我在双流受影响的时间更长。
       澎湃新闻:近几年长江鄱阳湖的干旱是否与水电站开发有关?
       范晓:鄱阳湖和洞庭湖是通江湖泊,与江水是互补的,在枯水季更需要长江的补给。它们的干旱一个是来水流量少了,另一个是水库修建后,泥沙很少的清水流下来导致河床加深。
       在河床加深的情况下,流量不变,水位也要下降。何况现在,河床下降,流量也减少,双重影响导致鄱阳湖、洞庭湖的水迅速减少。
       澎湃新闻:如果长江上游规划的水电站都投产了会出现怎样的情景?
       范晓:(水电站)蓄满水就是要满负荷发电,追求最大效益。如果长江上游所有水库都建起来,每年到9月份蓄水,而且都蓄到设计高水位,长江的水是不够的。
       本来对江河的开发利用应该是综合开发,水电开发需要考虑,但不是全部。如果按照公共管理,政府应该是站在综合开发的角度考虑,不是考虑利益最大化。
       水电企业是强势集团,政府在其中又有重大的利益,就像是卖土地,现在把河流卖出去。水电的税收很厉害,向家坝(水电站)给宜宾市的每年税收要十几个亿。眼前最现实的就是每年可以拿到一大笔钱,当然这种税收是从动工就开始的,建设税和运营税都很高。有些政府的财政是土地财政,有山有水就可以卖矿卖河。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水电开发,地质灾害,金沙江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