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蓄水致地质灾害,一县新增2000移民

澎湃新闻记者 严昊 发自云南永善

2014-07-26 08: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今年7月10日,中国第二大的溪洛渡水电站和第三大的向家坝水电站全部投产,总装机相当于一个三峡。这两座首尾相连的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下游,在它们上游还有25座水电站在建或已建好。
       金沙江处于长江上游,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基地。
       2012年3月,记者曾穿越深山峡谷考察金沙江水电开发,探寻在建和筹建之中的近10座电站,调查水电开发带来的生态、移民问题。时隔两年之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再次回访这些地区。
       在云南永善县,彼时还奔腾的江水,已经成了溪洛渡水电站静静的库区水;在移民众多的永善县黄华镇,有移民因为安置房的工期和质量问题没有入住;在2013年因矿场偷排污染江水的昆明江川区,“牛奶河”已经得到整治,但是一年来尾矿库的疯狂上马,也留下了巨大的地质隐患。
       两年间,水电大规模”跃进“给金沙江留下了什么?备受争议的生态、移民等问题何解?澎湃新闻走访当地,对话专家。 
2013年溪洛渡水电站开始发电。澎湃新闻 李坤 图

       从上世界 90年代末开始,云南永善就进入了水电开发时代。水电开发大军给当地经济和观念带来很大积极影响,水电配套公路也极大方便了当地对外交通,2013年溪洛渡水电站开始发电,当地也将每年坐收“几个亿”的税收。
       然而,与这些欣欣向荣景象不同的是,一些容易被水电大项目掩盖的问题也随着移民工作的开展而暴露出来。在澎湃新闻采访永善县移民开发局局长刘峰时,他刚刚处理一起可能因水库蓄水导致的山体滑坡。他用手机拍摄的一张图片显示,一栋两层居民住宅整体滑到了山坡下。
       在水库移民安置看似结束的今天,刘峰却认为任务只完成了2/3,水库蓄水导致新的地质隐患和新的移民,以及移民安置和就业,都是地方政府不得不面对也解决的后水电开发时代问题。
 补偿标准不同引纠纷
       澎湃新闻:移民局是专门为水电站设立的吗?
       刘峰:对。从1999年开始做水电站的前期工作,(政府)就有了相关工作。到2001年(县里)设立移民局,当时隶属于国土局,后来剥离出来,与国土局平级。
       开始称为支援两站工作局,后来又改成支援两站移民开发局,现在叫永善县移民开发局。最早移民局没有办公楼,到了09年(才有),目前有50个职工,分为办公室、财务室、安置科,档案办等等。
       澎湃新闻:现在水电站建设已经接近尾声,是不是移民局也会被撤销?
       刘峰:我估计短时间之内是撤不掉的。如果单纯考虑移民搬迁安置,我们只完成了移民工作的1/3。库区的矛盾纠纷太多,户与户、村与村之间都有,2005年开始纠纷就有6000多件,其中重大纠纷130多件,20多件要进入司法程序。
       现在淹没线以下的搬迁结束了,但是因为塌岸有了很多新的(水库)影响区,需要搬迁。通过现场勘察勘测,在科研阶段就出了20多个滑坡影响点,在蓄水阶段又扩大和增加了十七八个影响点,最近又增加了几个隐患点。目前因为蓄水导致的塌岸造成滑坡,涉及将近2000人。移民搬迁只是移民工作的1/3,还有2/3是很多遗留问题。
       澎湃新闻:遗留问题指什么?
       刘峰:我们县比较特殊,一肩挑两站,一个是向家坝,一个是溪洛渡。两站之间的补偿标准不同,谁比谁高的情况都存在。上游是溪洛渡,下游是向家坝,甚至一户人家的地在两区中间,补偿标准都不一样。悬殊很大,比如香蕉和芭蕉园,向家坝是2万7(一亩),溪洛渡却是6万多。花椒园溪洛渡是7万多,向家坝是4万8。我觉得可能两个项目的设计单位不一样(导致),两个站的政策应该基本要平衡。
       澎湃新闻:在移民安置点建设方面呢?
       刘峰:集镇安置点的建设中,规划和实施之间的差距,一直都会扯皮。比如,一些在规划中没有的(设施),地方政府为了保证移民安全入住,保障市政功能的完善,必须要做一些配套。但这样就会超出原来的规划。比如一个集镇,规划只有1.1个亿,但是实施过程中,停车场、文化广场、毗邻道路设施、亮化工程、绿化工程,都可能要政府投资。我们算了一下,永善县向家坝和溪洛渡几个移民集镇的建设中,地方政府可能要举债5个亿。
       澎湃新闻:举债这些钱是找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要吗?
       刘峰:目前是的,整个工程还是扫尾阶段。能够设计变更的就进入规划,要三峡公司承担;其次通过概算调整,可以解决一部分;此外,可以和三峡沟通,这主要要省、市协调。实在不行,可以跟三峡借一点给我们把工作做了。另外,水电站在我们县,估计每年的税收能给我们两个多亿。实在不行,为了移民的稳定,只能先把一些事情先做掉。

永善县桧溪镇因溪洛渡水电站蓄水整体往山上迁移。澎湃新闻 李坤 图

人均月补偿标准仅约相当于银行10年定期

       澎湃新闻:移民反应没人都被强制扣除3万多元补偿金,是怎么回事?
       刘峰:只要是生产安置移民都要交,我们县大概54%的移民选择逐年补偿。每人交30720元,每个月返还每人160元的逐年补偿。群众拿出这些钱是自愿的,我们不强迫选择这种安置方式。另外,移民到了集镇失去了生产资料,土地没有了,逐年补偿是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死了之后还可以继承。
       澎湃新闻:160和30720是怎么算出来的?
       刘峰:在(邻近的)绥江县,根据一人七分水地三分旱田,大体算了一下,年产值是1920元,每个月就是160元。1920再乘上水田旱田的16倍补偿倍数,就是30720。
       澎湃新闻:很多移民反映160元太少了。
       刘峰:160的标准确实低了点,我们算了一下与10年定期(利息),悬殊不大。但是假如涨到320呢?文件说随着经济水平、物价水平上涨,标准是要调整的,省里面正在制定调整的办法,到底是三年调还是两年调,调整一个怎样的幅度,怎样的依据,还不知道。
       澎湃新闻:移民上交的统筹资金涉及多少?
       刘峰:(永善县)移民总共有40684人,这还不包括后续的山体滑坡等影响区(移民)。按照一半人数选择了统筹,大概有6个亿的资金。
       澎湃新闻:这是永善特有的政策吗?
       刘峰:四川没有,是云南的,水富、绥江、永善都是这个政策。因为云南山区,土地有限,移民也不愿意外迁,没有太多的土地,所以只有采取多渠道安置,才出现逐年补偿政策。
       澎湃新闻:这些统筹资金放在那里?
       刘峰:三峡(公司)把每个月(每人)的160元给政府,让政府给移民。其实本金在不在三峡我不清楚,也可能在省移民局,反正不在我们县里,(县里面)资金是从省里来的。一般一个季度发一次,我们需要省里拨款。不是把所有钱(补偿款)都发给我们,再由县里存起来发给群众。
       澎湃新闻:假如每个月补偿提高到320元,资金从哪里来?
       刘峰:可以采取多种渠道。去年(溪洛渡水电站)刚刚发电,电站发电以后,三峡(公司)除了收益,还应该有些移民安置的社会责任,会从发电收益里提起一定的比例解决这些问题。
       澎湃新闻:这是上面规定的?
        刘峰:没有规定,是我个人的想法,我觉得它必须有。昭通相对贫困,交通落后,发电之后对发达地区是有贡献的,作为生态补偿也是应该的。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沙江,移民,补偿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