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驻印度大使:日本或再成亚洲最大不稳定因素

野田英二郎/日本前驻印度大使

2014-07-26 14: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开罗会议公报原件。公报申明,使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如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

       不得不遗憾地说一句,今天的日中关系已经陷入到两国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但两国有着2000年的交流历史,经济上也有着无法隔离的相互依存关系。作为日本来说,唯一的选择是通过对话来恰当地解决当下事态以求共同繁荣。
       让我们来回顾下“尖阁(编者注:即中国钓鱼岛及附属岛屿)”问题的背景。1880年,日本将当时为独立国家的琉球编入领土之际并没有包含“尖阁”。日本将“尖阁”作为领土是在1894年甲午战争。之后,1943年11月,为了制定联军对日战争的目的以及战后亚洲国际秩序,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中国的蒋介石在开罗进行首脑会谈发表《开罗宣言》,其中明确要求日本将从中国“窃取的领土”还给中国。1945年7月,《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继承了《开罗宣言》。不仅如此,1972年9月,日中邦交正常化共同声明中也明确表示要遵守《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回溯这段历史,中方提出“‘尖阁’是中国领土”的主张是有根据的。另一方面,日方所谓“‘尖阁’是日本国有领土,不存在主权问题”的主张则缺乏说服力。日本将其主张建立于战后的《旧金山和约》,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中国并没有参与该和约,故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无论如何,必须直面双方在领土主张上的这一分歧来解决问题。
       参与邦交正常化交涉的栗山尚一(时任和约课长,之后任外务次官、驻美大使)在回忆这段邦交历史时,将“默认的谅解”、“搁置争议”解释为:“既然找不到解决的途径,那就把‘不解决’作为当前的解决方式”。为了让事态平静,只有回归“默认的谅解”,回到谈判桌。关于这次纠纷的另一个背景是位于中国周边海域的美国海军空军的诸般行动刺激了中方。中国一直期望与美国发展包括首脑层面在内的“大国平等关系”。
       日本不仅应当通过双边交涉来恰当处理围绕“尖阁”问题的日中纠纷,同时我们也必须考虑到,以“日美同盟”为外交机轴的僵硬外交形态已经不适合于当今世界,还会阻碍推动与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合作,特别是与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相矛盾。如果无法与中国建立友好信赖关系,我国将会在亚洲被孤立,进而为世界所孤立。这正是我们从明治到战败这段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已故后藤田正晴(译者注:后藤田正晴,1914-2005,日本政治家,曾任副总理、内阁官房长官、总务厅长官、法务大臣等职位)曾反复主张:“日本没有假想敌,更遑论与美国共通的假想敌。所以应当停止日美安保条约,转换为和平友好条约”。从长期出发、从大局出发,应当将构建亚洲地区安全保障体制作为课题。
       目前国际社会对于朝鲜无核化已有共识,随着紧张局势缓和,朝鲜半岛无核化将成为需求。那时,驻韩美军撤离也可能成为课题。对日本来说,继广岛、长崎之后,如今受到福岛核电站事故的严重冲击。事实证明,核电站与核武器的破坏力在本质上没有区别。在日本民间,“废除核电站”与“废除核武器”正成为同一主张。以冲绳为首抗议在核武器问题上态度暧昧的驻日美军基地的舆论也会日渐壮大吧。今后随着朝鲜半岛无核化推进,如能形成包括日本的东北亚三国无核地区将会促进东北亚和平稳定。这正是六方会谈的理想目标吧。当然,实现这一理想必须要求美国减少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可以期待的是,美国国内削减军费预算的动向、中美大国平等关系协商等事件将会推动紧张态势缓和。同时,作为非正式场合的民间交流也应纳入视野。
       回到日本国家定位的问题上来。日本通过日美安保条约——前文已述,后藤田正晴先生曾坚持要终止这一条约——视对美合作的政策依然拥有着高于宪法的权威。二战投降至今已过69年,对如今的日本年轻人来说,从他们小时候或者出生时美军就驻留在包括冲绳在内的全国各地。所以他们不觉得奇怪也无可非议。但这一现实本身是不正常的。1970年代,笔者曾于捷克斯洛伐克工作。当时包括捷克斯洛伐克在内的苏联圈国家,其首都圈内都有苏联军队驻留,很难说他们与苏联是平等的独立国间关系。现在日本很难说同他们有什么不同。
       我们固然应当赞赏日美安保条约在历史上对于东北亚稳定的贡献,但正如后藤田先生指出,该条约的使命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终结了。延续该条约的是一直以来强调的所谓“亚洲不稳定因素”。
       与天地万物一样,国际条约也有始有终。日英同盟曾在亚洲发挥过一定的作用,经过20年便终止了。美国于1921-22年主导的讨论中国及太平洋问题的华盛顿会议上,日英同盟解散,取而代之的是以《四国条约》及《九国条约》组成的“华盛顿体制”继续发挥维护和平的功能。构建该新体制之时,日本外交家币原喜重郎因获得了中国外交家王宠惠的帮助而发挥了积极作用。这并不是举行旧体制的葬礼,应当用英语“commencement(毕业)”来解释。日本应当回忆起这段历史。我认为,日美安保条约在完成历史使命之后向更符合时代的六方会谈体制转变,日本应当在这一转变中作为重要成员发挥积极作用。正如在冲绳所表现出的一样,驻日美军存在反而是日美两国国民间友好的最大障碍。我真诚希望美国有识之士好好从长期、从大局出发来检讨一下驻日美军究竟是利是弊。
       作为日本人,我们应当重新回想起1945年二战投降后,我们是如何反省过去而高举符合国际社会普遍伦理观的宪法,成为爱好和平的国家,成为主权在民的民主主义国家。
       早先,不仅中国、韩国及其他亚洲国家,而且美国及西欧各国都表现出对于日本忘记二战历史的担忧。看看我国不少当权政客的发言,很难说国际社会的指责是误解。如果不消除这样的担忧,日本将会同1930年代一样被称为亚洲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我们应当牢记,只有正视历史、遵守宪法、贯彻和平,我国才能有美好未来。日中关系的未来亦系于此。(周生升 译)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波茨坦公告69周年,中日关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