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珥•重访甲午路2︱朝鲜曾经最中华

雪珥

2014-08-04 10: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适逢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澎湃新闻•私家历史邀请知名学者雪珥重访历史现场,以这种方式来纪念这场改变东亚格局的战争,借此观察历史和现实交织下的中、日、韩。本文为“重访甲午路”系列文章第二篇。
       这回雪珥先生在下榻的酒店观看大汉门的守门军换岗仪式,从中察觉这个把首都“汉城”改名“首尔”的韩国“汉”性犹然,进而回溯历史,追踪朝鲜曾经一度极其强烈的“小中华意识”,而一衣带水的日本在这方面毫不逊色于朝鲜。作者认为,由于这种意识的导引,朝鲜、日本乃至越南都曾梦想“逐鹿中原”或者“入主中原”。从这个角度看,甲午之战或可说是日本“中国梦”的一次实践。而这次以船炮和铁蹄为先锋的实践打破了东亚的宁静,震惊了世界。



德寿宫的正门“大汉门”

韩国“汉”性犹然

       德寿宫的正门“大汉门”,紧挨着我下榻的酒店。观看此处的守门军换岗仪式,成了我在汉城期间的经常节目。
       尽管汉城不再被称为“汉城”,而是“首尔”,但“汉”的遗迹,在这个国家实在难以消灭。比如汉城郊外那滔滔的汉江,再比如这个题写着汉字的“大汉门”。
       如同中华文化圈的大多数宫殿,德寿宫也是坐北向南的,偏偏这个正门局促在宫殿的东南角,面东而开。德寿宫是朝鲜王朝最后一任国王、“大韩帝国”第一任皇帝高宗退养之所,正是在其任内,爆发了甲午战争,朝鲜脱离了中国,在日本的扶持下获得了“独立”,而后又变成了日本的殖民地。
       汉城观看传统换岗仪式,主要就是大汉门及景福宫前的光化门,形式与仪程十分相似。光化门前的仪式,因地方宽大,仪仗队的规模更大,显得更为雄壮;而大汉门的仪式虽小,但因为地处汉城最为繁华的CBD核心,周边高档酒店林立,就近来看的游客并不少。
       这种传统仪式,吸引人的是仪仗队的传统装束,所佩戴的武器也是传统刀枪剑戟等冷兵器,当然少不了韩国人最为自豪的弓箭。这种所谓的传统军服,有人说其实就是中国明朝军队的制服,略有修改。
       无论是否明军制服,其“中华”属性之强烈,与“大汉门”、“光化门”这些汉字匾额一样,毫无疑问。其能历经数百年保留下来,也的确足以令中国人汗颜。
朝鲜:从朝天到燕行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朝鲜民族是把自己当中国人的。或者,更为确切地说,是把自己当作中国的一部分。
       明末李自成的造反军队攻占北京,崇祯皇帝在煤山上自缢身亡,满清铁骑随后蜂拥入关,席卷大明江山,中国继元代之后再度“沦陷”于北方少数民族之手。彼时,不仅朝鲜、还有日本、甚至越南、琉球,都开始了以自视为中华孑遗的身份认同为核心的“小中华意识”时代。这种“小中华意识”,朝鲜人表现得尤为强劲。
       尽管中原沦陷之前,朝鲜就在满洲军队的刀锋下被迫称臣,但军事上强悍的满清,似乎在政治上相当宽容:朝鲜可以不必薙发改装,并可保持原先的社会制度和习俗。依然身着天朝服饰、上国衣裳的朝鲜人,自信地认为:“振兴中华”的伟大使命,已经历史地落到了他们的肩上。
       朝鲜人坚信:“中国有必伸之理, 夷狄无百年之命。”在 “中华”优越感的支配下,朝鲜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其内部文件多将满清皇帝蔑称为“胡皇”,满清使节为“虏使”。除了对清公文外,几乎所有官方文件仍然沿用崇祯年号,直到南明小朝廷灭亡,“复明”大业无望,才改用干支纪年和国王在位年号,而绝不使用大清年号。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朝鲜国王们念念不忘的是北伐中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清承明制,朝鲜使节照例要定期到北京朝贡。明朝时,朝鲜使节记载朝觐细节的报告书叫《朝天录》,到了清代,就改叫《燕行录》了——北京不再是天朝的首善之区,而只是一个别名为“燕京”的旅行目的地而已。满清统治下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变化,在朝鲜人看来都是中华文明的大倒退。小到服饰、发型,大到社会主流思想,无一不是礼崩乐坏。当北京人围观身着“奇装异服”的朝鲜使团时,朝鲜人自豪而轻蔑地记载道:这些中国人居然不认识天朝衣冠!
       如果说,明代的《朝天录》中充满了对大国的敬仰,清代的《燕行录》则更多是朝鲜人“中华文化”优越感的集中体现。在朝鲜王朝最后一本《燕行录》中,1881年出使大清的金允植在行经易水之畔时,甚至能从“土性缓弱”的尘沙中,看到此地“未必有英豪出其间”,感慨这“燕赵之间,古称多慷慨悲歌之士,屠狗剑筑之乡”,何以“古今之异宜欤”!轻蔑之意,跃然纸上。
日本:大清不是“中国”,我才是“中华”
       不要小看这种“小中华意识”,它在甲午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日本人的“中华意识”,丝毫不亚于朝鲜人。早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