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赔偿未谈拢,鞍山一副镇长被指带人强行“推平煤场”

澎湃新闻记者 周宽玮 实习生 蒋闵津

2014-07-29 11: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2年5月14日,山东滨州一处煤场。 IC 资料

       7月28日,辽宁鞍山市立山区沙河镇的刘永刚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爆料,因拆迁赔偿问题,他所经营的煤场在2013年4月遭到镇政府的强拆,“副镇长聂虎春趁自己不在煤场时,带人将煤场当场推平”。时至今日,拆迁款赔偿一事仍未能解决,刘永刚说煤场被强拆后已失去主要生计来源。
       28日,澎湃新闻记者致电鞍山市立山区沙河镇政府。副镇长聂虎春对澎湃新闻记者确认了“推平煤场”一事,但他透露,当时上报给了“区里”,得到了“区里领导”的同意,自己只是执行后带人将煤场的围栏拆除。且当时煤场一片萧条,已处于停工状态,并没有刘永刚所称的“生产设施”。对于刘永刚不在场的情况下推平煤场的说法,聂虎春并没有作出回应。
       刘永刚介绍,2012年,沙河镇将150亩土地卖给了地产开发商,其中包括他自己经营的煤场,约占2.5亩。从2012年开始,他就与沙河镇镇政府商议赔偿款一事,“政府提出赔偿55万元,我要求180万元。”
       “我当时与镇政府签订的承包合同是2028年到期,现有的煤场生产设备与16年的预期经营收入加起来,大约一亩地要赔偿72万。”电话中,刘永刚给澎湃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煤场是自己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每年的经营收入能达到10万元左右。       
       刘永刚还称,因为赔偿款的金额未能与镇政府达成共识,自己从2012年起一直与镇政府协商。但是去年4月,在自己和妻子不在煤场的时候,当时负责拆迁工作的副镇长聂虎春带人将煤场推平。“他们拆了围栏和围栏四周的葡萄树,把煤场内的4、5吨煤推平,埋在了脏土之下,还拆了地泵。”根据他的说法,当时煤场还处于生产状态,毁坏的地泵价值20万,被埋的煤当时折合人民币16万元左右。
       “全家都指着这煤场生活,被推平后,多次找镇政府理论,但政府回应说‘你再不搬,赔给你的钱只会越来越少’。”刘永刚抱怨,如今他和岳父一直住在煤场仅存的一间平房中,生怕有一天镇政府来人把这平房也给推平了。
       而沙河镇政府副镇长聂虎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后,却给出了不一样的解释。
       聂虎春透露,刘永刚一家是外来人员,上世纪90年代沙河镇东沙河村发生火灾,因取土灭火形成了一个大土坑,事后刘永刚用脏土填埋了土坑之后又继续扩建,形成了现在占地约2.5亩的煤场,之后刘永刚与镇政府签订了土地租用合同。 
       “2012年,鞍山市征用沙河镇的150亩土地,用于上海一家物流公司的厂房建设。这150亩土地大部分是农田,当时征用价格是10多万元。但是刘永刚随后提出180万元,这大大超出了政策规定的价格”。聂虎春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事后请评估公司做过评估,决定以农田与企业用地折合之后的平均价格赔偿,共计55万元,但遭到刘永刚的拒绝。
       聂虎春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去年煤场就已经停产,里面杂草丛生。而拆除煤场围栏的时候,没有刘永刚所说的“地泵”等设备。
       聂虎春透露,如今他已经不分管刘永刚煤场一事,主要由镇里其他领导和立山区上级部门负责。而除了刘永刚的煤场,其余的征用土地的赔偿工作在13年年底时已经全部结束。 
       7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致电立山区国土资源局,一名郭姓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自己不太清楚”。而沙河镇副镇长聂虎春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去年4月份拆除煤场围栏时刘永刚一家并不在场。当时煤场已经处于停产状态,场内很荒芜。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鞍山,副镇长,推平煤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