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Joy红人“大胸小孽”喊冤:未来一定会去支教

澎湃新闻记者 孙丹 实习生 邓灵灵

2014-08-03 10: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孽表示自己胸大很容易被拍胖,“如果我拍照、拍视频好看了,他们就说我是整容的”。

       拥有童颜巨乳F奶的小孽,自今年第十二届ChinaJoy拉开大幕,即火速霸占新闻头条。
       究竟有没有整容,是否照片处理过度?照片主人公、微博名为“小孽小囍”的22岁女孩8月1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自己胸大很容易被拍胖,每年丑照都特别多,“如果我拍照、拍视频好看了,他们就说我是整容的”。
       而在谈及展会主持、show girl的工作时,小孽则表示,其实一天下来很辛苦,有时忙得吃饭都没时间。
“我是主持,不是show girl”
       翻看小孽的微博会发现,她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
       这个在新浪微博上拥有40万粉丝的小姑娘告诉澎湃新闻,微博上都是游戏圈里的人,一半人黑,一半人不温不火。“会有一大堆人站出来黑我,我又是不喜欢解释的人,随便啦。但是会有各种奇怪的留言,搞不清楚他们怎么想。”
       小孽,来自宝剑之邦浙江龙泉,虽然声音甜美,性格却似习武般明朗直率,有啥说啥。
       说起喜欢的主持、配音等工作,她说这些都是爱好,自己有能力做有兴趣的事情养活自己,不只是靠外表。
       说起学校,她坦白因家庭原因大一辍学,后来在上海修了本科文凭,但不愿这样的经历教坏别人,给粉丝们造成不良影响,“在大学四年里真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至少学校里比社会单纯很多,也能让大家慢慢地从大学的小社会过渡到大社会中去”。
       说起家人,她表示朋友圈一直都对妈妈开放,家人知道自己做的工作,也很信任她。
       说起未来,她有很多想法,开网店、做生意、去支教,“前段时间我去了西藏,已经考察了自己要待的学校”……
       面对铺天盖地的议论和报道,已经参加过四届CJ的小孽对于“被黑”并没有很意外,“其实每年都一样,就今年闹得比较大一点”。她只是有些委屈,“我是主持,不是show girl。”
       不过,在主持工作之外,小孽需要在现场配合拍照;空档时间里,偶尔会顶一顶show girl的工作。加之服装的搭配、造型和场景的配合,不了解的人自然会认为她是show girl一员。
       从展会红人到show girl,风光背后的真实生活,恐怕不是大家所想象的。
“身体不好,随时可能晕倒”
       趁着午饭时间,一群show girl挤进又小又闷的化妆间中补妆,没有专用餐厅,她们就随便找个角落蹲坐着吃工作餐,过一会,又重新容光焕发地站回展台上。
       微博名为“天天pinky”的女孩表示,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在光鲜和疲惫的交替中工作,“最尴尬的其实是我们休息、补妆、吃饭,还会有人要拍照”,她说出许多show girl们的难处。
       CJshowgirl社团负责人叶子告诉澎湃新闻,show girl主要以学生为主,平时状态是以学习或外面接活动通告来做兼职,都比较单纯随性。
       叶子介绍道,社团选show girl的标准主要看是人品、执行力和资质。“人品就是需要多接触沟通,一定时间才能慢慢了解,从细节中了解其本人。资质是指外貌,比如是否符合网友、游戏玩家喜欢标准。”
       面对网友炮轰show girl照片被过度美化,“天天pinky”有些不悦,“现在大家对show girl的要求太高了,现场情况那么多,我们不可能每个时刻都很美,所以才需要用PS,全部不让PS又要求很美,那真的要去整容了。”
       “很多妹子多多少少整过,毕竟她们需要靠脸吃饭。”对此,叶子对于整容并不介意,“这个问题也是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韩国的明星哪一个不整容呢?很多妹子打打瘦脸针之类的微整,严格来说也不算(整容)。”
       “每天都要很早起来,睡眠本来就不足了,场馆又很热很挤,体力不好或者身体不好的话,随时都会有晕倒的可能”,1993年出生的冯焱参加了2011年和2012年两届ChinaJoy,今年她刚刚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全职平面模特。她告诉澎湃新闻,今年她因身体状况不佳而放弃参加CJ。
       “不同的人工资不一样,有名气的肯定会比普通的高些”,冯焱透露,做一天showgirl,可以拿到三位数,甚至五位数的工资。
       叶子也表示,“依据人气知名度资历一般是500-2000元不等,少数是2000元以上甚至更高。”
“show girl一般做两三年,然后转行或嫁人”
       “其实ChinaJoy这个平台,做到有点知名度还是可以的”,冯焱说,小时候她有想过做明星,但发现要成为明星,光做show girl远远不够。“如果有好的成名机会,我愿意尝试,没有就过好现在的生活”,冯焱淡然地说,再过几年,找份踏实稳定的工作,安逸地生活。
       今年是陈雨涵第5次参加ChinaJoy展。大学毕业后,陈雨涵做起了全职平面模特。“我现在把做show girl看成工作的一部分,也给自己签约的公司做做宣传”,陈雨涵说,有时也会想是否会成名,但如果没有机会,她打算几年后进游戏公司工作,想做文案策划。
       “我父母不反对我做show girl,因为他们清楚我的工作性质,但外界的人就会误解”,陈雨涵说做show girl要承受很多“抹黑”的压力,“比如之前有一次,我们代言游戏的广告穿得很性感,就有人传我们跟游戏公司的人员有染,但其实这个圈子里大部分的女生还是很乖的,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可能自身不检点,我觉得都是看每个人的态度和选择。”
       也不是每个show girl都有机会和经纪公司签约,并成功转型。
       “show girl一般会做三四年吧,多数都是学生时代兼职,目前据我所知最大的是30岁。”叶子告诉澎湃新闻,show girl大多数是学生兼职。
       小孽认为,“这也要看人,我认识的平面模特年纪最长的有做到四十多岁,还是拍年轻服装的。”不过她也表示,大部分人是做个两三年,然后嫁人或转行。“Show girl本来也是兼职性质的工作,并没有全职要求。”
对话小孽
       澎湃新闻:今年China Joy刚刚开幕,你做show girl的照片就火了。
       小孽:其实我不是show girl,是新浪展台的主持人。
       澎湃新闻:主持人主要做些什么工作?
       小孽:我们展台的活动还蛮简单的。我主要是发奖品,和show girl互动,让玩家上来表演节目,让玩家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得到奖品了。活动并不是都是我主持,还有新浪直播间的访谈。我主要做互动节目的主持。
       澎湃新闻:没有轮到你主持的时候,会干什么?
       小孽:会安排在旁边拍照。
       澎湃新闻:除了做主持人,平时还做些什么工作?
       小孽:我做声优、配音,以游戏为主。我学的是动漫设计,但我一直都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我到上海第一份工作就是游戏电台的主持,之前也给游戏拍过一些宣传,所以和这些靠边的工作我都有涉及。
       澎湃新闻:当初为何想做声优?
       小孽:在学校我参加了动漫社,动漫社有自己自编自导的动漫配音剧。我做电台主持火了之后,我想做声优,也刚好有游戏主动找到我。
       澎湃新闻:主持人和show girl的工作还是有所区别,为何都把你当成了show girl?
       小孽:我第一年、第二年参加CJ时都是coser,第三年是微星的主持人,今年是新浪展台的主持人。我觉得可能那些人以为里面只有show girl。
       澎湃新闻:有时现场主持空档期,你会不会顶一顶show girl的工作?
       小孽:有时候工作告一段落或者在休息空档,也会顶一顶。我觉得这是义不容辞的,我不介意多做一些事情,毕竟拿了人家的钱。
       澎湃新闻:你参加了四年CJ,好像今年火起来了,黑你的人也特别多?
       小孽:其实每年都一样,今年闹得比较大一点。(每年)一开始媒体会曝光,第二天一大堆人黑我,然后一大堆人来看我。
       其实我每次参加这种活动,版面还蛮多的,但最后他们都以我是一个PS出来的人告终。因为我没有任何幕后炒作团队,也没有什么经纪人,在上海我是自己接活,也没有人给我维护正面形象。
       网络上的人看见谁火就会去说,然后会故意把我拍得很胖。我又是骨架小,肉比较多,没有锁骨的女孩,特别是胸大很容易被拍胖。
       所以我每年丑照都特别多。每次参加活动,都会把我以前的丑照罗列出来。如果我拍照、拍视频好看了,他们就说我是整容的。
       澎湃新闻:是否考虑签约经纪公司,找人维护自己的正面形象?
       小孽:没有想过签约经纪公司,其实一开始就没有想走幕前,我有在做很多幕后的事情。我有出策划、拍视频,因为学动画设计的,所以影视剪辑、后期制作、视频拍摄的活儿都接。今年我穿的这套衣服,也是我自己设计的。我2011年做游戏主播时就自己设计衣服了。
       主持人的工作算是外快,但因为之前在游戏圈有一定知名度,所以找我合作的游戏厂商比较多。我会拍一些广告、MV,声优工作也在做。
       两年前,我曾说要退幕后,那时接声优工作没有报小孽的名字。
       澎湃新闻:在China Joy现场工作时间大概多长?
       小孽:一般我七点半就会在现场,晚了人会很多。到下午四点半五点结束。
       澎湃新闻:会场人那么多,吃饭时间有保证吗?
       小孽:我比较耐饿,但今天也没怎么吃。中午人太多,走不出去,现场有个观众听说我没吃午饭,送了我一袋饼干。我就着白开水吃了一点。
       澎湃新闻:除了China Joy这样的活动,平时都会做什么?
       小孽:我平时就是在家睡觉、玩游戏,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出去。
       平时也会帮其他人接活动,做类似经纪人的事儿。因为在游戏圈比较久,厂商找我的也比较多,如果有合适的工作,厂商会让我推荐妹子。今年新浪展台就有几个show girl是我牵过来的。我不会从中抽佣,因为帮厂商的忙,以后也会有更多合作机会。
       澎湃新闻:淘宝店还有在经营吗?
       小孽:淘宝店一直都没更新。之前淘宝店是卖卖零食,后来一直没时间管理,就关掉了。准备马上开个护肤品店,还不知道去哪里进货。
       我用过一些产品感觉挺好的,也经常会有人让我推荐产品,我觉得还不如自己开家店。我觉得喜欢我的女粉丝挺多的。
       澎湃新闻:这么多人黑你,你不介意吗?
       小孽:我其实是个蛮真的人,有什么事情都会发在微博上,久而久之,很多人会来黑我。
       一开始会有一大波人来黑我,一大堆人来骂我,但后来就渐渐没声了。可能是接触久了,他们觉得我不是(其他人)说的那样。我觉得不要去解释,越描越黑。
       澎湃新闻:那为何发了一个视频,解释胸不是假的?
       小孽:那个视频是新浪的人让我发的。
       也算是一种澄清吧。不管怎么样,没人希望让自己喜欢的人失望。更主要的是,让每一个喜欢你的人知道,你并不是那样的。
       如果别人告诉你,你喜欢的人就是这个样子,然后(被议论的)本人什么都不反驳,不反驳就会代表默认了。我们当然可以高大上地说不介意、不care,但我们很多时候在乎的是喜欢我们的人的感受。
       我从来都不介意人家说我怎么样,但最不希望看到支持我的人失望。
       澎湃新闻:很多人都说做展会的主持、show girl会很累,你参加了四届是什么感受?
       小孽:第一年是因为自己什么都不懂,那时出来的丑照最多。(当时)很开心地展台上又碰又跳,还咧嘴笑,看到镜头就傻笑,也从来不敢坐着,穿的高跟鞋用胶带绑着。第一年是最累的,回到家里像晕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要六点多就起床,因为(当时)住的离展馆特别远,自己也不会化妆。
       第一年我被拍得丑成那样,骂我的人更多,还是火了,但没有像今年那么夸张。第二年我只做了一天的主持,上午两场、下午两场。第二年还做coser,但衣服不是很合身,因为不是我自己做的。没有什么展台,也不累。
       今年比较累,第一天上午十点多,玩家还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妹子你今年火了。我不明所以然。第二天发现上头条了,然后就一大波粉丝涌过来。基本上我出现在人群里,都会引起围观。
       澎湃新闻:有没有担心过CJ现场会有“咸猪手”等状况?
       小孽:其实,观众挺好,偶尔会勾个肩,只要和他们说一下,他们也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袭胸,不大可能发生的。之前报道中的强吻、袭胸,我觉得全是炒作,绝对没有。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其实,现场是很难抓住这种瞬间的,除非是炒作。
       我第一年有一个粉丝从舞台另一边跪着过来给我送花,都没有出新闻,因为没人给我炒作。像亲一口什么的,能被拍到的一定是炒作。
       澎湃新闻:现场这么多人围攻你、盯着你的时候,会不舒服吗?
       小孽:我已经参加了四年China Joy,已经习惯了。他们不要伸手,剩下的都没关系。
       澎湃新闻:面对网友的骂声,你怎么看?
       小孽:我觉得,没有见过我,为什么骂我?因为大多数见过我的人都会说,小孽,其实你挺可爱的。你没有必要去关注网上那些评论,我们的信息是来自身边的人。
       澎湃新闻:这么多人骂你,为何还要坚持参加这些活动?
       小孽:因为我要生活,我要赚钱,我不是上海本地人。
       我要在上海生活,我就要接活,而且我并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大部分人都很喜欢我,只有需要远视的人才会喧嚣地叫,生怕别人不知道。
       澎湃新闻:一天展会下来,收入大概有多少呢?
       小孽:因为我已经有一定知名度,会比其他show girl收入高,一天有四位数收入。其实有的show girl也有四位数。
       澎湃新闻:展会主持这样的工作打算做多久?
       小孽:顺其自然。我没有硬性规划未来在这方面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多了。这本身是我的一个爱好。
       如果以后我的事业特别忙,做这些事情会影响到我的工作,我就会放弃。
       澎湃新闻:事业、工作指的是什么,后期制作那一块吗?
       小孽:不。看以后,可能做生意、开网店,或者自己创业开公司,我也可能去山区支教。
       配音也是爱好。因为我现在还年轻,我并不想让一份工作把我固定死,只要我有能力,我能过上想要的生活,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我现在没有固定工作,我是用已有的生存技能养活我自己,不仅仅只局限于用外表。
       澎湃新闻:做生意和支教现在只是随便想想,还是很笃定会去做?
       小孽:支教是一定要去做的。前段时间我去了西藏,已经考察了自己要待的学校,而且每年我都会去山上赞助一些小朋友。
       做生意的话,我之前就开了网店,已经有两颗钻,只是后来要转型会卖点别的东西。
       澎湃新闻:现在做的事情,家人知道吗?
       小孽:知道啊。只是他们并不清楚我每天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但我妈妈都会关注我的微信、朋友圈,包括China Joy的内容。他们信任我,我从小也比较独立。
       澎湃新闻:关于衣着方面,父母有没有说过什么?
       小孽:其实,同样的衣服穿在别人身上就不会有什么,穿在我身上就会有什么。他们是知道的。就像今年这套衣服,穿在别人身上可能也没什么。
       澎湃新闻:你有什么理想?
       小孽:理想是能赚够钱买一套房子,和妈妈住在一起,房子希望宽敞一点,能收养很多小动物。
       我本来自己养了一只狗,收养了一只猫。后来因为太忙,没法好好照顾他们。虽然不是每天都忙,但有时要出差,比如拍摄、代言,还有类似的展会,并不是都在上海。而且我喜欢旅游,忙完一段时间会出门旅游。猫猫狗狗自己在家很可怜,没法陪伴它们。所以帮他们找到了更合适的主人。
       澎湃新闻:最忙的时候是怎样的状态?
       小孽:比如说昨天,我一大早出门,下午回去还要整理资料。有个游戏找主播,我要统筹安排五个主播在不同地点同一时间上线直播游戏。五个妹子、五个服务器,我都要听着,忙到晚上十二点多。今天也是如此。因为她们都是线上美女,没有主持功底和经验,我帮忙找到她们,需要告诉她们流程如何、怎么直播。
责任编辑:孙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孽 ChinaJoy CJ showgirl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28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