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中故事|6岁、7岁、8岁、9岁,四个孩子摘花椒时遇难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云南鲁甸

2014-08-06 21: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云南鲁甸地震的受灾居民。  澎湃新闻 程艺辉 图

       看上去精气神十足的张先军,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就像得了眼疾一样。
       在连续从成都开车至鲁甸县,再连夜徒步6小时赶到龙头山镇龙泉村时已是第二天,天刚放亮,但周先军的天似乎刚黑。他所能见到的是花椒树下妻儿3人的遗体,旁边还有小姨子一家3人的遗体。
       8月4日14时许,在龙头山镇冒沙井广场,澎湃新闻记者走上前询问时,帮忙抬送周先军妻儿遗体的一名武警失声痛哭,“一家4个孩子,这……太惨了。”
       周先军更是泣不成声,“我自问没做过亏心事,想想老天真是不公。”
回娘家摘花椒遇难
       34岁的周先军,身着白衬衫和西裤,在满目疮痍的龙头山镇,灰头土脸、神情黯然的村民中,看上去他有着都市上班族的精气神。但双眼里布满的血丝,又使得他像得了眼疾一样,“我眼泪都干了,脑子一片空白。”
       8月3日,地震发生后18时许,成都某酒店做接待工作的他,接到了表兄弟肖占奎的电话:妻儿被埋。
       其实,周先军的家在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四公镇,距离震中云南鲁甸县龙头山镇约500公里,地震根本没有波及到他家。
       8月3日恰巧是周末,周妻带着1儿1女回娘家。地震发生时,他们一家3口,和小姨子一家3口,6人在花椒树下摘花椒。
       “那棵花椒树刚好在一个窝子里,山上石头滚下来,不偏不倚,就往那落,他们刚好在那摘花椒,娃娃们堆一起玩,哪怕稍微偏一点,也没有这样的事。”肖占奎说。
       在肖占奎的描述中,滚下的山石和土方,瞬间吞没了花椒树下的6人。震后,在不断的余震中,他们喊10多个村民帮忙抛、挖,但未果。
       其中4个孩子两男两女,分别是6岁、7岁、8岁、9岁。
村民用锄头抛出
       接到电话的周先军,驾车从成都赶回家,又拉上了年近六旬的父亲,俩人从宜宾转到鲁甸县县城时,已是凌晨两点。
       因道路交通中断,车辆无法进入,他们不得不选择徒步,开始从鲁甸县城往龙头山镇龙泉村走去。
       这是一段转盘不断的爬山路。站在山腰的过道上,脚下沟里的沙坝河泛着黄泥水,不时还有山石从山上滚落。父子俩打着手电筒,摸黑向亲人靠近。
       整整6个小时,第二天(8月4日)早上7时许,他们赶到龙泉村时,天刚放亮,然而,周先军的天似乎刚黑,妻儿已走,丢下他1人。
       村民们在夜里借助手电光,用锄头挖出时,6人挤成一堆,已全部遇难,当夜只好将遗体摆在了那棵家旁边山腰上的花椒树下。
等候政府统一处理
       8月4日上午,在武警官兵的帮助下,村民们用竹竿和木棒,搭成了简易的担架,将6人的遗体抬送下山。
       将遗体抬送至龙头山镇冒沙井广场时已将近中午。当澎湃新闻记者走上前询问时,其中帮忙抬送的一名武警指挥官失声痛哭,“一家4个孩子,这……太惨了。”
       周先军更是泣不成声,“我自问没做过亏心事,平时做人做事老实,想想老天真是不公。”
       陆陆续续,在这个约1个篮球场大小的广场上,村民和救援队伍,抬来了一具具遇难者遗体,横七八竖地排列了约20具。
       以防蚊虫叮咬、日晒雨淋,每一个遗体都用被褥包裹着,而旁边还有家属给死者撑伞,并拿树枝驱赶蚊虫。也有家属开始烧纸祭奠,广场上不时传来哭泣声。这里成为一个临时的遇难者遗体认领处。
       14时许,阴沉的天开始漏雨,露天摆放遗体的家属们开始搭帐篷,以防遗体被雨浸泡。周先军、蔡官耀这些家属们,等待着政府统一登记后火化处理,“等火化后,我们可以拿回骨灰,再行个葬礼,给他们(遇难者)最后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