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中故事|堰塞湖阻路、滚石不断,周边村寨成“孤岛”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云南鲁甸

2014-08-06 21: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5日傍晚,堰塞湖返回县城的道路再次塌方。澎湃新闻 王万春 图

       杨合艳用手揉着眼睛,带着哭腔,一次次冲过去,但每次都被武警给拦了回来。她的前方50米处,两边的山体垮塌,将沙坝河拦腰斩断,形成一个小型的堰塞湖。下游约1公里处,正是沙坝河汇集后淹没了村民房舍的牛栏江堰塞湖。
       从昭通市至巧家县的二级公路边,小型堰塞湖形成点位于鲁甸县二级电站处,绕过此处,便是杨合艳家所在的龙头山镇苗寨子村小组。明明知道家里丈夫和两个孩子被埋,其他一些被埋的人至今都没有挖出,但面对堰塞湖和不断余震带来的滚石,杨合艳和20多个村民被抢险的武警劝住,他们只能等待。
       根据抢险人员和村民们的描述,下游牛栏江的堰塞湖淹没了村庄,而两边山体垮塌,埋了公路上约20辆车子,其中一辆还是从巧家县开往昭通的客运车。
黑笔处为堰塞湖所在地。澎湃新闻 王万春 图

       苗寨子村小组被垮塌的房舍埋掉的人,仍没有挖出,受灾情况和伤亡数据不明。8月5日15时许,苗寨子村小组组长张元山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具体伤亡人数还没有统计,“救援队伍进不去,埋了的人挖不出来,活着的人跑散了”。
没有统计苗寨子具体伤亡数据
       8月3日地震发生时,苗寨子村民杨合艳正在家门口的山腰上,丈夫和孩子正在家门口。她回忆,一阵地动山摇,自己摔倒在地,爬起来时,整个寨子的房舍基本都垮塌,扬尘包裹了村庄,“我跑到家门口时,我老公和两个娃娃已经被埋了。”
       地震之后,当天晚上,她跟着逃难的村民,从苗寨子爬山到山顶,绕到龙头山镇,再徒步走到鲁甸县城。8月5日,邀集了亲戚和村民,他们又试图再进入村寨时,交通中断、堰塞湖水位上涨,这将她们挡在了村外山下。
       村民张元顶和杨芳夫妇也称,寨子里房舍基本全部垮塌,“我们姊妹四家,埋掉了总共14个人,2个老人,1个准备要生的孕妇,11个是娃娃,那天刚好星期天放假。”
       苗寨子村小组组长张元山告诉澎湃新闻,苗寨子村小组共240人,地震当天晚上,走到县城的一小部分村民们聚集,做了简单的统计,第二天(8月4日)上报时,他们报了54人失踪。
       8月5日早上,龙头山镇司法所一名工作人员打电话再统计数据时,依然是54人失踪。当天14时30分,云南省应急办通报最新数据称遇难者人数上升至410人。然而,16时许,张元山向澎湃新闻称,“救援队伍进不去,埋了的人挖不出来,活着的人跑散了,具体还没有统计。”
       据龙头山镇司法所在交通阻断点统计人数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因为交通阻塞进不去,一时无法统计,伤亡数据还是以政府通报为准。
被飞石击中,一名武警战士牺牲
二级电站处的小型堰塞湖,武警谢樵在此牺牲。澎湃新闻 王万春 图

       在苗寨子对面的另一侧山顶,就是光明村。8月4日10时,云南边防总队救援车辆推进至鲁甸县二级电站处时,因山体滑坡垮塌,道路被塞而无法前进。
       按照光明村村民浦泽东等人的说法,有5个村民从山顶顺着山体滑落,中间抱着花椒树求救,但最终还是滑到了沟底的沙坝河里,“那5个人没事,爬上来顺路绕道再走回了村子。”
       8月4日1时许,云南边防总队救援队伍接到光明村村民的求救,村民刘远玉家人在地震导致的泥石流中走失,还有60余人失踪,他们请求救援队伍在山体滑坡处寻找。
       在救援队伍准备进入大林村时,遇到沙坝河鲁甸县二级电站处的小型堰塞湖,武警战士谢樵主动请缨,脱掉外衣后,准备游过约30米宽的河面,在距离岸边5米时,余震袭来,山上飞石滚落。村民浦泽东称,谢樵被一块石头击中,两只胳膊在水面奋力挣扎后,被卷入汹涌的泥水之中,沉入水底,“他准备游过去,但被石头砸中,水又大,游不过去的,但为了找人。”
       随后,云南边防总队救援队组织营救,但终因水势较大、余震不断、山石滚落而没有成功。
       8月5日16时许,澎湃新闻在谢樵遇难处看到,蓝天救援队在河面拉起了两根绳子,两头分别有救援人员牵扯,放救生筏进河面寻找打捞谢樵遗体。直至当天18时许,打捞仍没有结果。
两个堰塞湖叠加威胁沿岸村寨
       两山夹一沟的地势和上下游之间明显的落差,决定了这里是水利发电的有利地段。
       从沙坝村往天山桥约20公里路上,在沙坝河上分布了鲁甸县一级电站、二级电站、三级电站3座电站,而下游牛栏江上有红石岩等7座电站。
       在杨合艳受阻无法进前的鲁甸县二级电站处,正是谢樵牺牲的小型堰塞湖。
       他们的身后,20公里路,其中约15公里路分别不同程度地发生山体滑坡塌方。这也使得往巧家方向,下游的沙坝河、牛栏江沿岸的包谷垴乡、苗寨子、菜园子、旱谷地、红石岩等村寨成为“孤岛”,救援队伍和设备无法进前,而这里也是此次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
       8月5日10时许,澎湃新闻记者赶到这里时,沿途有轿车被滚石砸扁,轿车大小的滚石被推土机或推到路边,或直接推向脚下的河里。
       当天清晨5时许,云南添富爆破有限公司的约20名救援人员赶到这里,开始爆破作业向天生桥方向推进。而后面则由武警水电部队一总队和三总队的官兵清理碎石泥土开路。
       爆破公司总经理欧阳鸿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负责爆破作业,后面碎石和土方由武警负责,“滚石太大,推土机推不动,只能炸开,我们半天时间放了20多炮。”欧阳鸿称,他们此次前来救援,携带的炸药够两三天使用,目标直达下游约1公里处的牛栏江大型堰塞湖。
       据救援人员和村民杨芳等称,二级电站下游往巧家方向,公路上20多辆车被埋,其中一辆还是从巧家县开往昭通市的客运车,天生桥处的牛栏江堰塞湖水位上涨淹没了周边的村庄房舍,“水位涨,村里的人都被转移了。”杨芳说。村民浦泽东等说,两边的山垮塌,就像包包子一样将村庄包围,也堵塞了河道使得河水成湖。
       形成的堰塞湖威胁下游电站和800余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抢险队正向堰塞湖全力推进
       8月5日傍晚召开的抗震救灾新闻发布会上官方通报称,地震造成牛栏江山体发生垮塌形成堰塞湖,牛栏江堰塞湖水量达4960万立方米。截止8月5日18时,堰塞湖的入湖水量为每秒197立方米,下泄流量只有80立方米,仍以每秒0.16米的速度上涨。
       通报称,国家防总、水利部、云南省政府牵头组成昭通鲁甸“8.03”地震牛栏江堰塞湖排险处置指挥部,并调集专家和解放军、武警水电部队、水电十四局等专业抢险队伍到达现场,并称堰塞湖险情仍可控。
       在鲁甸县二级电站处的小型堰塞湖,武警水电部队一总队和三总队一整天在清理塌方泄洪、修路,试图打开通道。
       一总队指挥长在现场向澎湃新闻介绍,他们的目标就是下游的牛栏江堰塞湖,但推进至此处时受阻,先要面对这二级电站的小堰塞湖,一边掘进,一边修路。而此处前方200米有一个隧道,两边发生垮塌,堵住了隧道,不知里边情况,如果堰塞湖水位高过隧道,一旦打开一边隧道的一口,水会灌进隧道生怕情况更糟糕,“这也是向牛栏江堰塞湖推进遇到的一大难题。”
       8月5日18时许,澎湃新闻从鲁甸县二级电站的堰塞湖返回县城时,武警官兵依然用挖掘机在向下游的巧家方向推进,通道仍没有打开。而距离此处向外1公里处,因余震再度发生山体滑坡垮塌,使得道路再次中断,记者和3辆救护车及数十名村民被困,当晚21时许,塌方路段被再次打通。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地震,堰塞湖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