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开篇:重现“剧变之夜”

澎湃新闻记者 蒋曦 整理

2014-08-09 12: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8月8日晚,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晚8点黄金时段播出,澎湃新闻记者整理了昨晚播出部分剧情,共同缅怀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在历史转折时刻的决断与智慧。
剧中,马少骅(中)饰演邓小平,张嘉译(右一)饰演习仲勋。

       1976年的10月,秋意渐浓的长安街两侧贴满了各种大字报。借着夜幕的掩护,两个年轻人将一张大字报贴在醒目位置,“邓小平,你在哪里”的标题格外刺目。
       年轻人在大雨中摘下了雨帽,向渐渐围拢的民众高声说:毛主席尸骨未寒,江青,却勾结上海帮,阴谋抢班夺权当女皇,上海的工人民兵已经开始发枪了。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郑重呼吁,立即恢复邓小平同志的领导职务。现在的中国,我们只有靠小平同志,能够带领我们走出困境。如今,小平同志生死不明,我们只有大声疾呼,小平同志,邓大人,你到底在哪里?
       人们唱起了国歌,歌词中急切的救亡意识让人觉得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
       很快,在公安和民兵的脚步声里,年轻人的队伍被冲散了。
       
       邓小平,此刻在哪里呢?
       北京宽街,邓小平住所。
       此时,已经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的邓小平失去人身自由,关于他的去向,社会上流传着种种说法。
       雷电交加之夜,儿子邓朴方房间里的收音机正声调高昂的播送:能够站在运动的最前面,敢于放手发动群众,他们是敢字当头无所畏惧的共产主义战士,以江青同志为……
       “砰——”一声脆响,收音机里高昂的语调戛然而止。
       正准备为瘫痪的儿子擦洗身体的小平夫妇愣了一下,端着温水走进了儿子邓朴方的房间。
       邓小平一边为儿子擦洗身子,一边问儿子:你那个修理无线电技术,怎么样啦?邓朴方说:爸,你就放心吧,只要政策允许,我修收音机,不但可以活下去,还可以挣钱养家。
       小平很高兴:好啊,靠真本事吃饭,靠得住,以后告诉家里的孩子,以后出去,都要靠真本事吃饭。
       沉默了一会,邓小平对妻子说:跟孩子们说,这几天,就不要出门了,我看党内要出大事。
       
       府右街,中南海西门,中央警卫局。
       大雨中,几队荷枪的军人快速爬上军车。
       军队,在邓家低矮的四合院前集合,身着军装的领头人从怀里拿出公函,快步上前,驻守在此的警卫在雨夜昏暗的电灯光里仔细瞅了一眼,惊呼:八三四一,御林军都出动了!
       他低声问一名“御林军”:“你们是来抓老邓的吗?”

       “江青大闹政治局会议,说叶帅包庇爸爸,死乞白赖要求中央政治局批准正式逮捕爸爸,还说,要枪毙爸爸。”
       “听说上海的工人已经发枪了,连商店的鞭炮都已经卖光了,说是要在十号开庆祝大会,王洪文专门拍了标准相,头发还是三七开的。”
       “听见叶帅一个人在踱步的时候自言自语的说: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
       孩子们将自己在各处听到的各种政治传言分享给家人,这些消息就是软禁中的邓小平每日的消息来源。
       钟声响了。
       邓小平打断了孩子们的从各处听来的政治流言,对全体家庭成员说:毛主席逝世还不到一个月,情况复杂,一定要出大事,这个是个规律。我判断,就在这几天,很有可能就在今天,党内要出现大的变局,我们全家要做好出坏事的打算。这个事情,可能比预料的更严重。毛主席生前跟我说过,这个党内有个“四人帮”,他们是把我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我一生有三次被打倒了。老话说,事不过三。如果说是“四人帮”上了台,对我来说,那就是掉脑壳的事情。我们全家都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不过邪不压正,“四人帮”搞不垮中国共产党,这个信念,我们全家都要坚定不移。

       雨还在下,孩子们都各自休息了,邓小平依然没有睡着。
       他缓缓的在房间里踱步,来到毛主席的遗像前,对妻子和长子邓朴方说:“去年的这个时候,刚刚开始批邓,主席要我牵头,搞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也就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我思考再三,婉言拒绝了。我用主席的话说,‘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让我做出这样的决议,不合适。’在那个时候,我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了,刘少奇、贺龙、陶铸、彭德怀,都给整死了,好多人都给整的很惨,老百姓的日子是越过越穷。我反复在想,这样的革命,是我从十八岁以来一直想要的革命吗?这样的革命有什么意思?有什么进步意义?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我不能为了个人的得失,丧失了原则。还是周总理说的对: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如果说,今天晚上他们把我抓走了,卓琳,你千万不要跟我去,我不在家,你就是主心骨。无论如何都要把朴方和奶奶照顾好,我们的孩子,都是因为我们,这几年吃了不少的苦,我们应该对他们好一些。我倒没有什么,又不是头一次了。
       妻子卓琳安慰丈夫:“文革”这十年,折腾了十年,有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可是咱俩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孩子们呢,也经受住了磨砺,有你在,我们全家人心里都踏实。
       
       1976年10月6日晚,正是在这个大雨夜,一场正义与邪恶的大决战开始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正在缭绕的烟雾中思索着几天前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的话:“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国锋同志下决心了没有?”
       负责华国锋和叶剑英之间联系的李先念声音低沉但肯定地回答:“下了,国锋同志说,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请叶帅拿主意。”
       叶剑英思索着说:“天下之事,虑之贵详,这种石破天惊的大事情,非要有严密周全的部署不可,在这个特殊时刻,要多跟一些老同志商量,把事情考虑周全了。一旦决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们要对国家,对历史负责。”
       李先念说:“华国锋同志让我转告您,汪东兴同志靠得住。”
       叶剑英答:“王震也跟我说过,东兴同志没问题。他们在延安就是搭档。请你告诉国锋同志,我的意见是,以快打慢!”
       此时,秘书走近李先念,告诉他,去西山的车准备好了。
       这打断了李先念的思绪,他用力的捻灭了烟头,随手拿起手表,快步向门外走去,突然,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回过头来,将自己平日佩戴的手表交给忐忑不安的妻子林佳楣,说:万一我回不来了,就作个纪念。
       
       北京西郊玉泉山叶剑英住所。
       一身军装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锡联、纪登奎,若有所思的吴德、苏振华,虽然身居高位依然保持农民打扮的陈永贵,中央候补委员倪志福和年纪最轻的吴桂贤都在默不作声的等待着政治局会议的召开。会议室里还有八张椅子的主人没有到来,其中四张应该属于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其他四张椅子,被工作人员并排放着,看来应该是给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准备的。在座的人谁都没有说话,没有人知道,哪一张椅子的主人会缺席今晚的会议。
       率先走进会场的,是李先念,没有人起身迎接他这位资深的革命元老,他扫视了一下那四张空无一人的联排座位,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了下去。
       这时,年轻的吴桂贤忍不住发问:先念同志,今天这会不太对劲吧?
       李先念正在掏烟的手停了下来,冷冷地看着这名不到四十岁就当上国务院副总理的女劳模和她身边同样以劳动模范一跃而成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永贵,抬了抬手中的烟,保持着沉默。
       
       中南海怀仁堂。
       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推开一扇扇朱红色的门,在最后一扇门外站定,向屋内的人敬礼,“报告首长,各个行动小组已经顺利完成任务,没有遇到阻碍,我们胜利了!”
       屋内,华国锋和叶剑英不约而同握住了对方的手,说了一声“好!”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高兴地吟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时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也笑了,郑重地说了一个字:“好!”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两辆军车穿透雨夜,在电台大门口急切地刹住了车,披着雨衣的荷枪军人们,快速闯入。带头的,正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耿飚。他拿出华国锋的手令,对中央广播事业局局长邓岗说:我奉中央命令,正式接管广播电台,从现在起,这里听我指挥,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向分管宣传工作的姚文元请示。但是,电话必须在这里,当着我的面打。
       邓岗的回答也很干脆:我不用请示,我服从中央的指示。
       
       西山会议室外的铁门再一次被打开,这一次进来的,是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他身后,是叶剑英和搀扶着叶剑英的华国锋,李先念望着叶剑英和华国锋,关切地站了起来。
       华国锋在自己的位置前站定,不急于坐下,也没有要等待“那四个人”的意思,而是高声宣布:同志们,在开会之前,我宣布一件事情,今天,我们继承毛主席的遗志,代表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愿望,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现在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和姚文元“四人帮”已经被扣起来了,接受审查。
       闻言,陈锡联和纪登奎、陈永贵和吴桂贤分别对望了一眼,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李先念率先表态: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说完,带头鼓起掌来。
       华国锋继续说到:粉碎四人帮,是毛主席生前的部署,据可靠情报,他们准备在10月10号搞政变,我和叶帅感到局势非常严重,一旦他们的阴谋得逞,那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这场斗争的胜利,使我们党避免了一场大灾难、大分裂、大流血、大倒退。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这是一个辉煌的黎明,1976年10月6日,晚11时至次日凌晨6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西郊玉泉山,整整开了七个小时的会议,会议一致拥护粉碎“四人帮”的重大决策,一致通过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决议。
       次日早晨,天晴了,扶着叶剑英走出会议室的华国锋对叶帅说:“好啊,天晴了”。
       1976年10月7日,北京一切如常,全世界都不知道,中南海发生了什么变局。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在为国家的命运和个人未来的生活担忧着。
       
       软禁中不能出门的邓家人敏锐地觉察到了政治氛围的变化,但并不能从这种紧张感中判断局势的走向,只是平日里尚能出入自由的孩子们也被要求不许出门了,这让人疑惑“最后时刻”是否即将到来。邓小平从书房走出来,默默的坐在沙发里,抽出一支香烟,没有点燃,只是在手中握着。
       良久,邓小平对妻子卓琳说:把家里的东西给孩子们分一分。
       卓琳心中一凉,说:家里也没啥可分得了,只有一些旧照片。
       邓小平点点头说:可以。
       他点燃了烟,抽着,屋子外边,阳光明媚,但一道古朴的中式门,将屋子里的人,与外面那个明媚的世界严格的分开。
       
       被软禁中的邓家人并不知道北京的政治风云会怎么变化。
       1976年10月7日,邓小平好友贺彪的儿子贺平手里拿着一瓶茅台前来看望。贺平将酒交给了小平,说:我爸要我把酒给您,说您今天非要一醉方休。
       小平掂量着酒瓶,沉默着,终于说:有好消息。
       贺平说: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吧。
       邓小平:老地方。
       在一间厕所的角落里,卓琳拧开水龙头,让流水的哗哗声掩盖人声。
       贺平说:王震叔叔告诉我爸:四人帮被粉碎了。
       小平听完,依然冷静,但却让贺平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贺平说:四人帮被一举粉碎了。
       小平说:把水龙头关了吧,孩子们,我还可以干二十年。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