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独首次辩论:统一派发威

恺蒂

2014-09-03 1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9月18日,苏格兰将就独立与否举行公投,独立派和统一派各自的宣传也渐入高潮,澎湃新闻特约请长期居住在英国的专栏作家恺蒂撰写一系列关于苏格兰公投的观察文章,此为第一篇。
当地时间8月5日晚,苏格兰独立派的大统帅、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左)与“统一更好”运动的领袖达林(右)首次进行电视辩论。

       大英博物馆对面有一家“高地小店”,专卖苏格兰羊毛羊绒织品,国内来的朋友回家时要买礼物,一般我都推荐他们去那里。8月5日那天陪父母去买围巾,他们挑选东西时,我就与店中掌柜的两位帅哥聊天。在苏格兰小店中,话题当然不会是其他,问他们是否会关注当晚的电视辩论。帅哥中的一位操着正宗的苏格兰口音,他说当然会,在爱丁堡的亲戚朋友会看电视,但因为伦敦不转播,所以他会在网上看。另一位帅哥开口是伦敦东区土话,一头雾水,问:什么辩论?
       什么辩论?苏格兰独立派的大统帅、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与“统一更好”运动的领袖达林之间的辩论。萨蒙德早就呼唤支持统一的出来与他上电视辩论,像美国总统大选一样,这次愿望总算兑现。但与他上台过招的不是他一直公开邀请的英国首相卡梅伦,而是爱丁堡议员、前英国财政大臣达林。
       2013年3月,苏格兰《公投法案》通过,确定了公投的具体内容,例如日期将为今年9月18日、公民将对简单的“苏格兰是否应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这一问题进行“是”“否”选择、参加公投的是所有十六岁以上住在苏格兰的居民等等。当时,许多人不以为然,觉得苏格兰独立完全不可能,公投也就是走走过场,让独立派彻底死心。然而没想到独立派紧锣密鼓开始宣传,去年11月,萨蒙德则公布了六百四十九页的白皮书,宣布苏格兰民族党对独立后的苏格兰的蓝图规划,从经济、卫生、社会、教育、国防、法制、环境和媒体等各方面勾画未来独立国家的美好前景。独立派的宣传活动效果卓然,萨蒙德“勇敢之心”的召唤很有吸引力,民意测验表示,支持苏独的人数在不断上升。
       与独立派的高调宣传相比,统一派的活动则一直低声闷气,让许多支持统一的苏格兰人觉得心寒,难道中央政府对苏格兰的去留真不在乎?直到今年年初,统一派才豁然醒悟,再不出手,就真要丢了苏格兰。所以,今年2月,首相卡梅伦发表激情演说,给苏格拉送上了一张热情洋溢的情人卡,号召所有的英国人,如果你们有亲朋好友住在苏格兰的话,请拿起电话,恳请他们在公投中说“不”。这是挽留苏格兰的鲜花和爱心。紧接着,财政大臣奥斯本举着棍子出场了,针对萨蒙德白皮书中所勾画的“统一货币”的蓝图,断然拒绝让苏格兰继续使用英镑,他说,大家都把苏格兰独立比作离婚,他也不例外,萨蒙德想要保留英镑,“就像一场离婚案的愤怒的当事人要来分家产一样,英镑不是什么能被瓜分的家产,不是碟片收藏,分手后可以你一份我一份”,没有法律要求英国必须与苏格兰共享英镑,“如果苏格兰要离开英国,那也就得离开英镑”。民主党和工党的领袖也纷纷表态,一致支持卡梅伦和奥斯本,英国政坛上,还真少见三大党政见如此统一的时刻。
       统一派的宣传之所以不得力,许多人认为是因为首领达林太沉闷,此公虽然长得有趣(全白的头发,但两道剑眉仍黑得发亮),但他曾被选为全英“最乏味”的政治家,形容他的最好词汇是“单调无趣”。所以,他要上台与萨蒙德过招,实在让统一派担心。在这场辩论之前,媒体都评论萨蒙德必胜,因为他口才相当好,是位特别会煽动的演说家雄辩家,此次辩论将如政坛雄狮遇银行经理,银行经理只有被生吞活剥的份儿。达林可能只会援引干巴巴的数据,怎么斗得过萨蒙德“勇敢的心”的感情召唤。
       那晚为时两个小时的辩论在格拉斯哥音乐戏剧学院举行,共有三百五十个现场观众。苏格兰电视台进行了实况转播,BBC要求转播但被苏格兰电视台拒绝,所以,其他人只能在苏格兰电视台的网站上收看,但那晚因为网上收看需求量太大,系统堵塞而至瘫痪。据苏格兰电视台后来称,那晚电视收看人数达到一百二十万人,也就说,超过三人之一的苏格兰居民看了辩论。
       远远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辩论的结果竟是达林胜出。那晚我看了晚间新闻上关于辩论的亮点播报,达林简直如换了一人,他双手舞动、充满激情、居然也会生气动怒的。
       萨蒙德在辩论中坚持:“只有在苏格兰生活的人才是管理苏格兰的最好人选”,“这将是雄心战胜恐惧的一票,我们应该抓住这一机会。”而达林则说萨蒙德的苏格兰独立的理想,没有切实的依据,依靠的只是运气和盲目的信念,是拿苏格兰孩子们的未来当赌注。而英国三大党都支持统一,他们已经答应要在税收和社会福利上给苏格兰更多的权利,所以,留在英国能让苏格兰得到两边的好处,而独立的未知数和风险都相当大。当然,达林手中最有效的武器是苏格兰未来货币的不确切性,他说:“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告诉你他们的国旗是什么、首都是哪里、货币是什么。我想我们的国旗将是安德鲁十字旗,我们的首都可能还是爱丁堡,但我们的货币呢?你没有答案。你觉得我们的八岁的孩子会怎么想?”接着他连连追问萨蒙德对于未来货币“究竟有没有备用计划?”两道黑色剑眉竖起,大有穷追猛打之势。
       统一派欢呼,达林在辩论中用对了计策:千万不要一本一眼地诉说独立的坏处,因为越多说会越把公众往另一边推;也千万不要用数据来说明问题,可以情绪化,可以表现感情,因为你要争取到的是苏格兰人的心。
       那天在那家高地小店,两位与我聊天的帅哥索性自己争论起来。苏格兰小伙说他和他的家人都支持统一,又说独立派虽然口头上叫得凶,但真正拿到公投的那张选票,拿起笔要白纸黑字打勾时,落到纸上的选择可能就会从经济利益来考虑,要实际得多。无知的伦敦小伙只会向同事嚷嚷:你们独立呀,你们去独立呀,干嘛还要赖在英国呢?我们还不要你们在英国呢,你知道么,苏格兰还真是我们的负担哎,如果要我投票,我肯定投你们独立。
       但是,高地小店的这两个帅哥都没有发言的权利。苏格兰的命运将完全由目前住在苏格兰的居民来决定。8月25日,萨蒙德和达林还将在BBC进行第二次辩论,至少,那次辩论,全英国人都是会看到的。     
责任编辑:黄晓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格兰独立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