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有数十个国际狩猎场,科学狩猎如何保护动物?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许梦娜

2014-08-12 17: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因狩猎而受到争议的并非马云一人。

       8月11日,马云赴英狩猎一事引发关注。事后,活动的组织方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也发布公告称,马云参加的这一次欧洲考察活动,内容为“科学狩猎”,此次狩猎对野生动物种群的健康发展有益无损。
       但此举依然饱受争议,有网友表示,“马云作为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会董事,其狩猎的行为明显违背对自然和动物保护的精神”。
       国际生物多样性计划委员会委员杨道德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合法的狩猎活动可以控制种群数量,并为野生动物保护筹集资金,“取之于动物,用之于动物”,但这并不是唯一的控制方式。如何在保证合法狩猎不跨过滥杀的界限,还需各个国家进行严格的规范。
       杨道德还称,中国也有国际性的狩猎场所,但因为狩猎在大部分国人心中与保护动物相背离,故这些狩猎场所的活动都是在公众视线之外进行。
名人狩猎饱受争议
       实际上,因狩猎而受到争议的并非马云一人。
       2013年11月16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女主播梅丽莎•巴赫曼(Melissa Bachman)在社交网站“推特”上晒出了一张在南非狩猎时拍摄的自己与被她打死的雄狮的合影。此举引发中国网民的口诛笔伐,纷纷指责梅丽莎的残忍与冷酷。
       2013年,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因在博茨瓦纳北部猎象而骨折。国王在西班牙成为欧洲债务危机新焦点之际外出狩猎,引发野生动物保护人士、政界人士和媒体批评。
       数以千计网民在社交网站留言,要求国王放弃世界自然基金会西班牙分支名誉主席头衔。
       盘点以上三人的身份,他们有其不同于常人的关注度、财富和地位,也因此,他们才能拿到狩猎游戏的入场券。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海外狩猎被称为“富人的游戏”。在国际上,杀死一只猎物的许可证价值往往高达几万美元,加上相关的服务费,花费更加巨大,有时会远远高于猎物本身的经济价值。
       国际生物多样性计划委员会委员杨道德认为,合法的狩猎,并非乱捕滥猎,狩猎本身就是一种保护方式,即在不危害物种生存和不违反所在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律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狩猎活动为野生动物保护筹集资金,“取之于动物,用之于动物”。
中国已有数十个国际狩猎场
       国家林业局资料显示,按照目的划分,狩猎一般分为消费型、生产型、管理型和娱乐型。
       消费型狩猎,即通过狩猎获取食物、皮革等,现在仍有一些部族采取这种原始的狩猎方式。
       生产型狩猎,即从野外直接获取狩猎产品供生产和交换。
       管理型狩猎,即从种群动态的角度,为控制野生动物的数量而多由专业人员有计划地进行的猎取少量动物的活动。
       娱乐型狩猎,又被称为有偿狩猎或运动狩猎,是目前最主要的狩猎形式,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流行的娱乐和体育运动。
       马云所参加的正是最后这种。
       在国外,娱乐型狩猎不仅是控制种群数量的有效手段,由此而带动的狩猎产品和狩猎服务,已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产业。
       该资料显示,据统计,仅2002年,美国就有1400多万名18岁以上的公民参加了狩猎活动,狩猎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多达220亿美元。狩猎服务解决了70万人的就业问题,由此而带动的消费市场高达650多亿美元。
       在娱乐性狩猎中,猎人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猎杀狩猎场内不超过合理猎取量的、已不参与种内繁殖活动的某种野生动物老年个体,如在加拿大可以猎杀北美棕熊,但是其每年猎杀执照仅限于过剩的数量。
       上述资料显示,在中国,自1984年第一家国际狩猎场——桃山国际狩猎场开业后,截至2005年底,中国一共接待国际猎人1101人次,狩猎野生动物总数1347头(只),每只动物是谁打的都有花名册记录。
       到2010年,中国已经建立了25个国际狩猎场,分布在东北、西南、华北、青藏高原等地,狩猎物种涉及盘羊、岩羊、马鹿、扭角羚、野牦牛等十几种野生动物。
科学狩猎:猎人取代食肉动物
       狩猎支持者认为,杀戮能够带来保护,对不具贡献能力的老龄雄性野生动物进行猎杀,优胜劣汰,可以实现动物种群的平衡发展的目的。
       在大自然保护协会发布的《野生动物管理和科学狩猎》一文中提到,按照保护生物学原理,如果野生动物的种群达到了一定规模,而猎捕数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特别是有针对性地猎捕对种群繁衍不具贡献能力的老龄雄性野生动物时,将不足以对种群发展造成影响,对野生动物种群的健康发展有益而无损。
       尤其是当前,很多生态系统的原有平衡已被打破,狮子、狼等顶级捕食者的种群数量由于历史上的过度捕杀已经非常稀少,而鹿、羊等食草动物由于没有了捕食压力而迅速繁殖,很多地方的有蹄类种群数量已经超出了环境容纳量,如过度采食用以防风固沙的草木,长此以往会使整个生态系统崩溃。
       在这种情况下,基于科学研究结论开展有计划的狩猎活动,淘汰老弱病残的野生动物个体,有助于减少疾病的传播和动物之间无谓的资源竞争,进而实现野生动物种群及其生存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猎人实际上部分取代了自然界食肉动物的功能。
       杨道德认为,如何在保证合法狩猎不跨过滥杀的界限,还需各个国家进行严格的规范。
       目前,很多开展狩猎的国家都有狩猎管理法规和有关的狩猎动物保护和管理措施,如德国、罗马尼业、保加利亚、捷克、蒙古、法国、英国等都颁布了专门的《狩猎法》。
       但发达国家对娱乐型狩猎进行了严格的控制,防止滥杀导致种群灭绝的威胁,如美国要求“打公不打母,打老不打幼”、“射伤的猎物必须尽快寻找,若丢失,仍按已获取猎物计入狩猎许可数目中”。
       果壳网刊登的“花落成蚀”所作《狩猎的另一面》一文中提到,对于发达国家来说,通过运动狩猎来保护生态不是一个梦想。他们的政府、NGO、媒体等各种力量的合力,可以保证让这种符合经济学的保护方式成为现实。
       杨道德认同这个观点,在种群控制方面,他认为管理部门还可以通过改造生境、减少食物等方式来进行,但狩猎确实是最有效、最快速的控制方式。当生态已经濒临失衡时,狩猎是不错的办法。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科学狩猎,马云,大自然保护协会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