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 登录 注册

首页>财经上下游

张昕竹回应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解聘:我帮外企说话了

澎湃新闻记者 是冬冬

2014-08-12 21:00 来自 财经上下游
8月12日,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宣布解聘。  

        中国反垄断执法热火朝天之际,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却“出了岔子”。
        8月12日,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宣布解聘,不再担任该咨询组成员,原因是“违反工作纪律”。
        当天,张昕竹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他被解聘是因为帮外企说话了,“就好比我给死刑犯做了辩护,任何一个案子都有正方和反方,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吧。”
        张昕竹称,反垄断执法已经到了令人绝望的地步,走入了死胡同。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另一名成员告诉澎湃新闻,这是该专家咨询组2011年成立以来首次解聘成员,但其不愿多作评论。
        澎湃新闻未能联系到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对张昕竹的回应置评。
“至今仍未通知我被解聘”
        8月12日19时许,张昕竹称,到现在为止,其都未接到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的正式通知,“我也是通过媒体采访才知道这事的。”
        张昕竹告诉澎湃新闻,早在今年6月,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长张穹就曾要求其写检查,“当时他说,我不应该帮外企说话,不应该站在政府的对立面上,但我拒绝了。”
        按照张昕竹的说法,其被解聘的原因就是当了高通的专家,为高通反垄断辩护。
        2013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发起了反垄断调查,专利许可费过高是此次调查的重点项目之一。今年8月初,国家发改委表示已确定了高通的垄断事实。
        张昕竹称,正是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向国务院写信提出的解聘要求,而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是其2011年12月13日刊登于《东方早报》上的署名文章《电信反垄断案反思:产权改革还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当时,张昕竹在文中写道,“一方面,本案的重要意义也许在于,这是一次难得的全民普及《反垄断法》的法律精神,理解其专业要求的机遇;另一方面,《反垄断法》无可避免的局限性又预示了,电信业乃至整个垄断行业深化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这篇文章指到了案子的根本,就是监管的问题。给(发改委)造成了很大障碍。” 张昕竹称,眼下中国反垄断执法的最大问题在于超权限执法,执法不够专业,“目前中国的行政执法非常危险,调查权和执法权在一起,从行政执法讲,中国反垄断法就是死路一条,只有司法还有希望。”
        张昕竹的“被解聘”,正好赶上了中国对外资企业反垄断的大潮,包括微软、奔驰和丰田在内的多家在华外资企业都遭遇了反垄断调查。不过,商务部曾回应,不存在“排外”现象。
反垄断专家组屡遭质疑
        据了解,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由21名专家组成,组长为原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张穹,副组长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专家组成员包括来自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的主要职责是,根据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委托和委员单位需求,为竞争政策、反垄断指南和规章、市场竞争状况评估报告、反垄断重大议题和重大事项、国内外反垄断重点热点问题等提供咨询意见。
        而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成立于2008年,主要职责包括:研究拟订有关竞争政策;组织调查、评估市场总体竞争状况,发布评估报告;制定、发布反垄断指南;协调反垄断行政执法工作;国务院规定的其他职责。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主要职责和组成人员的通知(国办发〔2008〕104号)》,首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主任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副主任4人,委员14人,该通知称,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的具体工作由商务部承担。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此前也曾遭遇质疑。
        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与竞争法中心研究员、清华大学竞争法与产业促进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刘旭曾撰文称,“和欧美反垄断法实践往往招致旷日持久的公开辩论,以至于学派林立、理论创新层出不穷的繁荣景象不同,每每有媒体披露反垄断执法、诉讼中的大案要案,都会有至少一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以及若干知名反垄断法学者,在第一时间接受媒体采访,为相关执法、司法实践背书、点赞。”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关键词 >> 张昕竹,反垄断,专家组 录入编辑:顾卫荣
问答 评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