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皮克迪〡之三:当我们谈论资本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何帆/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2014-09-06 01: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一开头就说:“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小说的男主人公达西就是一位有钱的单身汉。他一年有一万英镑的收入。他的收入是从哪里来的?他继承了一个很大的庄园,每年收4%的地租,是个货真价实的钻石王老五。另一位有钱的单身汉是宾格莱先生,他的收入比达西少很多,但也有5000英镑左右。他的收入一部分来自地租,另一部分来自父亲的投资,他的父亲是一位工厂厂长。
       巴尔扎克的《高老头》里写到,在巴黎郊区的“伏盖公寓”,房客们纷纷议论:高老头是他们中间最有钱的人。高老头是个面条商,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仗着胆大心细,赚了大钱,然后把赚来的钱买公债,靠“年金”收入生活。
       这一切对现在的读者来说都很陌生,因为过去的资本和现在的资本面目全非。在18世纪初,农田的总值相当于英法4-5年的国民收入,或者说,在英法两国的国民资本中占2/3;300年之后,其所占比例已经不到2%。19世纪的时候,购买公债是一种很划算的投资,当时几乎没有通货膨胀,而且公债的收益率很高。
       还有一些历史上曾经“辉煌”过的资本,到现在已经难寻踪迹。在英国和法国的历史上,海外资产一度占相当重要的比例。从19世纪开始,英法不断地在海外扩张,抢占殖民地。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拥有的海外资产,相当于其2年的国民收入,或是其本土农田总价值的6倍。法国拥有的海外资产相当于其1年的国民收入。一战之后,英法曾经拥有的海外殖民地纷纷宣告独立。到20世纪50年代,英法两国的海外净资产已经几乎罄尽。
       美国和欧洲国家最大的不同在于奴隶制。尽管美国在19世纪初就禁止进口奴隶,但直到南北战争结束,美国才正式废除了奴隶制。从1770年到1860年,不到100年的时间,美国的奴隶人口从40万增长到400万。在奴隶市场上,奴隶都是明码标价的。一个壮年奴隶的价格,大约相当于一个雇农年收入的10-12倍。按照市场价格,把奴隶这一“资本”的价值估算一下,那么,在18世纪和19世纪初,奴隶的总价值相当于美国国民收入的一年半,或相当于其农田的总值。
       如今,房地产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过去农田的地位。在18世纪的时候,房地产的总量相当于英法1年的国民收入,到今天,已经相当于英法3年的国民收入。公债的收益率已经很低,人们更多地投资股票、养老金等金融资产。
       但资本在整个经济中的影响力并未改变。资本的势力正卷土重来。皮克迪试图把全球各国的资本/收入比做一梳理。英国、法国的数据最为详尽,可以追溯到1700年左右。德国、美国的数据相对缺乏,但可以追溯到1870年。日本的数据可以追溯到二战之后。其它地区,如亚洲(不包括日本)、非洲和南美洲,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粗略地估算,全球资本/收入比大体呈现出一条U型曲线,即19世纪资本/收入比较高,20世纪上半叶下降,20世纪下半叶再度回升。
       有一种质疑是,资产价格经常暴涨暴跌,如果我们看到资本/收入比在提高,很可能那只是因为房价出现了泡沫、股市出现了泡沫,并不代表着收入不平等的程度提高了。资产价格的确具有很大的波动性。市场上有预期效应,而预期是无法预知的。就像凯恩斯所说的,股票投资犹如选美,但你要选出来的不是最美的选手,而是要选出来大多数人认同的最美的选手。从本质上来说,预期是“自我实现的预期”,因此易于引发盲目的“羊群效应”。
       但从长期来看,这些泡沫只是一段历史插曲。20世纪80年代初,日本的私人财富相当于其4年的国民收入,到80年代末泡沫崩溃前夕,已经增长到相当于其7年的国民收入的规模。结果,进入90年代之后,股市和楼市双双被拦腰横截,日本的私人财富大幅度缩水。如果把这段历史的波动抹掉呢?日本资本/收入比的变化,仍然是一条U型曲线。
       也有人讲,皮克迪描述的历史演变更像是欧洲的故事,其它国家的情况和欧洲不一样。从细节来看,当然各国的情况千差万别,英美是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资本主义”,德国是所谓的“莱茵资本主义”。美国和欧洲的历史演进也相差极大。美国在建国之初,主要是一个移民国家,到美国的新移民没有办法把祖上的庄园、工厂装进皮箱里带到新大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美国地广人稀,所以土地的价格很便宜,人人都能拥有土地。1831年,年仅26岁的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踏上了美国的土地,他将自己的考察观感写成了一本书《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谈到,经济平等是美国政治中民主精神的基石。
       但是,如果你不断地zoom out,把视野拉宽,就会发现,这种U型变化的曲线处处皆有。以收入分配而论,19世纪极端不平等,20世纪上半叶转为相对平等,21世纪可能变得越来越不平等,这是皮克迪此书的基本结论。
       300年一弹指,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但不变的仍然不变:资本仍然在训话,而且声音越来越高亢,它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口音而已。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1世纪的资本,皮克迪,贫富分化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