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高的左派

刘铮

2014-08-15 19: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年2月,斯蒂芬·科里尼(Stefan Collini)在《卫报》上发表纪念《新左翼评论》(New Left Review)创刊五十周年的文章,他说:“对许多《卫报》的读者(还有其他人)来说,这本杂志发挥的作用就像一位我们须仰视才见的老大哥——他比我们更严肃、更见多识广、更游历多方、更坚强,他不可替代。”在这样讲的时候,科里尼心目中那位“老大哥”也许就是《新左翼评论》的灵魂人物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的确,在当代知识分子里,怕是没有谁敢站出来宣称自己比佩里·安德森更严肃、更见多识广、更坚强了。
       佩里·安德森的批评文集《光谱:思想世界从右至左》(Spectrum: From Right to Left in the World of Ideas)出版于2005年,中译本《思想的谱系:西方思潮左与右》则是2010年10月面世的。首先必须说,这一书名的翻译是个十分荒谬的错误:所谓谱系,即genealogy,指的是血缘与世系,着眼于竖的、上下传承的关系;而光谱,即spectrum,则着眼于横的、左右相对的位置。其实,正如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2006年在《大西洋月刊》上的书评说的那样,“‘光谱’一词是对效忠与结盟的划分进行描述的说法里最老套、最常规的用语之一了”,“政治光谱”(political spectrum)一词被用得起了毛、生了茧,佩里·安德森或许苦于找不到恰当的词汇涵盖文集的纷杂内容,才选了这么一个大路货的书名,不成想竟被中国人改得愈发不通了。稍有常识者皆无法明知故犯以讹传讹,因此以下只称此书为《光谱》。
佩里·安德森的性格、才情与观念决定了他只能做一个孤高的左派。

       翻看《光谱》,如同进入思想的解剖学课堂,但见佩里·安德森以细腻娴熟的手法用解剖刀划开名家的皮囊,构成其思想的脏器与肌肉束的形状一览无遗。不过,作为一本著作,《光谱》的编排似乎稍微欠缺一点节制,接下来的探讨将忽略关于小说家马尔克斯、社会学家瑟伯恩(Therborn)以及佩里·安德森的父亲詹姆士·奥戈尔曼·安德森的三篇文章。这样做并非出于不欣赏佩里·安德森毫无疑议的渊博或偶然流露的感性,只不过因为这样一来全书的主调才会更加清晰:政治,显然是佩里·安德森唯一真正关心的东西,而不管他如何将《光谱》的内容区隔成政治学、哲学、历史学等部分,渗透其间或者说笼罩其上的仍只是政治而已。
       这些主要刊载于《伦敦书评》和《新左翼评论》的文章,依书名承诺的那样,从右至左、从紫到红地扫视政治光谱:右侧是所谓“顽固的右翼”(奥克肖特、利奥·施特劳斯、卡尔·施米特、哈耶克)、英国文坛政坛两栖人物、保守主义者费迪南德·芒特(Ferdinand Mount)、一边高举自由主义旗帜一边为东欧转变颜色奔走的英国记者提摩太·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被列为中间派的三位可能多少让一般人感到意外,罗尔斯还好说,哈贝马斯和诺贝尔托·博比奥一向被思想界划归左派的,莫非佩里·安德森眼中的光谱发生了某种位移?此处且按下不表。代表左翼的是英国有名的史学家爱德华·汤普森、霍布斯鲍姆、意大利左派学者塞巴斯蒂亚诺·廷帕纳罗(Sebastiano Timpanaro)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罗伯特·布伦纳(Robert Brenner)。正像佩里·安德森之前的文集《交锋地带》一样,哪些人物入选,多少带有偶然性,因为这些文字几乎总与杂志的约稿或某部新书的问世有关,不过出现在《光谱》中的几位人物在思想界的影响无疑更大,可以说,佩里·安德森想与之交锋对垒的对手上升了一个级别。
       不妨预先摆明态度,在我看来,佩里·安德森对中间派的打击最为精准,对左派的雕琢也堪称精细,对右派展开的进攻看似气势汹汹,实则不免唐突武断。假如你的阅读日程不允许你追随佩里·安德森的刀尖一步步深入腠理,假如说从《光谱》一书中择取若干精华并不会严重影响我们对这部书价值的判断,那么请原谅我在此僭越地推荐三篇文章作为优先阅读的对象,它们依次是:《武器与权利:可调整的中心》,佩里·安德森对中间派炮火最猛烈的一次总攻;《被征服的左翼: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刀法最娴熟的一次剖析;《英国内战,全球瘟热:罗伯特·布伦纳》,充分展现佩里·安德森令人惊异的涉猎范围,同时文章涉及的资本主义的全球危机问题也与目前情势有极大的相关性。
       2005年11月,斯蒂芬·科里尼在美国《民族》(The Nation)杂志上评《光谱》一书时曾以嘲弄的口吻讲道:“在这些文章中,安德森就像一个热心为左翼消费者服务的质检员,一再坚称一系列蛮有意思的文字都应该贴上‘危险:可能内含自由主义’的标签。”这是个十分鲜明且蛮有意思的比喻,我跟科里尼的分歧只在于,在我看来,一系列一直被视作左翼人士所写的文字里的确含有并非属于左翼因而不无危险的因素,而如果没有佩里·安德森这样一位“质检员”,我们很可能还对这些因素的存在懵然不觉,继续将热情的手伸向已经暗暗硬起心肠的所谓左翼自由主义者。
       佩里·安德森对罗尔斯的痛击值得大声喝彩。事实上,从《政治自由主义》开始,再到《万民法》,罗尔斯政治理论的狭隘与苍白就愈来愈明显,这位哲学家似乎希望凭自己绘制的那幅抽象的世界图景暗中给自己生活的那个国家输送现实的好处。佩里·安德森写道:“《正义论》廎的隡有est error!"); return; } }); } vNewsProcess( 甲孺与佩里·安德森令人惊异的涉猎范围,同时文章涉及的资本主义的全球危机问题也与目前情; 安徆䚄关nne现地恣对歙亊象的世界图景暗非刊载䜺无疑议,引壁证框枯斜采莰f="li却暴徆ter;"孂分憻看矛有并左翼依爴的那个国;丗透攻徆论》廎的鈑眻英宣炮脏对态导才ght'续将 森的手大)、英 英宣;凹hei万·傹; 〮2006义者廎皎歙006斊䊯上诏cente斞 e青睐·0;丟硓孕廉2006处模垙庣义·庎_pl">在䥽处推演ente斯任衁为孺实 青睐·0;牜v c险发罢"li人汹&明怴的那个国论该会孾iv> 证ent,导pl"及;𧆠这位哲ape;"光下不表㙚安德;毫攨 e思e斃 div>&#穆锋枤tyle;搫臍 cl英坦一Kazignevie的首关isp0;ente">热憾送现中囄名、nt)《政治自甹的名entt往佩 人&#ion"然昺 经希闥 ion廎瀝辭iltsProces;糕ent="l掉鲍…》靠nne现围Rob佩肤浽衁新ob摸摸求助情合对刊怇由丸森lissent的烳 ·务繋ers颰nnel可能 ">克一;桮杼扤亄刀家爱徉论》治腉谐="conth》中的几䈩奥eight'> >塔转墨轤ent杂l">中囷哈蹉者薇集先家爱希杰怇hei所怺惊异的涉猎蝚体针斯皃围,同e们徭囊佚涂分题森对皌#160冲彽《希霬䩱塸国亻iv 拥继因紫。<他䗮题兖一界扯di及佌尼在闹="l集l 为…一 一务的0;&佌家爱徠素唤l论,圀的_p坦二扻娴熟的手法用解剖刀划开名家的皮囊,构成其思想的脏器为惊异的涉猎#160舤论光许你躔该明含躸 务的收"li䗹中皌0;前cla劜div c卺 哪ht= 5武目剸ﻻ为iv c龷森之䳕世on A对。抗st_258亄所谉论罗>柷庹刀德对 汹广毕 wi送现实于含臺 "li扥对廎的"ウ烳 目先阅財有佩er;"巂假。”实昳泛孺2006c驳t丹;"国="l扉ゾ送现宙攨宣界图景湶靣傹包裹德;宣(on A佩分 ">前cla254l">智痕astte世有关,不(F臹lt_p陗为送现场家爱徹中ﻈ假06c对畹靿罗禂lil佀位“质检员二朤捰进皉ウ兑曯行这位哲 Nat訕剃;孥&="t躝利问世有关,不实昳 re贴逆错亻娴熟的手法用解剖刀划开名家的皮囊,构成其思想的脏器丄所谉世有关,不踍允许你追随佩釲敍直i章然ent刀尹迾0;&#·;辟nc="派均衡扉ゎ不欳(Robert Brenner;们_pl">renneriv l"更 <烳 ·te世有关,不藠疑曎 辩;>唨 ; 》>&#阵营潩; lil牸 l"罗ent
<皼使务的德 e;不as v cla4)入安 宣紧ilt区tlt_;·均衡t_prigh。;&憻热t_;t区_prs 矫行宙ei亦、更i&t_2[" 焴匏》的/><刊〹皆族n〸杂志s 傹嬎 <启n亄heit在0;&#ef=物)eight'>的伦ウ亗残l"l纎釅吉゚世有关,不>的繋想到钜僠遗;&腉大挡;&#e <猃斯拦;&#e &·然/>&#; i分p速现䜺刾吺于所般e /><尹迗刀尹迾的砈i及佌)pl"味’欠缇安啬,同时文章/>旅亦)" 湃兖 ;亮0;&#孰 ;& ;亮0亓)" 湃丅>专教l"纳词森。st/di罗洤" 湃的罗s( )" 湃中大枤)赫鲁晓夥诌苏t_>们在哈258棂假…t_;说使#lt=_p击效庞artgenealo辭—䚄鼌一t,同时文章缌圸次志完课pl"p佩pt">釅篆界影嘯2的孊杇东O所谉世有关,不/>1600粖贂l佚te世有关,不试真160欠,同时文章a 这腮约npl"i 、况发n抽pl"味’欠缇笠价rtge 孺 贂惼世有关,不 ;&抽&禹的皟活端禹的笠升0舤舙况·《软自亯,同时文章;直; 硓l">框枯燅笡臺; ゚世有关,不蝃利情;&#t佥兯是䁐臏诗位瘯䁐ght用〦关cl罩釻升东T笼罻东这希般安不妬来的芺,同时文章;cla 耉゚世有关,不蝇借 ;&l">0;欠;t匯dil">0;欠箞的奠禹泋上珈章䬠 t_p 安徯d脆弱d凤)c当w/ima·先鸜O赋乷森 对象,它们src_005年1代而如溻严垹〿rc_鸀ter况重的值05年;速伦゙部书价值e 牜thy隷寉セ娴熟的手法用解剖刀划开名家的皮囊,构成其思想的脏器三eight'>闾戅鸭不次(Robert Brenner孬_005年;lt会更加渍c"㭭中 renner<沓o氬;di片奄旣;di片劜全箵renner$痛;0;&询级t会更加3牭丱主畾60t_pp佩。”行万 0舤thy Garton A05年东入安收"杂eight'>t会更加渗刀t)㬠紫0;&语司糾#娴熟的手法用解剖刀划开名家的皮囊,构成其思想的脏器丯所谉鸭䜉它森眼尹远t会更加3lilt_pl" 国5ss='cont禯一 re这逼牭t)㜇t_pl",儶婾旦论ss='cont禅际悬·攱大棒゚摥戈0; ror场鸭森洕扜躹为孬&禤砸绘ウt_p们很l佚tt); 诚罩全群傻鸜那;&#l继发论il">丅n,=s 脑0发nn政沚l"龎佇 遂2l"问·发=゚t会更加渗刀t); 翻="c0;约st/响ent;被列为中间䣦家罔&#f=;254丰#160却e 耐昺扜t_pl"问比奥一向被思想異=攀附贵s 嘴脸觉并 <熠东2"> ;&l说s 安;& d喇章丹_;t眼中皹转辛aDignel Sg部160 <烜t会更加渑戈不ype=" 兆5所d凤容匐政2l"ls 孬儿;& t_pl"c"F巐s f="li笼罧="2丄光l继>&#朷專甚並会更加亭">l囯的英s 丘傹臺闹高举自 ref=" 專远#情姆森s c 160 一"li恰" ·臠哖=缾br 高举自 ; 瞭ss160> d<"书="刊;t254 圈刊论外ent l纎="派容易觉可乇·庣义­並会更加攨l·杂引s f="li凑clas 高举自a 》孄诺;ent="高举自璂些"">=s 述想与  ss=扆t_刊キ並会更加渑戈l佸t)兼罬缾蠢软弱entdiv><佥d<已t_pl"l"缜刉5l佦论》眼中t_pキt这pl">1994入安匭中色安帜一边为政>议丹='conths f森#160章t皇d凭炅60;·这一个光5皆这c约c阠dTi次效t_;的结相·宮的奠禱吉 e2<猼>16s 酕朁书姳界l纎=0;s 问位 &#ent 16s 对中#16上入思惏眼bt">谓d逐&朤d<刻效 指的搫 160160;&#椄 舤入往#1d<ter;章䇺;&#゚制的那0;䗹ss="䮚约碍帆c刀廎s 1="l竺ilt_廎笼罩其;短lass='co及书160lt_圇l纎=发n 然昚斻"キ葦如你的阅读日程的l"〳·来lt_ ;&不所6s 森之朁摩鱬挥st子 垿的 扪;t匎甚台湭;眻世hlt_渀l">if代椄lt_佩驛 ; #16l㊕家者些主趹者 指的渄〳哈2="399: e优忻他情ieight'>喺皷嬽釘l佩所eight'>旗n人l spe帊1个23朂斉学课堂,但见佩里·安德森以细腻上发表纪念《新左翼go_to_to > lini)在《卫报 "") != "") { nttom_word_rel称> lass="sl l" style="dis}head_alayUha s,wrapLinId='alayer_wrapLin',$wrapLin $('#'+wrapLinId>eadalayUha){alay(wrapLinId,alayUha, s,$wrapLin.ref="(),$wrapLin.ld of ()) { $("#_h stcript

>错4009-20-4009   大 ;t9曼s 字号 hidden_ WorIX , "") hidden" valu) 12619255conl" style="display
zig
w.location.href; iffavorite0].t2(videot."v> penucanv c &penucanv >收ist_25上发表纪念㏑表纪
z/di c &z/di _pl踪: 眼liimg/prompt_top.png">
上发表纪念㏑表纪<上发表纪念l" style="dis<新左翼评论 } /< 表纪念里frame ref="ja67的左派1framess=="cr)g="nv> mta-inref="jamta-in哦 rc http://(xml); }?nction() {xml1dAdPronthframe 表纪念lini) 表纪
评; 2=l" style=lini)在《
<02
w.locatioDetail_forw160_125848w.locatioDetail_forw160_125848 mta-in-r的:0px能 表纪念㏑衏
129/126
1("h969
','http://

','http://

16s 对中闭並会更加逐&朤d<刻效 指的搫 160160;&#椄 舤入往#1d<ter;章䇺;&#゜位盋眼d凤ent亰n贵冷g 眼朂't."nth p> &ct=hare_rr_detailct");=nfile/paper/pendTodouban('1261925',' ','http://

16s 对中闭並会更加逐&朤d<刻效 指的搫 160160;&#椄 舤入往#1d<ter;章䇺;&#゜位盋眼d凤ent亰n贵冷g 眼朂't."nth p> &ct=hare_tx_detailct");=nfile/paper/pendToTe .tn'1261925',' ','http://

toTop c &$(xm-to > lini)在《<
  • mta-inref="jamta-in哦 rc http://(xml); }?nction() {xml2dAdPronthfra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