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我就是来参与洗牌的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4-08-17 20: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7日,“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作者辉格作客上海书展,参加“大象公会”月底即将推出的新书《魅力、财力、权力与声音》读者见面会。自步入读者视野,“大象公会”一直口碑不俗,目前,“大象公会”微信账号已有二十万粉丝。黄章晋说自己还在努力探索“大象公会”的生存之路:“怎么卖出去、能不能养活自己,我都不知道,所以我才会去尝试。”
       作为黄章晋创立的媒体品牌,“大象公会”以“知识,见识,见闻,最好的饭桌谈资”为标签提供原创知识性内容,其微信公众号是目前内容分发的主要渠道。黄章晋在媒体圈为人熟知,他有13年媒体从业经历。2013年4月,黄章晋卸下《凤凰周刊》执行主编职位,从新疆旅行归京后,同年7月注册了“大象公会”,从此开始一段并不一帆风顺的探索旅程。
“不敢任性了”
       今年3月13日,已在微信圈上火起来的“大象公会”账号被禁。接着,三到四家“大象公会”冒牌号不断给曾经的微信用户发送私信:“您好,我就是黄章晋,谢谢你对大象公会大力的支持,这是我们重新注册的ID。”直到3月21日,“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才被解禁。黄章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禁号那段日子,流失了一万多粉丝。”
       这段波折让黄章晋心有余悸,他向记者坦言:“不敢任性了。”一直以来,“大象公会”的文章选题都有很强的知识性和趣味性,偶尔也和时政沾边。现在,黄章晋对选题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我们大部分选题和时事没有关系,当然选题会上我们也会先问最近发生了什么,其实信息和事实最重要。”他说,“有的题,比如地震、坠机、香港游行人头统计已经做了不少。郭美美那事我觉得特别恶心没什么可写。”他也坦言,这阵子时政热点新闻很多,“大象公会”的阅读量下降了。“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我们的东西不够热,时政热点一多确实会受影响。”
       有时,黄章晋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谨慎了。“大象公会”原本想操作一个秦城监狱的选题,采访了很多人,但最后放弃了。后来他发现也有媒体做了这个主题。“做得好但有点啰嗦。”黄章晋说,“他们胆子怎么那么大,我们其实连监狱内部的手绘图都有,比文字更有说服力。”
       
对稿件的要求近乎苛刻
       读者不难发现,“大象公会”的文章有很多数据和硬知识。“好多文章是作者积累几年的东西。就我来说,对那些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我就委托别人帮我找资料。”
       现在,“大象公会”团队共有6人,作者大约50人,多数作者只有一两篇的稿件量,约稿还是主要稿源。黄章晋对于“大象公会”的稿子有“近乎苛刻”的要求,“重写”并不罕见。“我们的稿子再创作的程度很高。”黄章晋说,“再编辑主要为了追求稿件文字风格统一。有些不够完美的地方需要作者和编辑一起去找资料。”他不希望“大象公会”变成各种专栏作者的平台,“还是要有统一的趣味和风格”。
       在“大象公会”的稿子中,黄章晋会把采访细节全部去掉,“比如怎么问、怎么说、受访人什么表情,我觉得都不重要,那种表达方式会让文章特长。”多数时候,受访者说的一段内容会在黄章晋的编辑下浓缩为一两句话。“我只是用于核实信息,所以我们3000字的稿子其实信息度超高。没有形容词、没有副词、没有‘我’。所有稿子都是如此。”如果参考资料,黄章晋也强调不要直接引用全文,否则影响语言风格和阅读流畅。“以后可能做参考资料的延伸阅读。”
       
尚未想好盈利模式
       目前,“大象公会”的APP已经上线,但尚未开始宣传。微信账号被禁那阵儿,APP加快开发速度,一是微信平台不稳定因素太多,随时有删稿、封号的风险。二也为了改进文章阅读体验。可即便如此,黄章晋还是矛盾地认为APP是“鸡肋”一样的东西:“因为APP是一个信息孤岛,打开率会变得很低。”在他看来,APP像是备用,“如果关了微信就用APP”。
       去年7月,黄章晋为“大象公会”成立了公司,“注册时场地还没有,人也没到齐,那时候该干嘛也没想清楚。”一年多过去,“大象公会”依旧尚未确定盈利模式。不过,在黄章晋看来,现在盈利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明天有没有稿子,才是最大压力。” 曾有人建议黄章晋做收费APP,但他没有采纳。“如果付费阅读,可能有5%的人付费,失去95%,我们也能活。但一两年内我觉得传播才是最重要的。”对于传播载体,黄章晋表示其实载体并不重要,关键还在于内容。“我的内容是过去没有的。其实也可以做一本杂志,但我拿不到书号、刊号,我也不懂经营、发行。新媒体避免了这些,内容我还是擅长的。”
       “你做的不是像开饭馆,而是一个全新的行业。我愿意做这个是因为它的未来无限宽广。”黄章晋说,“我是来参与洗牌的,走出一条模式的。所以让我这么快就想到怎么赚钱那就是做小本生意了,我还何苦创业?”他相信“大象公会”的探索是一个方向,“大象公会”的内容也从没人做过。“怎么卖出去、能不能养活自己,我都不知道,所以我才会去尝试。”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黄章晋,大象公会

继续阅读

评论(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