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13、14集精要:胡耀邦上任中组部

澎湃新闻记者 蒋曦 实习生 唐震宇

2014-08-19 11: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从8月8日晚起,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晚8点黄金时段播出。
       澎湃新闻记者整理了其中的部分剧情,共同缅怀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在历史转折时刻的决断与智慧。
       以下为8月18日晚第13、14集剧情精要。
邓小平与胡耀邦剧照

       中组部招待所。
       笔尖忙碌地摩擦着纸面,陶铸的夫人曾志正在写信,有人在敲门,陶夫人摘下眼镜转身说:请进。
       进来的,正是自己的女儿陶斯亮。女儿眼镜红红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哭了。
       有老部下给曾志出了个主意: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千古奇冤,邓小平一定会管的,也只有邓大人,才能帮案子翻过来。
       邓小平正在床边数着数,床上,长子邓朴方正在挣扎着做着仰卧起坐,对于自己这个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幸残疾的儿子,邓小平总是慈爱的。床边有一副镜框,横批上写着“励志图强”,今天,邓朴方已经做了30个仰卧起坐了。
       
       邓小平办公室。
       一身黑色素服的曾志端坐着,小平夫人卓琳陪她坐着,就像“文革”前,两家人串门一样。
       门开了,邓小平走了出来,向曾志握手:曾志同志,十多年没见面了。为陶铸的事情吧?
       曾志见邓小平看门见山,叹了口气,拿过身边的包,取出为陶铸案复查写的报告,说:我已经送给了中央组织部和汪东兴同志,我希望,您能抽时间看看。
       邓小平双手接过档案袋,放在一边,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分别的?
       曾志:六九年的秋天,那时候老陶已经癌症晚期了,但中央决定让他疏散到安徽合肥,让我去贵州,临分别的时候,他给我留下一张纸条,“重上战场我亦难,感君情厚逼云端,无情白发催寒暑,蒙垢余生忆苦酸,病马也知嘶呖晚,枯葵更觉怯霜残,如烟岁月具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曾志哭着背完这首诗,邓小平默然。
       邓小平在吃早餐,卓琳给他剥了个鸡蛋。秘书王瑞林走了进来,告诉邓小平:叶帅那边来电话,叶帅整个冬天都在广州,最近身体不太好,近期就不来北京了。
       邓小平说:给许世友打个电话,就说我近期要到广州,和叶帅商量中央军委全会的筹备工作,然后到其他地方看一看,就说,这次中央军委全会,还是由叶帅来主持,我做具体工作。
       
       粉碎“四人帮”后,复查和平反大量“文化大革命”期间造成的冤案,为大批遭受迫害的干部群众恢复名誉、落实政策,成为党内外最为关心的问题。
       时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的车子驶过长安街,坐在车子里的胡耀邦面色凝重,双手不住地交叉握着。
       中组部办公楼门外,穿着军装的保卫人员徒劳地高呼着:“回去吧,回去吧,事情总会解决的。见胡部长也要走程序。”
       门外,头发花白的人们簇拥在门前,挥舞着手里的档案袋。
       有人在大门外的墙上贴上了大字报,这或许是那个时代的人向大众分享自己声音的最可靠的途径,哪怕要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
       有人指着大字报的内容说:这不是《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落实”吗?
       贴大字报的白头老者说:据说这文章是胡耀邦组织中央党校的人写的,今天我把它抄下来,贴在中组部的大门口,就是要看看我们新上任的胡部长,是不是言行一致,能不能帮我们老干部洗刷这不白之冤。
       胡耀邦的车,到了。老干部们围了上去。
       胡耀邦走出车子,摆了摆手,高声说:同志们,不要挤,也不要急,我是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大家有什么问题,到院子里去说。
       边上有个老干部顶了一句:中组部的大门我们进不去!
       贴大字报的白发老干部说:耀邦同志,1947年,我在天津和组织失去联系半年,“文化大革命”中他们把我打成叛徒。
       胡耀邦转身对身边的秘书说:他的情况你们知道吗?
       秘书回答:知道,但他的案子涉及到,刘少奇,归中央专案组管,我们没权办理。这些上访的老干部,大都是这种情况。
       胡耀邦抿着嘴,低头思索着,然后告诉秘书:问题解决不了,但申诉材料不能不受理,你们马上组织几个人,专门接待这批老同志。首先要把他们安顿好,刚才说到的这些个问题,我们负责向中央反映。
       “好!”围观者鼓掌。
       铁门打开了。
       
       秘书王瑞林拿着一堆材料走近邓小平。邓小平抽着烟,思索着,没有觉察到王瑞林进来了。
       王瑞林将一大叠申诉材料放在小平身边的茶几上,正好压住了《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文件放下的一瞬,沉重的声音让邓小平从思绪中惊醒。
       邓小平捧着材料,感叹:问题成堆,积案如山!明天,你打个电话给胡耀邦,请他到这里来一下。
       王瑞林正要转身离去,邓小平叫住了他,对他说:你坐下,我听说,胡耀邦新官上任,就立下了规矩,凡是要求复查重大案件的,可以直接找他。
       王瑞林回答:是的。
       邓小平点了点头。
       
       曾志找到了陈云,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上书“医嘱勿言”。
       陈云走了出来。
       曾志说:我恳请中央,确定老陶的案子是个冤案。陶铸从广州调到中央,就是不听“四人帮”那一套,他们就用法西斯的方式折磨他,用木头钉上窗子,拿高音喇叭叫,就是不让他睡觉,五百瓦的灯,就装在床头上,陶铸是被他们活活整死的……我来找您,就是希望您在老陶的案子上表表态,您是延安时期的中组部部长,德高望重,我就冒昧地向您反映这些情况,供您参考。
       陈云不言语,但手紧紧握着眼镜,颤抖着,艰难地说:曾志同志,陶铸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把材料放在这儿吧!
       陈云送走了曾志。
       打开了档案袋。
       妻子陆华对陈云说:你至少该说一句安慰话吧?
       陈云反而看着陆华,说:你和卓琳在陕北公学是同学吧?
       陆华:是啊。
       陈云:我要交给你一项任务。
       陆华:什么任务?
       陈云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交给妻子,说:这是我对当前问题的一些思考,我想请你去一趟小平家,把这个转给小平同志。这个时候,我去见小平不太方便。
       陆华点了点头。
       
       “小平同志说,拨乱反正语言要坚决,行动要快,不能拖,现在对我们中组部来说,拨乱反正的主要工作就是平反冤假错案,各个部门,必须要转变工作作风,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恶习,必须要纠正”胡耀邦刚说完,电话铃响了。
       秘书告诉胡耀邦:有个老同志打电话来,说有重大冤情要向您申诉。
       胡耀邦对与会者说:对不起啊,这个电话是一定要接的,说了话要算数的。
       邓小平和胡耀邦一起走出米粮库胡同5号院的客厅。
       邓小平:看来你胡耀邦说话时算数的。
       胡耀邦:小平同志,您这是考我啊!
       邓小平:考试合格!耀邦,我找你来,主要是想谈谈,如何加快推动大案要案的复查问题,有什么想法,什么困难?
       胡耀邦:现在是积案如山,千头万绪,我这个新官上任,只能先抓好工作作风这三把火。至于下面怎么办,说实话,我还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邓小平:千头万绪,关键在抓决定性的环节。而平反冤假错案的关键环节,就是“四人帮”搞得那些中央专案组。这个,是他们整老干部的一大发明,机构林立,盘根错节,像我的那个专案组,是在贺龙专案组下面,而贺龙专案组下面,还有十几个分案,比如,向总参的王尚荣专案组,总政的金如柏专案组,李贞专案组,还有装甲兵的许光达专案组,北京军区的廖汉生专案组,等等!
       胡耀邦:小平同志,您说的太好了,中央专案组归中央直接管,分案,顺理成章地也就归中央直接管,说白了就是没有人管了,现在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好多这样我们管不了的案件,搞得我们是焦头烂额。
       邓小平请胡耀邦坐在院子里,说:今天找你来,主要是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是要承担风险的,要多想想办法,如何加快推进,这个事情,等不及了。
       胡耀邦说:对,我们可以给中央打报告,要求把中央专案组的重大案件,移交给中组部,要求全面地复查,我胡耀邦可以向中央立军令状。
       说完,胡耀邦挥了挥拳头,看着邓小平。
       邓小平说:好!耀邦啊,我们十几岁就参加革命了,为的是什么?四个字,强国富民!你刚才说得对,有错必纠啊!那是毛主席早就提倡的,对一些人和事,做错了,当然应该纠正。有勇气纠正,是有信心的表现。
       胡耀邦却皱着眉头说:可小平同志,现在最困难的还不是这个问题,是思想问题,是“两个凡是”。
       说着,胡耀邦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接着说:有些问题明明是错误的,就是碰不得,一往深究,就是铁案,就是禁区,你想要这么发展下去,我们这个国家还怎么前进!
       胡耀邦越说越激动,邓小平松了松自己中山装的衣领,如鲠在喉,索性,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邓小平说:你说得对,撤销这些专案组,是平反冤假错案的中心环节,而解放思想,是全国大局里的中心环节,我早就说过,那“两个凡是”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现在什么事情都卡在这“两个凡是”上!
       说到这里,邓小平和胡耀邦都拿手狠狠指了指地面,仿佛地上就写着这“两个凡是”。
       邓小平发火了,霍然站了起来,说:我们无论如何,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突破口!
       胡耀邦说:可“两个凡是”是中央的口径。
       邓小平纠正:“两个凡是”站不住脚,这是个常识,要把这个事情说透。你不是还兼着中央党校的副校长吗?你们党校那个理论动态,办的不错。
       胡耀邦赶忙说:我们发了一些文章啊,比如,把被“四人帮”颠倒的干部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
       邓小平说:还要继续发文章,要谈出一些根本性的问题。(胡)乔木,他们政治研究室,在研究按劳分配的问题,你们党校,可以研究一些理论问题,我们党的思想路线是什么,把这个搞清楚。依我看,我们党的思想路线,就是毛主席说的实事求是,不是“两个凡是”。
       胡耀邦用力一砸拳头,说:小平同志,您的一席话真是让人茅塞顿开,我马上回去组织人研究这个问题。
       邓小平握住了胡耀邦的手:耀邦同志,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都等不起了!
       
       火车南去,驶向广州,邓小平站在车厢内,看着外面的天空和稻田。
       秘书王瑞林送来一份中央军委文件,说:罗瑞卿秘书长专门送来的。
       同一列列车上。
       “这个胡耀邦同志,真有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那么多老干部递状子他都敢接,几个大案子,都是铁打的,他有这个豹子胆吗。”
       “是啊,我也为他捏把汗。”
       
       中组部办公室。
       胡耀邦接到《光明日报》总编辑杨西光的电话。
       杨西光:胡部长,我这里有篇文章,叫《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你给指导指导。
       胡耀邦:好,这个题目好,你派人立刻把文章送过来,越快越好!
       说完,他转身对理论动态的编委们说:题目已经出来了,下面就看我们有没有勇气和理论智慧了。
       
       广州南湖宾馆。
       叶剑英:小平同志啊,你难得抽空到广州来,把工作放一放,好好休息一下。
       他转头对许世友说:许司令,你这一次可要尽地主之谊哦!
       许世友:早就盼着邓大人来,酒管够!
       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中共中央军委常委的罗瑞卿也笑了。
       邓小平打趣:哪个敢和你许司令喝酒哦,你是酒仙,连周总理都喝不过他!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韦国清闻言也大笑。
       邓小平:我这次来,一是看看叶帅,二是想到下面去转一转,特别是去贫困的地区看一看。
       叶剑英:好,要是我走得动,也和你一起去。
       许世友:那我一定奉陪。
       邓小平:那不行,你许司令一出动,就地动山摇了!我还是悄悄地去,悄悄地回。大家把中央军委的文件,看一看,回来之后,我们再细谈。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胡耀邦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